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18

 
好端端的,『黎淵』莫名地嘆了口氣。
 
「頡兒,你這是怎麼了?」
 
「少離就快死了。」
 
「凡人果真脆弱。」閻冥不以為然。
 
「少離天生就患有隱疾,若非羲和他們照顧得宜,又怎能支撐到現在?只是我不懂,為何那名男子要致他於死地呢?」
 
「如果他死了,會不會造成什麼影響?」
 
「不是還有我嗎?」
 
「那人選……」
 
「沒有人選,我不會以任何人為祭品。」其言下之意再明顯不過。
 
「頡兒!」閻冥著急得扣住黎淵的肩膀。
 
「雖然我無法保證自己是否能夠全身而退,但我不會放棄任何希望的,請閻叔放心,也請您多加保重。」『黎淵』輕輕推開閻冥的手,面色平靜的說道,隨即消失在他的眼前。
 
「頡兒……到了此時此刻,你又何必如此固執呢?」閻冥面色憂傷的說道。
 
◇◆◇
 
「離離,你好不容易才得到這個身體,難不成就要這樣放棄了?」
 
「沒事的,弦兒。」少離虛弱的躺在床上,輕輕回握著少弦的手,柔聲安撫,「『少離』顯然已成為敵人眼中的刺,做起事來也只會綁手綁腳,更重要的是……這個身體已經達到極限了。」
 
原來上次男人所施下的咒印並不是沒有影響,再加上那幾乎致命的一擊,區區凡軀,能夠苦撐到現在實屬不易,何況這殺機還是自己特意引來的。
 
今夜似乎無法安寧,外頭寒風刺骨,還下著大雪,就在此時,一個不可思議的身影悄然出現在門外,推開了房門,走了進來。
 
飛揚的銀絲,俊美的容顏,無不刺激著眾人的視覺,唯有少離,平靜的開口說:「你……來了。」
 
「是,主人。」來者即是『黎淵』。
 
「那開始吧!」語落,少離伸出手臂。
 
「主人……」男人似乎有些遲疑,猶豫自己是不是該這麼做。
 
「我可以的。」
 
男人終是妥協,上前握住少離漸漸冰冷的手,就在彼此接觸的那一瞬間,只見黎淵身子像是失去重心一般,緩緩的向後傾倒,少離的手則是重重的落下,呼吸已經停止。
 
見狀,少弦著急的呼喊:「離離!」就在他即將觸碰到黎淵之際,竟有人搶先他一步。
 
望著眼前不可思議的景象,眾人齊聲呼喊:「父皇/皇兄/齊兒/陛下!?」
 
「你是誰?快放開他!」少弦又急又怒。
 
「我一直在等待這一刻……」
 
「哦?」黎淵突然睜開雙眼,打趣的看著身旁的人。
 
「你!」
 
「我也一直在尋找你呢!所以我該如何稱呼你?盤瑤?還是……」
 
不料答案未脫口而出,男人神情緊張的說道:「不,我求你,別說出來。」
 
「那還不放開我?」
 
「這是怎麼一回事?你剛才明明……」
 
黎淵瞪了他一眼,男人乖乖閉上嘴巴。
 
「離離,你真的沒事嗎?」少弦關切的詢問道。
 
黎淵揚角一笑,無聲的安撫,隨即側過身,對著南宮言說道:「言,這就是我的承諾。」
 
「就是他讓皇兄……」南宮言握緊拳頭,竭力地抑制滿腔的怒火。
 
「言,冷靜。大家都先坐下來吧!」言語間,只見黎淵手輕輕一揮,少離的身體瞬間消失在床上。
 
「阿黎,你這是…」葉凰不由得驚呼。
 
「身體還有用處。」
 
「該從哪裡說呢?其實他就是盤瑤,而盤瑤則是萬物的生命本源。」
 
「這怎麼可能……」少弦低聲呢喃。
 
黎淵看了少弦一眼,繼續解說道:「盤瑤本該無情無心,然而他卻擁有了情,有了心。直到有一天他感受到自己的使命,使他不得不捨棄『本我』,盤瑤之性格也自此一分為二,然而身為『本我』的他仍不時牽制著盤瑤,並在天命到來的那一刻,兩個人格達成共識,挺身反抗,最後戰勝了天命。為了維持自然定律,他不得不將另一個自己封印了起來。結果在他脫離盤瑤之身後,發現自己已不適合居留在天界,無奈之餘,只好滯留在凡間。複雜的人心使他力量越來越強大,然而他卻懼怕這股力量,想回歸,卻歸不得,最後他只好強迫自己進入沉眠,等待一個契機的到來……」
 
「我感受到你的力量,我原以為他是你……現在也只有你能幫助我。」盤瑤,或者該稱之為弘蒙,戰戰兢兢的說道:「我真的好害怕,害怕自己失去控制。」
 
「盤瑤他很擔心你。」
 
「早知結果如此,我們就不反抗了,順應天命的話……」
 
「其實,我很高興你們都好好的。倘若那時你們真的順應了天命,我不就白死了嗎?」黎淵感歎道。
 
「我不要你死,不要!」這話,無意中說出了大家的心聲。
 
「你還不明了嗎?這就是我的天命啊……」無法改變的命運,他唯有順從。
 
「那現在我該怎麼做?」
 
「不可以再限制南宮齊的行動,也不能再吸收他身上的氣,凡人之軀承受不了,若真的需要,我們的神氣可以供給你。」男人乖巧的點了點頭。
 
「為什麼不直接將他們分開?」葉凰好奇的問道。
 
「我想他還是暫時依附在南宮齊的身體裡吧!再者,我的神識脫離太久,力量尚未融合完全,實在沒有力氣吶!」
 
「這叫作沒事?」少弦大聲質問。
 
「我這就休息。」上床,乖乖躺好。
 
經過幾日的休養,黎淵已覺得精神不錯,也是時候該離開皇宮了。
 
「黎淵大人,謝謝您。」南宮言真誠的說道。
 
「不必謝我,若非齊身上殘留我的神力,也不至於如此,是我太大意了。」
 
「離離,那不是你的錯。」少弦不禁皺起眉頭,輕聲安撫道。
 
「弦兒,你就暫且留在皇宮裡吧!」
 
「你要去靈山?」
 
「嗯。」
 
「務必小心!」少弦面色凝重的說道。
 
「我會的。」
 
兩日後,黎淵與葉凰便啟程離開了皇宮,少弦又重拾之前的生活,仍然不出紫蓮宮半步。
 
這日下午,外頭降著小雪,少弦佇立在迴廊下,遙望著院子裡的雪景。身後突然傳來一聲呼喚,召回了他的思緒。
 
少弦轉過身子,臉上流露出一絲驚愕,不過很快地又恢復了平靜,「您不是已經答應了淵兒嗎?怎麼說話不算話?」
 
「我……我有經過齊的同意,我只是想與你說說話。」弘蒙一臉委屈的解釋道。
 
聞言,少弦向男人招了招手,讓他靠近一點。弘蒙順從地往前幾步便不再前進,於是少弦張開手臂,將男人擁入懷中,嘴裡不禁抱怨著:「怕什麼,我又不會吃了您。」
 
男人卻沈靜了下來,一臉歉意。
 
「沒事的,沒有人會責怪你的。」
 
「可是我會。」弘蒙不禁哽咽,「是我害了他……」
 
「唉,現在說什麼都於事無補,我們只能支持他,讓他順利的完成最後的心願。」
 
男人點了點頭,又問:「你怎麼投入凡胎了?『他』知道嗎?」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