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布布】辛卯年中秋賀文

辛卯年中秋賀文
 
農曆八月十四,月族。黃泉透過一池清淨的湖水俯視下界。今日是中秋節的前夕,自大清早開始,人們便紛紛趕路,希望在明天以前回家過節,亦或尋一處幽靜的佳所渡過這難得的節日。事實上,月族子民是比較偏向後者的。早些時日,身為月族之長的幽冥帶著他心愛的女人一同前往下界,此刻不知道玩到哪裡去了,唯有他,孤家寡人一個在此望著池水發呆。
 
「……」
 
忍不住在心中輕嘆一聲,黃泉繼續待在原地放空心神,雲遊四海去了。不知不覺中,他好像睡著了,因為他做了一個夢,夢見自己變成一隻雪白的兔子,夢中的他正在追趕一根黃金大夢卜。這大夢卜非常的狡猾,無論他如何使盡全力的追趕,總是差那麼一點點,仍然讓他跑了。但他也不是輕言放棄之人,失敗又算什麼?只會讓他越挫越勇,再接再厲。
 
最後,終於叫他如願地把大夢卜撲倒在地,再三確認身下的夢卜毫無退路之後,才將他翻過身,不料那夢卜居然在這一瞬間變成了他此生無法忘懷的男子,竟是羅喉!此刻,男人正一臉無奈的看著他並不忘掙扎著,似乎想逃離他的魔爪?
 
「黃……唔!」黃泉用自己的嘴堵住了男人的唇,使得欲說出的話語變成曖昧的低吟。只要想到男人此刻正受限於自己,長久累積下來的思慕之情頓時化作炙熱的火焰,即使平日的兔子再怎樣溫馴、和善也會獸性大發,成為一頭失控的野獸,大逞私慾。
 
最後,兔子滿足的抱著只屬於他的大夢卜與周公下棋去了。
 
中秋節當日,黃泉起了個大早。一夜春夢,令他身心愉快,不過很快地他便發現不太對勁的地方。比如說他是如何回到房間的?又比如說他為何會全身赤裸?這種種的疑惑,在他轉頭那一瞬間便得到解答,頓時頭頂彷彿劈下了一道驚雷。此刻,在他的身旁居然靜靜地躺了一個人,從那人裸露出來的香肩,黃泉不難猜測那人肯定和他自己一樣,全身赤裸,甚至更慘,特別是那被遮掩住的下半身……
 
想到自己可能強暴了他人,黃泉危險地瞇起雙眼,全身散發出一股濃厚的殺意,當他正打算有所動作時,身旁的男人低吟了一聲,似乎也醒了過來。
 
這時,只聽聞那人聲音沙啞的聲喚一聲:「黃泉?」然後慢慢地轉過身來。
 
剎那間,黃泉不禁瞪大雙眼,一臉難以置信,結巴的說道:「羅、羅喉?你究竟是人是鬼!」
 
「觀汝之反應,莫非欲翻臉不認賬?甚至欲殺人滅口?」
 
「你怎麼……回來了?七月早過!」
 
「吾回來汝不喜?」
 
「並無,吾很高興。」
 
「既然如此,換汝躺好。」
 
「這……似乎不妥。如此良辰吉時,又逢中秋佳節,月族中尚有諸多要事需操勞,恕吾無法奉陪。」
 
「諸多要事?」看著羅喉一副看戲的模樣,黃泉心虛的坦承道:「咳,是吾記錯了。」
 
「……吾欲沐浴。」語落,動了動痠軟的下半部,羅喉費力的移動到床沿,動作十分僵硬、遲緩,見狀,黃泉貼心的說道:「吾來幫你。」
 
羅喉掃了他一眼,似乎也不反對,任由男人親自服侍。當兩人清洗完畢之後,黃泉才開始詢問羅喉現在的狀況。
 
「你此刻這般,究竟為何?乃術法所為?亦或真正重生?」這問題對他來說,非常的重要。
 
羅喉也不拐彎抹角,坦誠道:「數月前,吾遭逢一奇遇,得到一對兄弟的協助,他們並非尋常百姓,乃魔族中人,他們替吾找到適合的肉身,令吾再次復生,不過至今吾仍不明白他們何以幫助吾。」
 
「你又是如何來到月族?」
 
「幾日前吾遇到汝之小弟」
 
黃泉瞇了瞇雙眸,心裡卻將兄弟問候了好幾遍:『好你個幽冥,如此重大之事居然也能瞞著吾!』
 
「別怪汝之小弟,如此驚喜汝不喜?」
 
黃泉沉寂了片刻,釋然道:「吾不怪他便是。倒是你能否為吾引見那對兄弟?吾打算親自向他們致謝。」
 
「可以,他們居住之地亦十分合適中秋賞月,不如吾們今晚便在那過節。」
 
◇◆◇
 
「兄長,吾到現在還是想不明白,當時你怎麼會如此積極的去幫助一名陌生的男人?」
 
「傻瓜,當然是為了掙取出場的機會呀!」他化闡提神秘地微笑道。
 
「什麼?」斷滅闡提一時反應不及,還以為自己聽說了。
 
俊美的男人帶著一絲神秘的笑意,回答:「沒什麼,就當吾心血來潮吧!」緊接著詢問道:「小弟打算如何過中秋?」
 
「當然是……」
 
「是?你這是做什麼?」原來在意無間,斷滅闡提已來到他的身後,緊貼著他的背部,面上神情十分曖昧。
 
「吾……」未等他說明用意,話語已被突如其來的聲音給打斷了。
 
「他化闡提。」
 
「羅喉?原來是你,現在感覺如何?」
 
「很好,多虧汝……吾才能在中秋月圓前夕與黃泉重聚,祝福汝與汝之兄弟佳節愉快。」
 
「月族名產,請笑納。」黃泉說道。
 
「多謝。冒昧一問,你可是黃泉?那時羅喉還在這裡調養身子,吾與他閒聊之際,他總是在無意間提起你。」
 
「哦?不錯,吾就是黃泉,是他的丈夫。」
 
「丈夫?」羅喉神情一凜,似乎對此非常的有意見。
 
「怎麼,不服氣?」
 
「……」無妨,就先讓汝過過癮。眼神無意中與他化闡提對上,羅喉察覺對方的暗示……
 
【可要幫忙?】
 
【汝之好意吾心領了。】
 
「大哥!所以今晚他們要留下來嗎?」被冷落已久的斷滅闡提不禁提高了音量,藉此發洩心中的不快。
 
「來者是客,在如此特別的日子裡,大夥應該好好的聚一聚,越熱鬧越好。」
 
「打擾了。」黃泉與羅喉同時客氣的說道。
 
斷滅闡提輕哼一聲,心中暗道:「你們也知道打擾了!」
 
之後四人便轉移的地點,來到環繞著江水的山巒間,一處較為平坦的高地,席地而坐。該處不僅視野良好且面對著江水,顯得格外的靜謐,加以不時有陣陣微風迎面而來,好不快意。
 
「這裡當真不錯,你們兄弟倆真有福氣。」黃泉由衷的讚賞道。
 
「黃泉若是喜歡,不如留下來多待上幾日。」
 
「嗯,你覺得如何?」為了表示尊重,黃泉特意尋問羅喉的意見。
 
「依汝便是。」
 
斷滅闡提不以為然地哼了一聲,轉身離去。
 
「小弟?」面對突然其來的小插曲,他化闡提也不禁愕然,「不好意思,吾先失陪片刻。」
 
「去吧!別在意吾們。」羅喉淡然道。
 
就在他化闡提的背影消失在林中小徑之後,黃泉終於按捺不住心裡的不滿並將羅喉擁入懷裡,低聲質問道:「你很欣賞他化闡提。」
 
「他不錯。」
 
「……」黃泉不發一言的瞪著懷中的男人,滿臉醋意。
 
「汝吃味了?」
 
黃泉仍是沉默不語。
 
「汝多慮了,他化闡提早有心儀之人。」
 
「咦!?」
 
「汝當真毫無所覺?」
 
黃泉認真的思索了一會,頓時恍然大悟:「是斷滅闡提?莫非吾們打斷了他的好事?」
 
「斷滅闡提總是認為他化闡提對他的好乃理所當然,也許經過這件事之後,說不定會醒悟。」
 
「在此之前只是他化闡提單方面的喜歡?有這樣遲鈍的弟弟也真是難為他了。」
 
「不談這個,汝……該還吾一次!」
 
「什……」未待黃泉有所反應,羅喉已將人撲倒在地。
 
「等等,這裡……」
 
「放心,他們沒這麼快回來。」羅喉得意一笑,開始享受懷中的獵物。
 
◇◆◇
 
「小弟,你這是怎麼了?為何一聲不響就離開?」他化闡提好不容易追到正在鬧彆扭的斷滅闡提,隨即出聲安撫道。
 
「吾討厭你!」只聽男子怒氣沖沖的說道。
 
「什麼!?」
 
「吾討厭你對每個人都這般好,以前在魔城之中就算了,現在你居然因為他們把吾冷落在一旁! 」
 
「誰說吾冷落你了?羅喉在此也待過不少時日,今天他將黃泉帶了過來,這就表示他們想向我們表示謝意,吾豈能置之不理?倒是小弟你,有什麼不愉快的事非得在這時發洩出來嗎?你這樣一聲不響的離開,可不是令人難堪嗎?」
 
「你這是在責備吾?」
 
「小弟……」
 
「你從來不苛責吾!」
 
「吾……」
 
「難道你就不能只對吾好嗎?」斷滅闡提大聲的質問道。
 
依言,沉靜如他化闡提也不禁流露出愕然的神情。溫柔的目光正一點一點的慢慢凝固,宛如披上一層寒霜,面容是少有的嚴肅。
 
「這得問你自己了,事隔這麼多年,吾不相信你連一點感覺都沒有。」言訖,他化闡提覺得自己需要冷靜一下,打算離開。
 
看著兄長絕然離去的背影,斷滅闡提頓時亂了心神,只知道必須阻止男人離開,否則後果無法想像,情急之下便從身後環抱住了男人,嘴邊著急的呼喚:「別走!」
 
見懷中的人掙扎的厲害,斷滅闡提只好再施加力道,立即安撫道:「吾知錯了,兄長你別生氣,都是吾不好,是吾失去了理智……」
 
「吾不生氣,只是……只是覺得很難受。」顫抖的聲音,透露出一絲脆弱。長年累積下來的負面情緒正逐攻陷他化闡提的自制力,「吾一直在說服自己不要在意……」
 
眼淚忽然不受控制的湧現,順著臉龐滴落在斷滅闡提結實的手臂上,哽咽的聲音繼續低訴著內心的悲痛:「不要在意也不該有任何的奢望,但是……這裡仍會有所期待,期待與你更進一步的發展。吾……一直深愛著你,斷、滅、闡、提,這些你可知道?可有感受到?」
 
「兄長……別哭了。吾會捨不得。」
 
「小弟……」
 
「吾保證,從現在開始,不會再讓你傷心難過,所以……」
 
斷滅闡提在那誘人的薄唇上印下只屬於自己的痕跡,兩人在月光的照射下緊緊的擁吻,此刻也算是圓滿了。
 
 
 
當兩對佳侶再次聚首,中秋夜才正要開始呢!
 
「抱歉,讓你們久等了。」他化闡提為兩人遲歸致上歉意。
 
「無妨,吾們在此亦十分『盡興』。」羅喉會心一笑。
 
「哈,盡興就好,咱們來喝酒,吃月餅。」
 
「方才是吾不對,為了表示歉意,就罰吾以絲竹之樂來為大家中秋賞月之樂助興吧!」斷滅闡提誠懇的說道。
 
「吾便來彈琴與你合奏。」
 
「兄長,吾怎麼不知你還會彈琴?」
 
「學了就會了。」他化闡提自信的說道。
 
 
——全文完——
 
後記一:
 
赭杉:「塵音,這次沒我們的戲份……難道我們被作者拋棄了嗎?」
 
塵音:「你的月餅吃了嗎?」
 
赭杉:「吃了。」
 
塵音:「賞月呢?」
 
赭杉:「……正在看。」
 
塵音:「那你還想做什麼?」
 
赭杉:「……」
 
 
 
後記二:
 
天:「死國沒有月亮,所以你不用抱怨了。」
 
修:「我也不打算抱怨,這樣就很好。」
 
天:「不錯,就算沒有出場,我照樣可以吃了你。」
 
修:「你的腦袋裡只想著這件事嗎!」(怒)
 
 
 
後記三:
 
蒼:「你在乎嗎?」
 
棄:「在乎什麼?」(剛回過神)
 
蒼:「……」
 
棄:「咳,這裡的月亮都一個樣,你還想賞什麼月啊?」
 
蒼:「我們可以吃月餅。」
 
棄:「好吧!既然你想吃,我陪你就是。」
 
蒼:「這還差不多。」
 
 
 
後記四:(友情贊助)
 
朱:「簫兄,今晚月兒真圓。」
 
簫:「嗯。」
 
朱:「來,多吃些月餅。」
 
簫:「嗯。」
 
朱:「簫兄、無人,你就不能多說一句話嗎…」
 
簫:「嗯。」
 
朱:「………難得我們今年不用公演…」
 
………
 
後記完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