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13

 
這幢別緻的山莊座落於靈山支脈末端的半山腰間,非但隱密、幽靜且臨近帝都。整個別院依著地形所建,依山傍水,左側還有一道數尺高的天然瀑布。
 
在少弦的帶領下,三人來到瀑布下的正後方一個凹陷的洞穴內,其水面冒著陣陣白煙,竟是露天溫泉。
 
「這裡居然有溫泉!你們還真懂得享受啊!」
 
「離離身體不好,泡泡溫泉對身體有益無害。」言語間,少弦脫去身上溼透的衣物,摘下面具,取了條白巾簡單地圍在腰間,便走下水去了。
 
兩人隨後跟上,浸泡在熱水裡,疲備感頓時一掃而空。這時,南宮少淩才看清少弦的面容,不由得驚呼:「你!」
 
「我叫少弦,雖然離離說我是哥哥,不過我不會勉強你,一切隨緣吧!」
 
「真巧,你們的名字裡都有『少』字呢!」
 
「是黎央有先見之明。」少弦神色瞬間黯淡下來,不過很快又恢復了正常。
 
「離離是誰?黎央又是誰?」南宮少淩聽得一頭霧水。
 
「離離名為少離,是冥玄教的教主,黎央則是沈麟雵。」
 
「冥玄教!沈麟雵!」
 
「你怎麼把事情都說出來了呀!」
 
聞言,南宮少淩瞬間沈下臉色,低聲輕喚:「霄澐。」大有警告的意味。
 
司徒霄澐暗道一聲:不好,乖乖的閉上嘴。
 
「我並不覺得不妥,難不成你們會說出去?」見兩人皆搖頭否定,少弦總結道:「那還顧忌什麼?再說離離已經不屬於皇宮,儘管他的面容與母親極為神似也改變不了什麼。」
 
「母親……她還好嗎?」
 
「她和葉凰在一起,應該不錯吧!我已經有許多年並曾見過她了。」
 
「……」應該?南宮少淩靜默了下來。
 
「喂,你這兒子怎麼當的啊!」司徒霄澐難以置信的大吼。
 
「因為他嫌麻煩呀!」有人回答。
 
「離離!」少弦神情激動的站起身,看著入口處。
 
瀰漫的水霧裡,一抹身影踏著優雅的步伐,來到池邊,蹲了下來。這時南宮少淩總算看清來人的面容,不由得暗道:這就是母親的容貌嗎?如同白蓮一般的潔淨、典雅,只是從男子身上還能感受到一股非凡的氣質。
 
「回來啦!」
 
「怕你擔心,所以回來了,今日進展如何?」
 
「仍是一無所獲,不過我將他們帶回來了。」
 
司徒霄澐向少離點了點頭,少離笑道:「看來你們已經合好了呢!」
 
「讓你擔心了。」
 
「別這麼見外,你好,我是……」
 
「淵。」南宮少淩下意識的開口,隨即一臉疑惑的問道:「我剛才怎麼…『淵』是什麼意思?」
 
司徒霄澐頓時靜默了下來,當下的打擊似乎不小。
 
「霄澐,你怎麼了?」
 
司徒霄澐搖了搖頭,笑而不語。
 
「你別這樣,我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喊出那個字,若有什麼你一定要告訴我!不要悶在心裡。」
 
「真的沒什麼。」
 
「那好吧!既然你不喜歡我提到『淵』,以後我不提就是!」
 
「少淩……」
 
「我不願看到你如此勉強、傷受的模樣。」南宮少淩輕撫著司徒霄澐的臉頰,柔聲道。
 
「離離,我們走吧!」少弦小聲的說道。
 
少離無聲的點了點頭,兩人悄然離去。
 
半晌後,司徒霄澐驚覺到此處只剩下他與南宮少淩二人,不由得開口問:「咦?少離他們兩人呢?」
 
「他們早就離開了。」
 
「說話就說話,你靠這麼近做什麼?」
 
「難道你不需要我的安撫?嗯?」
 
「在這、這裡?不好吧!」
 
南宮少淩在司徒霄澐的耳旁輕吹一口氣,蠱惑道:「那就換個地方,我們再繼續……」
 
「重點不是這個!」
 
於是次日司徒霄澐無法如期的起來,倒是南宮少淩起了個大早,發現身旁的人仍熟睡著,便不忍心驚擾他,小心翼翼的下了床,簡單的梳洗過後便到屋外隨意走走,順道參觀熟悉這陌生的環境。
 
這時南宮少淩才驚覺自己時刻身在何方。若他猜的不錯,此處為靈山支脈末端,然而他們昨日分明在點蒼山上呀!怎麼下了湖水,潛行了數尺,就從那山跑來這山了?疑惑之際,不遠處傳來武器對打的聲響。走近一看,原來是少離與少弦正在相互切磋武藝,兩人見到他來,很有默契的停下了手邊的動作。
 
「早安,少淩。」少離率先打聲招呼。
 
「早,我打擾到你們了嗎?」
 
「不礙事,昨晚可還住得習慣?」
 
「很好,這裡很寧靜,好似什麼煩惱都沒有了。」南宮少淩坦誠的回答。
 
「看吧!人家也這麼說,就只有你靜不下來!」少弦忍不住叨念了起來。
 
「弦兒……」少離頓時哭笑不得,萬般無奈。
 
「該用早膳了,走吧!」
 
「少淩一起去嗎?」
 
「我先回房看看霄澐醒了沒。」
 
「嗯,那回頭見了。」
 
「離離,今兒個的藥別忘了吃。」
 
「好。」
 
「午膳也是,我會讓羲和盯緊你的。」
 
「好。」
 
「若真的忙趕不回來也不要緊,你的身體最重要了。」
 
「知道了。」
 
諸如此類的對話仍然持續著,但是聲音卻越來越遠,南宮少淩不禁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心中似乎有什麼放下了。
 
回房之後,司徒霄澐已經醒了過來,但似乎還沒完全睡醒似的,只是呆坐在床上。
 
「醒了?」
 
「你去哪裡了?」
 
「散步啊,然後遇上少離他們,聊了一會。」
 
「用過早膳了嗎?」
 
「等你呢!要一起去嗎?」
 
「呃……我……」司徒霄澐遲疑的動了動下身,臉不禁紅了起來。
 
「那我們就一起來房裡吃吧!」
 
「抱歉……」
 
「如果覺得對不起我不如親一個。」
 
「明明就你的錯!」嘴上這麼說,司徒霄澐仍是照做。
 
「好,我的錯,等我回來。」
 
經過幾日的相處,南宮少淩已經對少離少弦二人徹底打開了心房。同樣的早晨,兩人正站立在池邊,彼此相互整裝,正打算下水。
 
「你們又要去點蒼山啦?」
 
「是啊,每過幾日就必須確定結界的穩定性,若有疏漏則馬上修補,以防無辜的老百姓受害。」少離解釋道。
 
「我真是越來越搞不清楚你們冥玄教存在的意義了,在江湖上,你們既不算正派,也並非反派,亦正亦邪,大夥至今仍分不出你們究竟是敵是友……」
 
「哈,改天再帶你們參觀。」語落,隨即潛入水中。
 
「他們還真不是普通的大方吶,直接留下你我二人為他們看家。」
 
「你想藉機查探冥玄教機密嗎?」
 
「我想我直接尋問他們可能還比較快。」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