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06

 
一連數日,每當少離欲接見葉凰二人時,少弦便會哭鬧不已,任他使出渾身解數、想盡各種方法,懷中年幼的嬰孩就是不吃這一套,堅決黏著他不放,最後少年只能挫敗的帶著孩子回房裡去,繼續思考其他法子。見狀,眾人也只能無奈地搖頭嘆氣。
 
「給我一點時間,今天我一定想出兩全其美的辦法。」少離一邊輕哄著懷中的孩子,一邊對著眾人保證道,言訖,立即轉身離去。
 
回程的路途中,原本哭啼不止的孩子已經靜了下來,一雙大眼轉呀轉的,好不開心。少離突然停下了步伐,低頭一看,發現少弦同時間也仰起頭來注視著他的一舉一動,若他企圖往回走,晶瑩的淚水便會在眼眶裡打轉;反之,則相安無事。最後少離乾脆在一旁的石椅坐了下來,見懷裡的小人兒並不反對,才失笑道:「你哦,就這麼不想讓我見他們?」
 
少弦吹著氣,揮一揮短短肉肉的手臂,表示自己的厭惡。
 
少年輕輕的抬著孩子的下顎,又問:「那你討厭誰?先說好,不可以兩個都討厭哦!因為我一定要和他們其中一人見上一面,可好?」
 
見少弦乖巧地點了點頭,少離繼續說道:「那麼我開始猜啦!是不是……那位藏公子?你討厭的人可是他?」
 
「呀!」少弦高興的拍拍手,表示他猜對了,好棒!
 
「既然如此,我和凰見上一面總可以了吧?」不待少弦有任何反應,少離緊接著說道:「不論他此刻如何,我還是願意相信他的,而他畢竟還是你的外公呀!不會傷害我們的。」
 
半晌後,少弦終於點了點頭表示同意,少年總算是鬆了一口氣。將大致情況告知黎耀等三人之後,便由羲和為代表,為葉凰主僕二人說明。
 
「藏公子,非常抱歉,恐怕只能讓葉族長獨自一人過去了。若是你不嫌棄,不如本座留下如何?」
 
「也好,那就勞煩宮主了。」隨即對著葉凰說道:「族長,屬下就在這裡等候您了。」
 
「放心吧!」
 
當葉凰走進別院後,便看到黎耀面無表情地在房門外似乎在等候他,待他緩步上向後方轉身敲門對屋內的說道:「小離,我們進來囉。」
 
「請進。」
 
「葉族長,真是對不住,這些天小弦兒比較任性。」懷中的孩子「噗」了一聲,表示抗議。
 
「難道不是嗎?嗯?」
 
「唔……」少弦委屈的低下頭,有一下沒一下地撥弄著少年胸前的飾品。
 
「給外公抱一抱,好不好?」
 
「唔。」
 
葉凰小心翼翼地接過孩子,想起女兒幾日前對他述說小孫子的概況,加以方才親眼目睹兩人之間非比尋常的互動,不由得感嘆道:「這孩子真是聰敏機靈,未滿周歲便能如此,想必是離教主養育有方,也難怪他對你是如此的信賴,非你不可啊。」
 
「葉族長您過獎了。」
 
「不知教主為何始終戴著面具?」
 
「那是……」未待黎耀解釋清楚,少離即開口說道:「是晚輩失禮了。」然後順手摘除了面具。
 
葉凰望著面具下如此平凡的面容倒也不以為意,只見少年再一次將手再一次覆在臉龐,竟是還有一層人皮面具!?
 
「為了保全自身,晚輩不得不戴了兩層面具,令族長驚嘆了。」
 
「你!」看著與自家女兒極為相似的面容,葉凰還發現眼前的少年亦有雙紫色眼眸,竟也是皇室中人。驀然地的瞪大雙目,一臉難以置信。動一動唇,此時此刻,葉凰不知該如何表達心裡的震撼。
 
思緒一轉,葉凰細細地回想起多年前,他失去的第一個孫子。在他得知消息之後,也曾幾度進宮探望自己的女兒,甚至尋問孩子的事情,但是葉思蓮堅決表示一切是她的疏失,不願再細談。這其中的種種疑問,在事發一個月後,莫明的成了宮裡的禁忌,再也沒有人敢提及,但是一個即將出世的皇子在一夜之間消失不見是何等的大事,如何不叫人掛懷?
 
 
是你嗎?
 
 
然後葉凰又再次回憶起日前與羲和對話的過程中,談及冥玄教教主時,男人當下所表現的態度……那是一種完全的信任。如今少年就佇立在自己身前,其一言一行,無不展現出異於常人之處,甚至還有一股熟悉的氣息……
 
「你究竟是誰?難道是、是……」阿黎這兩個字就這麼哽在咽喉,葉凰知道他不能也不該說出來。
 
「是我。」見葉凰如此驚慌失措的模樣,少離不忘將少弦抱了回來,坦誠道。
 
「不可能!不會的,他說你此刻正在冥界沉睡著。」
 
「他說得不錯,但是別忘了,人間一日,冥界一年,除此之外,我另有辦法令他完全信服。」
 
「為什麼會這樣?我也是為了你好啊!」葉凰情緒失控的大吼著。
 
「我知道,所以我始終相信著你。」
 
「但是我如今的行為卻等同背叛了你!」語落,葉凰只覺得自己彷彿置身於冰天雪地之中,全身冰冷,冷得顫動不已。
 
「你沒有背叛我,凰。『他』也是為我好的,對吧?不然你不會聽從他的話,然而他終究比不上你,你一心一意只希望我好,但是他不一樣,並不代表他不會傷害我,所以答應我,千萬別告訴他,好嗎?」
 
「這當然,只是我不明白,為何你會……」
 
「相信不久之後,你會明白的。」少離微微一笑,手輕搭在葉凰的肩上,無聲的安撫著。
 
「嗯。」葉凰釋然地點點頭,「方才你我之間的對話是否妥當?必要時,消除我的記憶也沒關係。」
 
「無須緊張,他沒有窺視人心的能力,只是你獨自一人真的好嗎?」
 
「一個人不是更好嗎?無牽無掛。」葉凰微笑道。
 
「原來你當時是故意的!」黎耀咬牙切齒的說道。
 
「對不起,阿耀。當初不得不如此傷害你。」
 
「你這個混蛋!大笨蛋!」
 
「是,我是混蛋,是大笨蛋。」
 
「你們啊。既然誤會、疑惑都解開了,合作之事便如此訂下了吧!」
 
「好。」
 
「凰,你儘管配合他,別擔心我。」
 
「嗯,你要好好保重。」
 
「你也是。」
 
◇◆◇
 
當葉凰回房之後,神秘男子已經迫不及待想要知道結果。
 
「談論得如何?」
 
「那少年其實是羲和的一枚暗棋,他的真實身份則是……東黎大皇子。」
 
「難怪他們只想保護皇后與另一個皇子,就算如此,這孩子的年紀與表現也太不平凡了,他當真是你口中說的『少離』而並非他人?」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