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15

15
 
倘若時間能夠重來……
 
面對相同的命運,
 
自己是否仍會選擇這條艱辛的道路?
 
答案仍是肯定的。
 
即使過程中他痛失摯愛,
 
甚至將賠上自己的性命,
 
他依然不會後悔,
 
因為他守護了更多重要的人!
 
◇◆◇
 
回過神時,少離已經佇立在冥玄教總壇門前,侍從一看見他,一人驚慌的向前迎來,另一人匆忙的進去回報,不久,所有的人都趕了過來,每個人見到他平安無事皆是鬆了口氣的模樣。少弦則飛奔到他身前,左右仔細察看,確認他無事後,神情才緩和下來。
 
「我回來了。」少離平靜的說道。
 
「幸好你沒事。」
 
「先進去吧!」
 
「既然你們要談正事,我和少淩就不奉陪了,難得來到冥玄教總壇,我們想四處逛逛。」司徒霄澐說道。
 
「一切隨意。」
 
當一行人來到較為隱密的議事廳,羲和再也按耐不住,開門見山的問道:「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你可知你足足三天下落不明,就連黎央也感受不到你的存在,我們還一度以為……」
 
「原來已經過了三天嗎?」
 
「到底這段期間發生什麼事?你就別賣關子,快說吧!」黎央急切的說道。
 
「一場不可思議的相會。」
 
「和誰?」
 
「盤瑤。」
 
「你說盤瑤?這怎麼可能?」
 
「我也很意外,不過謎團解開了,原來這一切的一切都與盤瑤脫離不了關係,他可是非常關鍵的人物。」
 
「那天襲擊你的人也和他有關?」
 
少離搖了搖頭,「不急,我自有分寸。」語落,男人毫無徵兆的倒下,眾人皆為之一震,趕緊將人帶回房安置好。
 
「羲和,大哥他怎麼樣了?」黎央憂心的問道。
 
「我不知道。」
 
「羲……」黎耀低聲安撫。
 
少弦無法接受如此模稜兩可答案,忍不住指責道:「不知道,怎麼可能不知道。」
 
「不如你先告訴我你是誰如何?」羲和一語驚人的反問道。
 
「少弦/小弦?」黎央、黎耀二人愕然的看著身旁的人,從不覺得有任何問題。
 
「哼,你以為我會告訴你嗎?借過。」
 
「請。」
 
少弦面無表情地自床沿坐了下來,仔細的為少離把脈,只見他眉頭皺得越來越緊,眼中不禁流露一股悲傷的氣息。
 
「小弦,大哥他到底怎麼了?」
 
「沒事,讓他休息吧!」
 
「怎麼可能沒事!」這次換黎耀有意見了。
 
「黎耀,絕對不要質疑我說的話!時間已經不多了,我們只需配合他。」
 
「什麼叫作時間不多了?小離……大哥會出什麼事嗎?」黎耀繼續追問。
 
「你們都出去吧!羲和,該怎麼做相信你心裡應該有底了吧!此事你最好仔細斟酌,我言盡於此,不送!」
 
「羲,事到如今你還是不願告訴我嗎?」
 
「你準備好與我們共同承擔這令人絕望的真相嗎?」
 
「既然是真相,你更不該隱瞞我!告訴我,大哥他究竟怎麼了?」
 
「服下這顆藥丸,你就會明白了。」
 
「這是?」
 
「這是獨孤雲灝所煉製的藥丸。食用後,你會進入短暫的休眠,在睡眠的過程中,一些關鍵的要事會在你腦海中呈現,你將得知黎淵的過去,乃至被隱瞞的事實,甚至目前的計畫。」
 
望著手中的藥丸,黎耀深吸了口氣,接過藥丸一仰頭便服下。
 
「其實我比較希望你能保持現狀,什麼都不知道。」
 
「這怎麼行,黎淵可是我的義兄啊,我又怎能置身事外?」黎耀釋然一笑,緩緩地閉上眼。
 
「這樣真的好嗎?羲和。」
 
「黎淵說的沒錯,我不能太自以為是,他……也有知道真相的權利。」
 
◇◆◇
 
房間內,少弦靜坐在一旁,雙手輕握著少離略微冰冷的手,輕靠在自己的額前,彷彿這樣就能夠得到救贖。
 
突然,有個熟悉的聲音自他腦海中響起:「你後悔了嗎?」
 
「不,我很高興自己還能陪伴他走過這段最後的日子,只是……心好痛。」
 
「但你只能堅持下去。」
 
「我知道,我會笑著陪伴他直到最後一刻。」
 
「你恨我嗎?」
 
「正如他一樣,我永遠不會責怪您,我希望您能夠履行他的承諾。」
 
「弦兒?」不知不覺中,床上的人已經醒了過來,只是意識仍有些模糊。
 
「離離,你覺得怎麼樣?」
 
「我怎麼好像睡著了?」
 
「不是好像,你突然倒下,我們都被你嚇壞了呢!還好你只是睡著了。」
 
「唔!時間不早了,你可用過晚膳了?」
 
「我們一起吃。」
 
「好。」
 
數日後,南宮少淩與司徒霄澐也該啟程回宮了,只是歸途又多了一個人。
 
「離離,我走了。」
 
「路上小心。」
 
「少離,點蒼山的事你就別擔心了。」南宮少淩說道。
 
「嗯,我相信你有這個能力。」
 
「少弦就放心的交給我們吧!我和少淩不會虧待他的,任何人也休想欺負他。」
 
「他欺負人還差不多,哪裡輪得到其他人啊!」
 
「離離,你就別笑話我了,話說回來,可有消息要傳達給宮裡那個人?」
 
「不必。」
 
「嗯,那暫別了。」
 
望著那逐漸遠處的馬車,少離感到有些惆悵,兩人如影隨形十多年,少弦總是很體貼,也很愛叨唸他種種的不良行為,但他知道他是真心的為他好。
 
「進去吧!少離。」羲和為他披上一件外掛,扶著他的手臂,「你們啊,真的把我當作病人看呀!」
 
「你的身體本來就不好。」
 
「其實你早就察覺到了吧?少弦他很不一樣。」
 
少離既未否認,也未肯定。
 
「少弦也是帶著記憶出生的吧?他究竟是何方神聖呢?」
 
「羲和,弦兒從未傷害過我,甚至多次保護了我,不論他是誰,如今他只是弦兒。」
 
「既然你都這麼說了,我不再探究便是。」
 
◇◆◇
 
馬車上,三人無言以對,氣氛顯得有些沉悶。但實際的狀況則是南宮少淩與司徒霄澐兩人眼巴巴地注視著少弦,似乎有什麼難以啟齒的事想請教他,卻礙於種種因素,又不好意思開口,於是就這麼僵持著。
 
「有話就問,別一直盯著我!」
 
「方、方才你們說的宮裡那個人是?」
 
「嘖!居然是為了這件事。那人是南宮言,當今的攝政王。」
 
「什麼!?皇叔他認識少離?」南宮少凌一臉愕然。
 
「不僅如此,他甚至還知道離離的真實身分,因為離離曾經救過他最重要的人。」
 
「是陛下?」司徒霄徒推想。
 
「對。」
 
「那我先前所作所為又算什麼?」
 
「儘管南宮言是離離的盟友,誰也不能保證他的主張就是對的。而離離……他也是會失意、難過、生氣的,別把他想的如此高尚。」
 
「少離,你很在乎他。」
 
「我是為他而出生的,只要能為他多分擔一點痛楚,哪怕是付出我的生命!」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