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14

 
就在此時,一個從未見過的身影正朝著他們匆匆而來。
 
「屬下見過少主,請問教主是否還在莊裡?」
 
「他們去點蒼山了,還有,孤並非貴教的少主。」南宮少淩回答。
 
「原來是太子殿下,草名無意冒犯,請見諒。」來人反應機靈的說道。
 
「在外就不必拘束了。」
 
「見你神情如此緊張,不知發生何事?」司徒霄澐問道。
 
「宮主特令我前來通知教主,點蒼山已經失控了,請他們暫時不要前往。」
 
「為何宮主不親自前來?」司徒霄澐好奇的尋問道。
 
「宮主身體微恙,不便前來。」只見那人面不改色,似乎習以為常。
 
「喔?」此時,司徒霄澐心中已有答案。
 
「你來遲了,他們剛走。」南宮少淩說道。
 
「這……」求救似的目光看向司徒霄澐,原來那次的拜訪,冥玄教眾人已經知道他的身份非凡。
 
司徒霄澐會意,「好吧!我去通知他們。」
 
「謝謝公子!」
 
「霄澐!」
 
「別擔心,我有能力保護自己。」安撫好南宮少淩,司徒霄澐立即回房換了件衣裳。
 
「請務必小心。」
 
「我會的,也麻煩你保護他。」
 
「公子寬心。」
 
「我等你回來。」
 
「好。」
 
◇◆◇
 
另一方,少離已經注意到點蒼山失控的情況,兩人也沒有貿然往前,只是少離惦記著葉凰的神體,一時間不願回去。
 
「離離,現在打算怎麼做?」
 
「我想確認凰他們是否有受到任何影響,再來就只能靠民間的力量了。」
 
「嗯。」
 
片刻後,兩人來到昔日舉行神靈祭之祭壇,此地乃鳳帝炎煌與炙敥封印沈睡之地,更是通往異界的入口。自上回崩壞後便再無修建,始終維持著當時殘破的模樣,也不再有任何人靠近。
 
「看來此處尚未淪陷為鬼域。」少弦說道。
 
少離看著眼前的殘垣斷壁,一時觸景傷情,不由主自的邁開步伐緩緩向前,來到當時儀式的中心點,竟未發現自己觸動了法陣。被隔絕在陣法之外的少弦顯得非常焦慮,無奈找不出破解的方法。就在此時,一聲輕喚,令他瞬間冷靜了下來。
 
「少弦,發生什麼事了?」
 
「霄澐,快,離離觸動了法陣自己竟毫無所覺,我一時間也看不出這法陣為何,你的力量較完全,由你來試試。」
 
「好。」只見司徒霄澐動了動唇,腳下光茫晃動,隨即集結成一個偌大的法陣,一聲「撤」,立即奏效。少離也發現了異動,欲脫離之際,身體竟動彈不得,下肢似乎被什麼束縛住,當他低頭一看,僵屍忽自地底竄出,拖住他的行動,使他無法逃離。
 
「這究竟是!」
 
「離離/少離!」兩人異口同聲的呼喚。
 
「弦兒,霄澐,我……」有什麼覆上了他的雙眼,遮住了他的口鼻,透過那殘破的肢骸,少離知道那是僵屍的手,未待他有所反應,突然覺得腳下一沈,宛如置身於泥沼之中,慢慢的吞噬他的身體,直到他失去了意識。
 
◇◆◇
 
當少離恢復意識時,只見一片廣大的水域,自己則漂浮在水面,四周寂靜無聲。
 
「這裡是哪裡?」
 
「虞…頡。」
 
「是誰?」少離不停地四處張望,猛地回身,一抹黑影緩緩浮現,那人滿臉歉意的看著他,嘴邊不停的道歉:「對不起,對不起……虞頡。」
 
看著那逐漸清晰的容顏,少離頓時倒吸了口氣,難以置信!眼前的人,既熟悉又陌生的面容,黑色的長髮,紅色的雙瞳,濃厚的黑暗氣息,會是自己所想的那個人嗎?
 
「盤…瑤?你怎會在此?」
 
「你果然知道了。」男人不禁苦笑。
 
「告訴我,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簡而言之,我妥協了自己的心。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我的心有了劃分,弘蒙代表著『本我』,盤瑤則代表著『芸芸眾生』的寄託。直到今日,我仍記得他對帝堯有著十分強烈的情感,但那是一種單純真誠的愛,也許這段不被重視的情感終是造成了不可抹滅的傷痛,但是弘蒙的傷心與失落並沒有將他擊倒,真正令他痛徹心扉的,是無情地算計與背叛。因此,在天劫即將到來前,我們決意假、從、天、命,避開死劫,但是為了維持平衡,我請求弘蒙將我封印起來,而失去依附的他只能長期滯留在人間,靠著腐蝕人心的黑暗力量勉強維持自我,所以我身上才會充斥著不祥之氣。」
 
「你難道要告訴我導致今日這一切的不是任何人,而是你自己嗎?」
 
「沒錯。但我們從來沒有想過要傷害你!是我們錯估了『他們』的執著,直到今日我仍會不斷地反問自己,當初的選擇是不是錯了?」
 
深知盤瑤口中的『他們』,少離不禁追問心中的疑惑:「那他們又是為了什麼?」
 
這時,盤瑤露出一抹苦澀的笑容,回答:「弘蒙的眼中從來只有帝堯,若換作旁人你覺得別人會怎麼看待?怎麼思考?況且整件事除了我和弘蒙誰也不清楚實際的狀況,於是……」誤會就這麼造成了。
 
「哈,果然很荒唐。」
 
「對不起。」
 
少離搖了搖頭,面色平靜的說道:「你如此大費周章,想要我怎麼做?」
 
「我只求你救救弘蒙吧!他就快不行了,只要在解除葉凰封印之際,同時淨化他身上的黑暗力量就可以了。」
 
「那之後呢?」
 
「之後的事,你就別管了,我們不能眼睜睜看著你去送死。」
 
「但我就要死了,既然都要死,我當然不會放棄!況且他們已經確認你們封印的具體位置,也知道我是最合適的祭品。」
 
「不行!你會承受不住的。」
 
「不過是放個血,連試都還沒試,你又知道我承受不了?」
 
「!?」
 
「很意外是不是?雖然時間提前了許多,但是時候該畫下休止符了。」
 
「如此莫名奇妙的讓你付出了性命,難道你不覺得不甘心嗎?」
 
「我並非一無所知,心中的疑惑你也為我解答了,已經足矣!」少離嘆了口氣,彷彿抱怨似的說道。「我覺得很累,很累呀!盤瑤。」
 
男人想繼續勸說,卻找不出一個合適的理由,話題到此為止。
 
「放我出去吧!」少離疲憊的轉過身,靜靜的等候,不料身後之人遲遲沒有任何動作,待他欲轉身的那一刻,卻突然從身後將他擁入懷裡。
 
「盤瑤?」
 
「原諒我……真的很抱歉。」
 
「只要你答應我一件事,我就原諒你。」
 
「真的?」
 
「當然,而且你一定辦得到!」
 
彷彿已經預知了答案,盤瑤一時間竟然搭不上半句話,於是少離繼續說道:「答應我,好好活著。」
 
這次男人真的徹底崩潰了,他只能緊緊的擁抱著懷中單薄的身子,無聲的哭泣。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