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07

 
「難怪他們只想保護皇后與另一個皇子,就算如此,這孩子的年紀與表現也太不平凡了,他當真是你口中說的『少離』而並非他人?
 
「呵,說到這啊可有趣了,他們竟然告訴我那名少年就是阿黎,你相信嗎?」
 
「哼!他們不過是想藉由你找出幕後的主謀,也就是我的存在。」男人不以為然的推論道,「話說回來,對於雙方合作一案,你已經答應了吧?」
 
「嗯。」
 
「合作便合作吧!只要不礙著我們的計劃,必要時,我們倒是可以利用他們。」
 
「那我的蓮兒呢?你的用意究竟為何?」
 
「你一個人不寂寞嗎?」神秘男子反問道。
 
「我……」
 
「可別自欺欺人啊,你……自行決定吧!」
 
「嗯。」
 
就這樣,葉思蓮同意跟隨葉凰離開。雖然身為一名母親,將孩子留下,必須下定多大的決心才捨得放手,但是她明白也深信少離一定會好好照顧她的弦兒,更何況在聽聞羲和等人述說葉凰的處境之後,她更想留在爹爹身旁陪伴著他,正如少離先前所言:她與她的孩子,乃至於她的愛人,總有一天會再相聚的。
 
葉思蓮離開之後,少弦仍是如往常這般,只是不再堅持非得賴在少年身上,前提是少離必需在他的視線範圍內才行。久了久之,眾人都已經習慣少離的身旁必有少弦如影隨行的身影。
 
◇◆◇
 
冥界
黎淵坐立在床沿,雙眼無神,由於沈睡的時間過長,他的身體仍無法如常行走,只能待在房裡慢慢調養。
 
閻冥一推開房門,便見到青年斜倚在床沿,眼神空洞的望著房中一隅發呆。無奈地嘆了口氣,卻不忘關切的尋問道:「今日覺得如何?」
 
黎淵維持著相同的姿勢,緩慢地轉動眼眸,低聲回應閻冥的問答,「仍是一樣。」
 
「頡兒,你究竟要垂頭喪氣到什麼候?」
 
「這樣……不好?」
 
「行屍走肉這般叫好?」
 
「至少還活著不是嗎?」黎淵自我解嘲道。
 
「頡兒……」
 
「讓您失望了嗎?」
 
「當然……沒有。」
 
黎淵閉上了雙眸,不再說話,閻冥一時間也不知該如何是好,只是面色憂愁的看著自己最親愛的姪子,房中一時間變得十分寧靜。
 
半晌後,受不了這令人窒息的氣氛,閻冥已有離開的念頭。
 
「唉,你就安心的在此歇息吧!反正你的願望自有人會幫你。」
 
「是……羲和?」
 
「還有葉凰。」
 
「也就是說……我還能再逃避一段時間嗎?」
 
「你終於承認自己在逃避嗎?」
 
「是啊,我很累,不論是身心,真的很累。」
 
「逃避並不能解決任何問題,你當真願意永遠就這麼活著?」閻冥苦口婆心的繼續勸說。
 
「給我時間……」
 
「好吧!過幾日我再來看你。」
 
「閻叔慢走。
 
確認閻冥離去後,黎淵動作緩慢地下了床,來到梳妝鏡前,坐下。看著鏡中的自己,他卻開口道:「這樣沒問題嗎?」
 
未想,鏡中之人居然回答:「我也不奢望能夠隱瞞多久,只是委屈你了。」
 
「何來委屈?倒是你……」
 
「我們不是約定好了嗎?你只要相信我,我絕對不會令你失望的。」鏡中的黎淵微笑道。
 
「嗯。」
 
最後,鏡中的景象又恢復了正常,黎淵望著鏡中的人影,伸手輕輕觸碰著自己的臉頰,俊美的面容上仍是毫無表情。他動了動唇,低聲呢喃:「你真是一個傻孩子,傻得令人惋惜……」
 
◇◆◇
 
羲和好奇的望著不遠處的少年,輕喚了一聲:「少離?」
 
「怎麼了,羲和?」少離回過頭,發現男人正朝著他而來。
 
「這才是我想問的吧!你蹲在池邊自言自語什麼?」
 
「找我有事?難道弦兒又哭鬧了?」
 
「別轉移話題。」
 
「唉,你真不好騙。」
 
羲和挑了挑眉頭,兩手交錯於胸前,「既然如此,還不乖乖從實招來?」
 
「其實也沒什麼,方才我正在與黎淵說話。」少離坦誠道。
 
這還叫沒什麼?一般會有人說和自己說話嗎?
 
「你呀!我真不明白,為什麼連他你都要瞞著呢?」
 
「當然是有原因的啊,再過些日子我會告訴你的。」
 
此時此刻,羲和尚不知曉少離所言的『再過些日子』其實指的是十多年之後,於是他就這麼錯失了唯一僅有的機會……
 
「罷了,暫且放你一馬。」
 
「哈,我也差不多該回去了。」
 
◇◆◇
 
皇城內,自從炘帝解讀訊息錯誤,認為皇后不幸遇難之後,不僅大病了一場,此後更是無心無朝政,不得已之下,南宮言只好暫時代理政務並與他的死對頭,即宰相司徒煥攜手合作。
 
唯一幸存下來的皇子在當下已被冊封為太子並賜名為南宮少淩,由炘帝親自照看。此時小太子已足六歲,雖然只有六歲,南宮少淩卻十分的聰穎懂事,從未令南宮齊傷心失望過。
 
為了避免孩子性格過於孤僻,這一日,南宮齊特別為愛子找來一名伴讀,人選是當朝宰相的次子,司徒霄澐,年僅七歲。
 
「霄澐見過殿下。」
 
南宮少淩靜靜的注視著眼前僅大自己一歲的男童,心裡卻因為『霄澐』二字感到莫名的悸動,以至於失了心神。
 
「殿下,司徒小公子還跪著呢!」
 
「起來吧!你們都下去。」後一句話則是對著所有僕役說道。
 
「殿下……」
 
「是少淩,孤允許你直呼我的名諱。」
 
「少淩。」聞語,始終寒著臉的小太子終於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
 
見狀,司徒霄澐也輕柔的笑了,「少淩,今天想要做什麼?」
 
「跟我來。」緊握著男童的手,南宮少淩熟悉的穿梭在各個宮闕之間,最後兩人來到一處靜謐的梅林深處停了下來。
 
「今日我只想在這兒待著,哪裡也不去。」言訖,便席地而坐。
 
「嗯。」司徒霄澐順從的點點頭,也在南宮少淩的身旁坐了下來。
 
「你不怕嗎?我時常聽那些下人說,這林子內有食人的野獸,到了夜晚甚至還有鬼魅四處徘徊。」
 
「我會保護你。」
 
「……好,那我這就睡了,你要保護我。」
 
「睡吧!」
 
待南宮少淩沉沉入睡之後,司徒霄澐低頭望著那陌生的面容,輕聲低語:「熙兒,我的熙兒,這次我絕對不會再放開你了。」
 
不料熟睡之人突然開口回應了一聲「好」。
 
聞語,司徒霄澐不由得全身一震,忍不住落下了淚水。
 
 
昔日,軒轅無熙與龍霄澐終是無果,這一次南宮少淩與司徒霄澐是不是可以長相廝守了呢?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