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09

 
「我的母后便是蒼之族子民,也許藉此機會,能夠找出一些蛛絲馬跡。何況我始終認為她還活著,那短短幾句血書除了生死別離之外,尚有另一種意涵。至於異變之說,不知為何,總令人放心不下。」
 
「所以你依然堅持要去?即使這背後可能暗藏一場陰謀?」司徒霄澐神情肅然的說道。
 
「你覺得是陰謀?」南宮少淩平靜的反問道。
 
「事情不可能平白無故的發生,總有人刻意所為。」
 
「但我還是得親自去探一探。」
 
「好,我陪你。」聞語,南宮少淩真誠的笑了。
 
是夜,一抹黑影進入蒼之族舊址,恰逢少離與少弦兩人正在此埋伏等待導致異變的元凶現身,他們一方面要小心僵屍與邪靈的襲擊,另一方面得小心注意不被來者發現。
 
「離離,他就是我們要找的人嗎?」
 
「怎麼會是他?」少離喃喃輕語,一臉驚愕。
 
「他朝著我們過來了。」
 
重溯幾日之前,少離聽從少弦的建議來到點蒼山巡察,赫然發現這裡已被邪靈盤據,乾癟的屍骸漫無目標的四處行走,此地顯然已經淪落成鬼域,當下兩人立即設法補救,卻毫無效用,只能暫時以結界將之隔開,再另尋他法。這也是他們此時此刻之所以隱身在暗處的原因。
 
「什麼人?出來!」
 
「離離?」
 
這時候的少離已經冷靜下來,口中唸唸有詞,準備對來者施展神術。頃刻間,只見一道光束落至那人的頭頂上方,驅邪法印頓時成形。少離面無表情的緊握著少弦的手虛步一晃,瞬間來到那人面前並在其尚未回神做出反應之際,出手點住幾處要穴,發動陣法,逼出潛伏在其體內的邪魘並將之消滅。
 
「這是?你們又是誰?你……」當男人的目光停留在少弦的身上,雙瞳驟然一縮。
 
「霄澐,你為何在此?又怎會投入凡胎?熙兒呢?」少離一連逼問,面色十分難看。
 
「黎淵……大人!?您怎麼……」
 
「當初我是怎麼交代的?依你方才的反應,莫非熙兒就是當今太子?」
 
「是,他此生名喚少淩,」
 
「……」
 
 
亂了,一切都亂了!
 
 
「黎淵大人,我真的很抱歉,不知方才那邪物究竟是?」
 
少離仍然沈默不語,卻是下定了決心。
 
 
既然如此……
 
 
「離離,你怎麼了?」察覺少離的不對勁,少弦憂心忡忡的詢問道。
 
「弦兒……」
 
「嗯,我在,想說什麼?或是想做什麼?我都會幫你的。」
 
少離無聲的搖著頭,神情痛苦,彷彿在抑制著什麼。突然間,胸口傳來一陣巨痛,使他瞬間失去了意識。
 
 
為什麼……這到底是為什麼?你究竟有意無意……
 
 
「離離!」
 
面對如此變卦,司徒霄澐的臉色也好不到哪裡去,猜測到自己的出現肯定打亂了黎淵的計畫,除了深深的愧疚,卻也不知該如何彌補、挽救。
 
少弦靜靜的看著懷中陷入昏迷的男人,身上的氣息驟然一變,竟是身藏不露。感受著如此強烈的氣勢,司徒霄澐驚訝的看著正背對自己的少年:「你……」
 
「你該慶幸,若換作是他人,來年的今日便是你的祭日。」
 
「你到底是誰?」
 
「你不必知道我是誰,我只是想陪著他……」少弦神情專注的望著懷中之人,動作十分輕柔。
 
「那他的計劃……」
 
「依他的個性,你認為他還會將你們牽扯進來嗎?況且他已經殺了軒轅無熙一次,如此沈重的割捨,一次就夠了!」
 
◇◆◇
 
「尊上,暗寅他!他……」
 
「被發現了嗎?」
 
「是。」夜辰痛心的回覆道。
 
「為何依附在司徒霄澐體內的寅會被發現呢?」
 
「今夜司徒霄澐到了點蒼山,似乎遇見了冥玄教教主,寅在消亡之前一刻只來得及傳達『少離』兩字。」
 
「原來竟是我低估了他。」
 
「尊上,此事您不可在縱容了,少離這人必須除去啊!」
 
「哼!本尊這就令你心安。」
 
◇◆◇
 
當少弦抱著少離且身後跟著一名陌生少年出現在冥玄教總壇時,立即引起不小的騷動,也多虧了冥玄教教眾是如此的不平凡,兩人才能暢行無阻的找到羲和目前所在之處。
 
「少弦,這是怎麼一回事?這人究竟是誰?」
 
「人已帶到,我就不奉陪了,想知道什麼問他就可以。」少弦言簡意賅的對著羲和與司徒霄澐說道,隨即抱著少離回房去了。
 
望著少弦的背影,羲和無奈的搖了搖頭,然後對著身旁的司徒霄澐挑了挑眉,示意他可以解釋了。
 
「我是龍霄澐。」
 
「龍霄澐……龍霄澐!?那軒轅無熙他啟不是也……」
 
「他是當朝太子。」
 
羲和很努力的消化剛接受到的消息,最後結論是:天意弄人啊!深深吸了口氣,「那他的記憶呢?」
 
司徒霄澐搖了搖頭,面色十分的平靜。
 
「這樣啊,能否跟我說說你們在冥界的事,之所以重生的原因又是為何?」
 
其實,龍霄澐一直遵從著黎淵的指示,待軒轅無熙神元恢復之後,便留在冥界休養生息,那時的軒轅無熙已無先前的任何記憶,宛如剛出生的新兒,事事都要人照應,後來不知過了多久,龍霄澐赫然發現軒轅無熙越來越嗜睡,他與閻冥討論之後,發現主要原因乃出自於神魂修復之際,出了點差錯,以至於結合不完整。
 
「所以閻冥陛下建議我選擇轉世一途,並在他的默許下,我才得已帶著記憶轉生,至於家世什麼的,我想應該是巧合吧!」
 
羲和依然保持沈默,不知在思量什麼。於是司徒霄澐又開口問道:「能不能解釋一下什麼是邪魘?我真的無法接受自己的體內居然潛伏了這樣的邪物,還有你們的計劃究竟是什麼?」
 
「其實黎耀也曾遭遇這樣的情形,當時少離還未出現……」
 
片刻之後,羲和的解說也到了尾聲。
 
「此後,為了確保黎淵的安全以及計劃的隱密性,我們不得不謹慎,若不小心冒犯了你,也只能請你多多見諒了。」
 
「那少淩呢?他是否也……」
 
「毫無前世記憶的他又能做什麼?」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我就是……」
 
「你這是關心則亂。」
 
「對了,關於街坊之間的流傳的消息,可是你們放出的?」
 
「不錯,依照原定計劃,少弦藉由此次機會回宮,取代太子,然後與我們裡應外合……唉,現在說這又有什麼用呢?」
 
「抱歉。」
 
羲和無奈的搖了搖頭,又嘆了口氣,「忘了告訴你,其實『少離』也是皇室中人,他本是東黎的大皇子。」
 
「什麼!?」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