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05

 
羲和將葉凰引領至正廳就座之後便不再有任何動作,也不多言,僅是目光時不時在葉凰身上轉來轉去,不知在打量什麼,使得後者總覺得渾身不對勁,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半晌後,葉凰終於忍不住開口問道:「你找我來就是為了與我相看兩不厭?」
 
「怎麼,這樣就沈不住氣了?」
 
「……」
 
「別以為沈默就沒事了,我也不愛拐彎抹角,不如我問什麼,你則直接說明原由吧!為何如此對待你的女兒?」
 
葉凰眉頭輕輕一挑,態度從容的反問:「要算帳?」
 
「你說是就是。」
 
考慮了片刻,男人老實的說道:「……我只有讓他們將其中一個孩子抱回來。」
 
「哼,那你可知道你的女兒因此受了不小的驚嚇,若非我們即時趕到,只怕……」羲和有意的拉長音節,暗示著事情的嚴重性。
 
「果然是一群飯桶!」
 
「那些人不是你的人?」對此,羲和感到十分意外。
 
「我怎麼可能有這麼兩光的部屬。」
 
「也對,昔日的鳳帝可是足以與蒼龍帝相互匹敵呢!」
 
聞語,葉凰不禁皺了皺眉頭,「我不是來敘舊的。」
 
「我在談正事啊!你搶孩子的目的什麼?」
 
「你不知道?」
 
「原來我該知道。」羲和頓時恍然大悟,又道:「如此你倒是應該見見我教的教主。」
 
「是那名少年?」
 
羲和面色一沈,不由得提高了音量,「那人究竟是誰?他的目的是什麼?難不成你也是被逼迫的?」
 
葉凰搖了搖頭,「一半一半。」
 
「說清楚一點!」
 
「三個問題,我只能回答你最後一個,我是在半強迫與半自願下同意為他做事的。」
 
「曾幾何時,你說話竟變得如此簡潔。」
 
「你也不賴。」言下之意,再明顯不過。
 
「……」
 
◇◆◇
 
來到寒府已有數日,被禁足不可隨意外出的少離,此刻正逗著懷中的嬰孩,一大一小好不快意。
 
「小弦兒呀!你到底在說什麼呢?」
 
「吚呀!」
 
「吃飽了就該睡覺覺,怎麼還這麼有活力?」
 
「哈呀!」
 
「你就這麼喜歡我啊,連自己的母親都不要,這樣不行哦!將來還是要孝順你的母親知道嗎?」
 
幾個月大的嬰孩能聽懂什麼?但是少弦不僅點了點頭,見少離欣慰得露出淡淡的笑容時,也就笑得更開心,更大聲了。
 
「小弦兒最棒了!」又道:「說來你也奇怪,不喜歡喝母奶也就算了,哪有孩子不喜歡纏著母親的?我又沒奶水可以餵你,怎麼偏偏就是我呢?要不是仍有其他替代的法子,不然你就準備餓肚肚囉!」
 
「呵呵。」
 
突然間,少離似乎察覺到了什麼,將少弦帶入懷中,雙眸微瞇,警惕地觀望四方,朗聲道:「什麼人,出來!」
 
一直躲在暗處觀察的神秘男子聞言,身形略微一震,隨即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笑意,眼前閃過一抹精光,不由得暗道:原來此人竟是如此身藏不露,先前倒是我低估了。略微收斂心神,男人若無其事的舉步而出。
 
「您好,初次見面。」
 
「你是何人,為何在此遊蕩?」
 
「在下藏,今日有幸陪主人來此作客,若是打擾了公子,請多見諒。」
 
「原來是葉族長的人,我叫少離,是……」未待少年介紹完,懷中的孩子居然嚎啕大哭了起來。
 
「弦兒別哭,可是哪裡不舒服?」平時,少離只要這麼問,嬰孩便會動一動手腳讓他明白原因為何,比如說摸摸肚子,就表示肚子餓了,蹬蹬腿則表示想要如廁,諸如此類等,然而今天懷中的孩子只是一味的哭泣,無論少年怎麼哄都沒用。
 
「發生什麼事了?」黎耀端著一盤剛切好的水果,急急忙忙的自院落外走了進來,見少離還在,不由得鬆了口氣,至於一旁的陌生男子,他則是完全不放在心上。
 
「弦兒怎麼了?」
 
「我也不清楚。」
 
「把孩子抱進去吧!」
 
「也好,那這位藏公子便拜託你了。」
 
「交給我吧!」
 
進入房間後,少弦的哭聲便漸漸小了,最後在少離的懷中沈沈睡去,兩隻小手還緊緊抓著少年的衣領不放。見狀,少離輕嘆一聲,抱著孩子在一旁的涼榻躺下便睡了。
 
聽著少年平穩的呼吸聲,原以為睡去的嬰孩忽然間睜開了雙眼,嘴角微揚,象徵皇室血脈的紫色雙瞳裡,依然澄澈透亮,卻帶著一股非比尋常的氣息,最後他動了動身子,找個舒服的位置,再一次閉上了眼眸,與身旁的人一起共度午後美好的時光。
 
◇◆◇
 
「我……能否見見蓮兒?」
 
「其實我和耀本來是反對讓你們見面的,然而黎央和小蓮都不在意,見上一面又如何?小蓮,進來吧!」
 
「思蓮見過宮主、爹爹。」
 
「蓮兒,快過來讓我瞧瞧。」
 
依言,葉思蓮走到葉凰的身前,任由他打量,再三確認女兒平安無事之後,葉凰總算是安心了。
 
「爹爹,女兒好想您,先前在宮中聽聞蒼之族滅亡的消息,之後您又下落不明,女兒……很是擔心。」如此說著,葉思蓮不禁紅了眼眶。
 
「怎麼哭了,我不是在這嗎?」
 
葉思蓮點了點頭,趕緊將淚水拭去,又道:「爹爹……女兒已經和父親見過面了,他讓我帶句話給您。」
 
「什麼話?」
 
「父親說:『凰,你是大笨蛋!這筆帳我就先記下了,咱們日後再算!』」
 
看著愛女微妙微肖的學著摯愛的言行舉止,葉凰頓時哭笑不得,接著問道:「他還好嗎?」
 
「很好。」
 
「妳可曾……怨過我?」
 
葉思蓮搖了搖頭,淡淡一笑:「不曾。」
 
「!?」
 
「本來該帶弦兒過來的,但他總是巴著離兒不放,女兒也拿他沒辦法。」
 
「離兒就是冥玄教教主?」
 
「不錯,他名喚少離。」羲和回答。
 
「既然我們要談合作,能否與他一會?」
 
「就算他想來也無法即刻前來。」黎耀領著藏,自門外走了進來。
 
「耀。」羲和立起站起身子,將黎耀帶至身旁坐下。
 
「莫非弦兒又哭鬧了?」葉思蓮笑問。
 
「是啊,哭累了也就睡了。其實睡了也不打緊,偏偏兩隻小手還緊抓著小離的衣領不放,所以他只好陪著孩子一起歇下。」
 
「好端端的怎麼哭了?」
 
「可能有生人在吧!所以感到了不安,小孩子總是最敏感的。」
 
「真是對不住。」藏立即致上歉意。
 
「並非藏公子的錯,是小兒本性如此,請公子莫要再自責了。」葉思蓮說道。
 
「謝娘娘開恩。」
 
「為了表示我教的誠意,兩位不妨留下來作客幾日。」
 
葉凰抬頭與神秘男子對上一眼,得到指示後便回答:「如此便叨擾了。」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