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12

 
「這件事你也別想太多,熙兒或許只是一時無法接受罷了。別忘了,如今的他不過是一個凡人,前世對他來說太過遙遠,你不可能指望他成為軒轅無熙。」
 
「我明白,只是……他會原諒我嗎?」
 
「難道他不原諒你,你就要放棄了嗎?」
 
「當然不!」
 
意料中的答案,少離不禁揚起一抹淡淡的笑意,反問道:「倒是你,突然跑了過來,萬一他後悔找不到你該怎麼辦?」
 
「!?」
 
「霄澐,漫長的等待與守候你都熬過來了,再等一時又何妨?」
 
「我明白了,謝謝你,少離。」
 
「熙兒也是我一手提拔起來的,我也希望他能夠幸福。」
 
望著少離真誠的微笑,司徒霄澐張了張口,欲說出的話終是嚥了回去。
 
「還愣著做什麼?」
 
「那、那我回去了。」
 
看著司徒霄澐離去的背影,少離淡淡一笑,然後又在原地呆坐了許久,直到少弦找過來時,才回過神。
 
「是弦兒呀!」
 
「我們回去吧!」
 
「不知不覺中,一天又這麼過去了呢!」
 
少弦笑罵:「你還知道自己又虛度了一日啊!」
 
◇◆◇
 
當司徒霄澐回到宰相府時,天色已晚,用膳的時間也早就過了。
 
「二公子,你總算回來了。」管事一臉激動的說道。
 
「何事?」
 
「呃……公子可用膳了?」
 
雖然知道對方明顯不太對勁,但此時此刻司徒霄澐也無心理會。
 
「不急,我要趕在宮禁前入宮,今晚估計不回來了。」
 
「是。」
 
回房後,司徒霄澐也不急著點燈,因此並未注意到房內的異狀,比如多了個人?解去身上的衣物,走至屋後的浴池,司徒霄澐打算略微浸泡之後即刻進宮,不料方踏入池水,身後居然有人尾隨而來,他急忙轉身,在看清來人面容之際,已被對方從身後壓倒在池邊。
 
「少淩?你怎麼在這裡!」
 
「又去了哪裡?」
 
「你不生氣了嗎?」
 
「回答我的問題。」南宮少淩低下頭,啃咬著男人的頸項。
 
「啊,別咬。」
 
「說不說?」
 
兩人此刻的姿勢太過曖昧,司徒霄澐一邊回答,一邊試著推開身上的人,「我只是出去散散心。」
 
「抱歉,我不該質疑你的真心。」南宮少淩低下頭吻了吻男人的額頭。
 
「我已經不怪你了,況且我也有錯,所以你別一直壓著我,快起來。」
 
「為何?」
 
「你、你不會是想……那個吧!」
 
「你不願意?」
 
「我……只是你真的想好了嗎?你是太子,是未來的帝王,我不可能為了取悅你而委屈自己,我要的是對等的愛!所以請你認真的思考,別隨意敷衍我。」
 
「說完了嗎?」
 
「少淩?」
 
「我現在只想要你!」南宮少淩態度十分強硬,不給司徒霄澐任何反抗的機會,先是封住男人的唇,用的當然是他自己的唇,接著拉開男人的雙腿,分別架在自己的腰間,一手禁錮對方的雙臂,使之高舉在頭頂並以自身的重量令男人無從反抗;另一手則開始探索那神秘的小穴。
 
「不!唔!」欲說出的話語,被柔軟的舌頭席捲,纏綿而甜蜜的吻使得司徒霄澐漸漸順從,進而迎合。
 
此時,南宮少淩已經迫不及待的想占有男人的一切!於是他也這麼做了。
 
「啊!少、少淩……」初次的結合,其實兩方都不太好受。
 
「忍著點。」與其不上不下的卡在一半,南宮少淩咬緊牙關,拿捏好力道,緩慢的挺進。
 
「好痛,別動!先別動……呃啊啊啊!」
 
「沒事的,放鬆。」南宮少淩一邊輕吻安撫,一邊繼續動作,「你看,全部都進去了。」
 
「拜託,先、先這樣,別動……」司徒霄澐大口大口的吸著空氣,努力的放鬆身體,這次南宮少淩也十分配合的靜止不動。
 
片刻之後,在司徒霄澐的允許下,兩人開始火熱的糾纏。起初,對於和緩的律動司徒霄澐仍有些吃不消,不過在南宮少淩的愛撫之下,正逐漸的陷落慾海之中,難以自拔。
 
「少淩……少淩……嗯,啊!」當體內的撞擊深入到一個極致時,司徒霄澐忍不住大聲呻吟,全身顫動不已。
 
「這裡很舒服吧!」
 
「太…太深了!會壞掉的!」
 
「霄澐。」
 
「什麼…事……哈…啊!」
 
「我愛你!」
 
司徒霄澐驀然的張大雙目,隨即腦中一片空白,彼此攀上了巔峰。待呼吸較為平順之後,兩人相互依偎浸泡在水裡,一點也不想動彈。這時,司徒霄澐開口說道:「少淩,我也愛你。」
 
「原來你也覺得不夠啊!」男人無賴的說道。
 
「胡說什麼,我這是在回應你!你做什麼?」
 
「咱們再來一回吧!」
 
「等等,我……」
 
一夜的顛鸞倒鳳,加上昨日的奔波,司徒霄澐這一覺便是到了隔日的午後才清醒過來。然而,當他睜開雙眼時,發現自己正被人從身後緊緊的擁抱著,頓時回想起昨夜種種放浪的行徑,臉不禁燒紅了起來。
 
「醒了?」南宮少淩親暱的吻了吻司徒霄澐紅透的耳後根。
 
「嗯,你要回宮了?」
 
「沒有,等你身子好點,我們就立即動身到點蒼山去吧!」
 
「你不問嗎?關於前世的事……」司徒霄澐遲疑的問道。
 
「既然前世已逝,我又何必去追究?」
 
「也是。」
 
「失望了嗎?」
 
司徒霄澐輕輕的搖著頭,坦然道:「如此我已心滿意足。」
 
「我亦然。」
 
幾日後,兩人來到點蒼山,昔日蒼之族所在舊址。
 
「這裡怎麼陰陽怪氣的,而且毫無半點生機。」
 
「據說是遭邪靈入侵了,不過怪了,怎麼今個兒來不見半個邪靈和僵屍啊?」
 
「前方似乎有打鬥的聲音。」
 
「過去看看吧!」
 
兩人向前一探,只見一道玄色的身影愰動,一邊佈下陣法,一邊揮動手中的刀劍,隻身與邪靈、僵屍對抗。
 
「少弦?」
 
「你怎麼又來了?不是已經探查過了嗎?」僅管少弦此刻戴著面具,司徒霄澐仍然感受到他的不悅。
 
「你們認識?」
 
「嗯,他是……」
 
「快閃開!」
 
「小心身後。」
 
「該死,今日只能先撤退了。你們兩個跟上!」
 
三人一路退至夜嗚湖畔,只見少弦二話不說便跳了下去。兩人依樣畫葫蘆,噗通一聲潛入湖底。在水中潛行了一時片刻,仍不見盡頭,就在兩人的氣即將耗盡之時,眼前驟然一亮,終於浮出水面。
 
一名侍從恭敬的站立在岸邊,問候道:「少主,您回來了。」
 
「多準備兩套衣物。」
 
「是。」
 
「教主可醒了?」
 
「回少主,教主目前不在別莊裡。」
 
「知道了,你們跟我來!」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