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11

 
此時,南宮少淩來到御書房,如期找到他欲尋之人。
 
「小侄見過皇叔。」
 
「直說來意吧!」南宮言依然專注在案上的奏章,紫眸飛快的轉動、瀏覽,另一手則迅速批示。
 
「近幾日我要出宮一探流言的虛實。」
 
這時,東黎的攝政王終於停下手邊的動作,抬眼看了看眼前的青年,提醒道:「臨行前記得去向你父皇請安。」
 
「您不反對?」
 
「本王為何要反對?此行若能順利的找回你弟兄,你母親究竟是否還活著?自然分曉。」
 
「難得我們的想法竟會如此一致。」
 
「哼,少在那冷嘲熱諷,無事便趕緊動身,早去早回。」
 
「小侄告退。」
 
望著南宮少淩離去時的身影,南宮言不知想到了什麼,嘴角勾勒出一抹高深莫測的微笑,行走中的人只覺得背脊一涼,立即感受到一股惡寒,不由得加快了腳步。
 
片刻後,南宮少淩來到紫蓮宮,此乃皇后寢宮,自葉思蓮遭逢變故之後,炘帝南宮齊便在此長久居下,其臥病多年且時好時壞,每當太子來探望時,精神才覺得好些。
 
「父皇,兒臣來看您了。」
 
南宮齊蒼白的面容上頓時漾起溫和的笑靨,向自己的孩子招了招手,一臉和藹的輕喚:「淩兒。」
 
「父皇今日覺得如何?」除了司徒少淩,南宮少淩最在意最信任之人便是自己的父親。
 
「還是老樣子。」
 
「這樣啊……」
 
想到自己即將離開數日,南宮少淩仍是有些遲疑,故而沈靜下來。
 
「淩兒?」
 
「其實……兒臣今日來,除了向父皇請安之外,尚有一事要跟您說。兒臣將出宮數日,短時間內無法來看您了。」
 
「為何?」
 
「是這樣的。」南宮少淩將近來得知的消息與其推測及出宮的用意大致說明了一番。
 
「既是如此,你便放心的去吧!」
 
「兒臣一定會釐清流言的真偽,絕不會令父皇失望的。」
 
「好孩子,你已經做得不錯了,是父皇對不起你們,這麼多年來一直讓你們掛心,其實朕何嘗不明白?你母后一定還活著吧!」
 
「那父皇的身體又怎麼會……」
 
「淩兒,朕累了。」南宮齊似乎有意避開話題,不願再繼續敘說。
 
「父皇……」
 
「好好去做你想做的事,父皇沒有這麼容易被病魔擊倒,出了宮門之後凡事要小心,一定要平安的回來。」
 
「兒臣明白。」
 
南宮言疲憊的閉上雙眼,「跪安吧!」
 
「兒臣告退。」
 
◇◆◇
 
一夜未眠,司徒霄澐累得一躺下就沈沈入眠。睡夢間,似乎有人刻意在逗弄他,深知是誰,他無意識的開口喝止:「別鬧了,熙兒!」
            
果然,若有似無的騷擾總算是停止了,但是下一刻,司徒霄澐感受到自己的嘴唇被人狠狠的吸吮、啃咬,而且他越是掙扎,對方行徑越是蠻橫。呼吸因為這突如其來的強吻變得急促,下意識的張嘴想要得到新鮮的空氣,卻讓人有機可乘,進而加深了這個吻。
 
「唔!」司徒霄澐猛然地睜開雙眼,發現南宮少淩整個人呈現瘋狂狀態並企圖脫去他身上的衣物。
 
「少淩…你……唔哼!」若非他不願傷害到身上的男人,又怎會令自己陷入險境?感受著窒息的不適,司徒霄澐正逐漸失去力氣和呼吸。就在此時,南宮少淩終於放開了他,只是臉色仍然不太好。
 
司徒霄澐喘息了一陣子,待呼吸較為平穩之後,才一臉不解的問道:「是誰惹你不高興了?我從未見你如此失去理智的模樣。」
 
南宮少淩不語,只是冷冷的瞪著他,答案不言而喻。
 
「我?我怎麼惹到你了?」
 
「熙兒是誰?」
 
「呃…這個……你可願意聽我解釋?」
 
雖然南宮少淩不言不語,卻一副你說我聽著的架勢,於是司徒霄澐只好娓娓道來。
 
「其實,我是帶著記憶出生的,熙兒是我對你前世的稱呼,我們那時也勉強算是……一對情侶吧!」
 
「哦?所以你之所以出現在我的身旁並不是偶然?」
 
「我只是想保護你!」
 
「但你還是欺瞞了我。」南宮少淩漠然的答覆,隨即轉過身,下了逐客令:「出去!我暫時不想見到你!」
 
「少……」
 
「還不滾!」
 
司徒霄澐一臉難以置信,彼此相互扶持了十多年,居然因為一個謊言,打破了一切。他付出了什麼?得到了什麼?儘管他的心依然平穩地在胸口跳動著,然而此時此刻,他卻覺得在無形之中彷彿有一把利刃正一刀一刀的刻劃在他的心頭上,那樣的鮮血淋漓,那樣的錐心刺痛。忍著即將奪眶而出的淚水,司徒霄澐不顧自己的儀容,飛也似的離開了房內。
 
事實上,南宮少淩一點也不介意司徒霄澐喜歡著前世的自己,他氣的是男人對他的不信任與欺瞞,正如司徒霄澐所想的,兩人在一起十多年,為何他從未主動向自己坦白?當他聽到那一聲輕柔的呼喚,強烈的忌妒使得他失去了理智。於是在他漸漸冷靜之後,馬上就意識到一個重點,司徒霄澐說他自己是帶著前世的記憶出生的,然而帶著『前世記憶』的人這是多麼驚世駭俗啊,而自己又是他在乎之人……
 
「所以他才會選擇隱瞞。」南宮少淩暗道一聲:糟了!那他方才啟不是傷透了霄澐的心嗎?
 
當機立斷,南宮少淩即刻前往宰相府。
 
「你說什麼?他沒有回來?」
 
「是的,太子殿下。」
 
「那麼孤就在此等候他回來,你們不必伺候。」
 
「是。」
 
待所有人離去之後,南宮少淩環視著司徒霄澐的房間,一臉懊悔。
 
◇◆◇
 
離開皇宮之後,司徒霄澐頓時覺得無處可去,最後決定重返冥玄教總壇。羲和接到消息之後也不阻止,任其四處走動,並令人請勿上前打擾。於是他就在偌大的庭院裡,臨水的楓林中坐了下來。
 
「怎麼又回來了?臉色還這麼難看,莫非是和熙兒吵架了?」
 
身後突然傳來一聲溫和的問候,司徒霄澐緊張的站起身來,看著來人,不由得驚呼道:「黎……少離!」
 
「坐吧!」
 
「你沒事了嗎?」
 
「嗯。我說的不錯吧?」
 
司徒霄澐緩緩地點了點頭,開始解說道:「事情是這樣的……」
 
有了訴苦的對象,司徒霄澐像個受了委屈的孩子一樣,將心中累積已久的苦悶藉此機會盡情的宣洩出來。
 
「好多了嗎?」
 
「對不起,讓你見笑了。」
 
少離突然有感而發的說:「如果我也能像你這樣就好了,一定會輕鬆很多吧!」
 
「少離……」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