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03

 
「嗯?」正在與羲和商討教內事務的少離,突然抬起頭,意識驀然地飄遠,片刻之後,只見他面無表情緩緩地低下頭,似乎在考慮什麼。
 
「怎麼了?」
 
「羲和,立即隨我到宮裡一趟。」
 
「近日來京城局勢十分混亂,什麼事非得在這時解決不可?」
 
「蓮兒有難,我答應過她要保護孩子的。」
 
這時黎耀、黎央一前一後正好進來,初聞少離的言語,不由得失聲大喊:「你說什麼!?」
 
「你們乖乖在這等我們回來,蓮兒會沒事的。」少離低聲安撫幾句,轉身拉著羲和消失在房裡。
 
「小蓮……」
 
黎耀只要一想起葉思蓮,往事歷歷在目,這十多年來的相處並非虛假,何況他一直將其當作親生女兒,此刻聽到她危在旦夕,胸口就會莫名的疼痛起來,「不行,我得跟去!」
 
「耀大哥,小離的話你也聽見了,如今事態緊急,你若執意前往只怕……不妥,還是留下來吧!我可以使用望塵鏡來觀看蓮兒的情況,你覺得如何?」
 
「……好吧!依你。」
 
◇◆◇
 
「生了生了,終於生了,怎麼不哭呢?」有人說。
 
「就他吧!」
 
「你們……想要……做……什麼?」葉思蓮虛弱的問道,整個人好比剛從水裡撈上似的。
 
這時,一旁的太醫緊張的說道:「娘娘,請您再用力,還有一個孩子。」
 
「既然有兩個孩子,不如分一個如何?」
 
「不!別帶走我的孩子!啊……」
 
「娘娘!」
 
「無論如何,這個孩子我勢必要帶走,娘娘您就自求多福吧!反正我已經留了一個給您。」
 
「不……」葉思蓮一臉絕望,她也想趕緊將另一個孩子生下來,但是她已經沒有力氣了。
 
「娘娘,用力啊!」
 
耳邊的聲音越來越遠,肉體上的疼痛終是比不上心靈上的痛。
 
「我的……孩…子……」
 
不知昏睡了多久,葉思蓮緩緩的清醒過來,只見一名少年臉上帶著面具,眼中流露出滿滿的憂心。
 
「蓮兒。」
 
「是……您?」
 
「對,是我,妳怎麼可以就這麼放棄了呢?」
 
「他們……抱走了我的孩子……」葉思蓮委屈得落下傷心的淚水。
 
「孩子沒事,在這兒呢!」果然,少離懷裡靜靜的躺著一個嬰孩,「妳看他多乖,不哭不鬧的,似乎還在等待他的弟弟,所以妳要加油啊!」
 
「嗯。」
 
「還不過來!」少離對著一旁的太醫說道。
 
「是。」
 
半個時辰後,葉思蓮終於順利的產下另一名男嬰。
 
「蓮兒,跟我走吧!」少離忽然說道。
 
「……」
 
「妳也看到了,他們這次的目標是妳和其中一個孩子。」
 
「可是齊……」
 
「沒事的,南宮言十分順利的帶回了援軍,四周的動亂已經逐漸被壓制。」
 
「如果我走了,他會傷心。」
 
「如果妳真有什麼萬一,他又該如何是好?」少離繼續勸說,「別擔心,他還有你們的孩子,還有南宮言,只要妳平安無事,將來一定會再相聚的。」
 
見葉思蓮仍是猶豫不決的樣子,少離使出了最後殺手鍵:「妳的父親……一直想見見妳。」
 
「父親!?我真的能見到他?」
 
「懷疑我說的話?」
 
「不是,我只是……感到意外……」
 
「那跟我走?」終於,葉思蓮還是妥協了。
 
當南宮齊踏遍宮中各個角落,最後在蒼龍殿裡找到哭得聲嘶力竭的皇子,即一封血書。書信中只有寥寥無幾的話語:
 
齊,我和另一個孩子,
與你
有緣
再會……
 
曾經守候在皇后身旁的士兵、侍女及太醫等人則在一夕之間彷彿憑空消失般,再無音訊。
 
◇◆◇
 
夜晚,幽暗的森林裡,一名男子負手而立,身後則跪著一群人。
 
「一群飯桶,不僅沒搶到孩子,此時宮裡還張貼皇榜,發佈國喪:指明皇后在戰亂中不幸遇難!本座當初是如何交待,嗯?」
 
「屬下……屬下真的沒有對娘娘下手啊!說不定娘娘產後身子虛弱不堪打擊,所以就……」
 
「哼!那孩子呢!」
 
「屬下不知,當屬下抱著孩子踏出房門之後便毫無記憶,回過神來已在宮外。」
 
「哦?」
 
「屬下句句屬實,絕無半點欺瞞!」
 
「哼!相信你們也不敢,全都滾!」
 
「是,屬下告退。」
 
待所有人離去後,主事者緩緩地邁開步伐,來到皎潔的月光下,頓時真面貌一覽無遺,此人竟是:葉凰。
 
由此看來,蒼之族滅族血案即葉凰一手策劃,為的就是化明為暗,此刻他反覆思量行動失敗的原因,無論怎麼推測,總脫離不了冥玄教。
 
「會是羲和嗎?」
 
「你猜的不錯,正是羲和他們阻撓了我們的計畫,甚至將計就計,把你的女兒以及你的孫子帶離了皇宮。」神秘男子突然現身,如此說道。
 
「接下來又該如何?」
 
「等吧!」
 
「不送。」
 
神秘男子絕然地轉過身,一個念頭闖入腦海中,心中暗道:莫非是當年那名孩童?你究竟是何方神聖呢?本尊拭目以待!嘴角不禁易地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男人便在轉瞬之間消息在原地。
 
◇◆◇
 
相較之餘,時此冥玄宮內氣氛活耀多了,甚至可說是一片混亂。
 
「小央,孩子哄好,別再讓他哭了。」少離為了幫葉思蓮仔細的調理身子,此時正忙著挑選藥材,然而身旁卻一直傳來嬰孩不知為何哭鬧的聲音。
 
說也奇怪,本以為不會哭鬧的孩子一回到了冥玄宮內便哭個不停,餵也餵過了,也無任何排遣,總之無論黎央怎麼哄,甚至放在母親的懷裡都沒用。
 
「我沒帶過孩子啊,什麼方法都試過了,也沒用!」
 
「罷了,藥理你也是懂得的,就由你來抓吧,我來哄。」
 
「早該這樣分配工作了。」黎央低聲抱怨道。
 
「我是為了讓你和你的外孫培養感情!」
 
「我也想啊,他不領情我又能如何?」
 
突然間,門房碰地一聲,黎耀黑著臉,走了進來,羲和也閃身進入房內。
 
「都什麼時候了,你們還有閒情逸致在這裡鬥嘴,藥到底抓好了沒有,好了就馬上去煎!小蓮這次受到得驚嚇不小,身子也因為產後虧損極大,坐月子期間絕對不容半點忽視,聽清楚了沒!」接著又碰的一聲,摔門而去。
 
頓時室內一片沈寂。
 
「聽說小蓮是耀和凰一手帶大的,當初她要嫁進宮,耀就十分不捨,現在又發生這樣的事,他更是擔憂……」羲和解釋道。
 
「罷了,孩子睡了,我帶他回房,你們順便把名字想一想吧!」
 
「真不愧是大哥,三兩下就搞定了。」
 
「你也不想想誰是他一手帶大的?」羲和默默地插了一句話。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