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3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17

 
正當紫蓮宮內一片混亂之際,在皇宮內一處不起眼的角落,葉凰與神秘男子佇立在屋簷上各占一方。
 
「你,為何要幫助他?」
 
「你,又為何要殺他?」
 
「我要做什麼無須知會你。」男子態度強硬的說道。
 
「我亦然。」
 
「你要背叛我?你可知背叛我的下場是什麼?」
 
「你忘了我們先前的約定嗎?」葉凰面色平靜的說道。
 
「……」
 
「可需要我提醒你?」
 
「不必,既然你要護他,便時時刻刻向我回報他的一舉一動。」
 
「沒問題。」
 
「哼!」
 
◇◆◇
 
將少離安置好之後,眾人聚集在前廳討論接下來的事宜,以及應對的方法等。突然,一道身影悄然的闖入,見大夥都在此,便不再有所動作,甚至大膽的來到少弦的身旁與之對視。
 
「宮裡的戒備是不是太鬆散了?」南宮齊說道。
 
「我會加強的。」南宮言回答。
 
少弦立即認出前眼的蒙面人,皺眉道:「是你!」
 
「少離還好嗎?」
 
「內傷極重,可是那個人做的?」見男人點了點頭,少弦不禁咒罵一聲,「該死!」
 
「他讓我來監視他。」
 
「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我也不清楚,當時他只說要等人,我隨著他來到皇宮,不久少離便出現了,他卻突然發難,率先出手襲擊少離,兩人交手數回合,少離本來應付得宜,卻在轉瞬之間,形勢逆轉,那人趁機一掌打上他的胸口,竟是想致少離於死地,我趕緊出手阻撓,少離負傷順利的逃進紫蓮宮,事後我與他爭執片刻,答應他所開出的條件後,他才肯罷手。」
 
「當真可惡!」
 
「抱歉,打擾你們對話,請問你是?」司徒霄澐說道。
 
一手扯下臉上的遮蔽物,葉凰也懶得解釋,只是一臉驚喜的看著司徒霄澐。
 
「國丈!?」皇家兄弟不禁驚呼。
 
「你是……澐兒。」
 
「霄澐見過義父。」
 
「我就知道阿黎不會這麼狠心,你果然無事!」
 
「讓您擔心了。」
 
「霄澐、少弦,你們誰能解釋一下,我們都看得一頭霧水!」南宮少淩說道。
 
葉凰嘆了口氣,說道:「唉,我來吧!齊兒,對不住,這些年來辛苦你了,蓮兒她很好,心裡一直掛記著你和孩子。」
 
「我何時能見她?」
 
「等少離醒來,我再答覆你,現在我先解釋事情的始末,故事很長,我希望你們能耐心的聽完。其實我和霄澐甚至少弦都不是平凡之人,我們是神族……」
 
歷經幾個時辰的解說,最後由少弦補充道:「離離一直在設法降低傷害的可能性,他甚至在得知少淩是軒轅無熙的轉世後,決意獨攬一切。」
 
「阿黎他怎麼可以!」葉凰一臉著急的說。
 
「所以我絕對不會同意的,說什麼我也要與他同甘共苦!」
 
「弦兒,你……」
 
「父皇,請您原諒我的任性,我之所以稱您一聲父皇,是因為您讓我有這個機會能夠陪伴在他的身旁。我很感激您,但是我不可能留在這裡,這裡也並非我的歸屬之地,請您見諒。」
 
「為什麼是我?我只是想要一個平凡的生活。」
 
「身為一代帝王,如何能平凡?」少弦反問,南宮齊則沉靜了下來。
 
「皇兄,你別怪他們,其實我很感激黎淵大人,是他救了你!」
 
「言?」
 
「對不起,皇兄,皇嫂的事我一直都知道,卻沒有告訴你,因為我答應了黎淵大人,所以只能瞞著你。我和黎淵大人開始合作,是在皇嫂產下雙子之後,但是與他初次會面則是在戰場上,那時他將已經氣絕身亡的你救了回來……」
 
南宮齊一臉駭然。
 
「是他救了你呀!皇兄。後來與他相處的時間長了,我才知道他也不是無所不能的,至少就他而言……很多事他也只能順應天道,無從更改。所以皇兄,請你不要怨他,要怨就怨我吧!」
 
「皇叔……」
 
「朕想一個人靜一靜,他就先安置在這吧!國丈你……」
 
「我想留在這裡照顧他。」
 
「皇兄,外頭涼,別出去。」
 
「父皇,若想獨處,不如到我的房間吧!我也要留在這裡照顧離離。還有,記得用膳。」
 
「父皇,讓兒臣和霄澐送您過去吧!皇叔也一起,等用完膳,我們就離開。」
 
「嗯。」
 
待所有人出去後,少弦才開口問道:「你要如何回報訊息?」
 
「據實以報。」
 
「我信你。」
 
「一起用膳吧!夜裡我們再來輪守。」
 
「我以為你會問。」
 
「問了又如何?我深信你不會傷害他的,這樣就夠了。」
 
「真的夠嗎?」
 
「只要是他的希望,我會想盡辦法達成。」
 
「即使那不是你所盼望的結果?」
 
「不錯。」
 
「你這孩子果然不錯,黎央真有福氣。」
 
「喂,別忘了你現在才十八歲,別用一副老成的口氣說話!」
 
「那又如何?」
 
「唉,用膳吧!」葉凰決定讓步。
 
經過一夜的思考,南宮齊雖無法立即釋懷,至少不再怨天尤人。少離仍然安置在他的房間,只是一連數日,床上人始終不曾清醒,狀況則時好時壞。因此,除了葉凰與少弦輪流看護之外,南宮齊也會幫忙照看,特別在白天,就好比現在,將守了一夜的兩人趕去補眠之後,這裡就由他親自來坐鎮。
 
南宮齊著魔似的看著與愛妻極為相似的面容,之前的不甘與怨懟早已拋諸於腦後,現在的他只想解決自身的問題,然後用心地治理這個國家。
 
突然,耳邊傳來一聲微弱的呼喚:「弦…兒?」
 
「你醒了。」
 
「原來是你……」
 
「你傷得很重。」
 
「是啊,這身體……恐怕快不行了。」
 
「別說傻話!」
 
「這種事怎麼好開玩笑呢?」
 
「可是你的計畫……」
 
「他們都告訴你了嗎?」
 
「嗯。」
 
「會有辦法延續下去的,只是對不起你和蓮兒了。」
 
「你果然很傻。」
 
「似乎……大家都這麼說呢!」少離輕輕一笑,「但是,如果還有重生的機會,我想……為自己而活……」
 
「你後悔了?」
 
「我只後悔沒有好好珍惜羽兒,我們聚少離多,我欠他的……恐怕數不清了……」少離閉上雙眼,再度失去了意識。
 
「黎淵……少離嗎?怎麼辦,我好像原諒你了。」南宮齊呢喃著,小心翼翼的為少離拉好被子,重新拾起一旁的書,再次閱讀了起來。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