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布布】《心意》(斷×化)短篇‧完

 
幽暗的殿堂裡,他化闡提獨自端坐在主座上撫額冥思。聖魔開戰以來,掌握戰況是他應盡的義務,然而這一切仍比不上他的小弟斷滅闡提。深埋多年的情感,隨著時間的推波助瀾,使得他不再滿足於現況。
 
 
想要打破這個平衡……
 
想要與你相知相守……
 
 
儘管他算盡了天下,唯獨算不明自己的心,無奈地嘆了口氣。他化闡提情不自禁地低喚了一聲:「小弟……」
 
「他化闡提,在為何事煩擾?」
 
身為魔主,他,雖然平易近人,並不代表任何人可以無聲無息的闖入殿堂,當然,斷滅闡提絕對是唯一的例外。
 
「原來是鬼如來。」他化闡提略微收斂了心神,面色如常的對答。
 
「在擔心戰況?」
 
「我相信你們絕不會令我失望的。」
 
「假使失敗了呢?」
 
「只要還活著,就有機會,當然,錯估情勢的我,絕不會再犯相同的錯誤。」
 
「不愧是魔主。」
 
鬼如來不禁細細打量著眼前氣勢非凡的男人,雖為魔,其面容乃至於言行舉止一點也不像一個魔,給人的第一印象是光明與仁慈且神聖不可侵犯。然而他化闡提確實是個魔,其縝密的心思、處事的手段無不彰顯出他的本性,屬於魔的本性。因此,當眾人心甘情願地追隨他的同時,其實也是畏懼的。
 
不知不覺中,探試的眼神來到男人的腰際,纖瘦而結實的細腰、白皙的肌膚、迷人的肚臍,無不蠱惑著鬼如來的心神。想到他化闡提方才無意間所流露出的真摯情感,那模樣有著說不出的誘人,就連他看了也不禁蠢蠢『慾』動。鬼如來還知道眼前高高在上的魔主正為情所擾,甚至不得不壓抑自己的本性,得不到回應的心意,正折磨著他。
 
若他記得不錯,方才來的路上,魔城的少君此刻似乎就在附近,如果……心裡打著如意算盤,鬼如來不禁露出一股玩味的笑意。
 
真想看看吶!而男人失控的模樣又會是怎麼樣呢!
 
「鬼如來?」他化闡提見自己的戰將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還以為他上了什麼難題,正打算上前關照尋問時,鬼如來突然伸手扣住他的腰部,略微施力便將他擁入懷中。
 
「鬼如來,你這是為何?」他化闡提仍然十分鎮定,毫無半點受制於人的樣子。
 
挑起男人的下顎,鬼如來說道:「你,不誠。」
 
「被你看出來了。」
 
「魔應該忠於自己的本性,比如說……我現在想要你!」言語間,他化闡提已被鬼如來安置在他的王座上,此刻,男人的手從裸露的部位開始摸索、探尋。
 
「住手!你不覺得你僭越了嗎?鬼如來!」
 
「不願意就反抗啊!」
 
「你!」他化闡提身形一滯,尚未來得及做出反應,鬼如來已經扯下他的金色腰帶,順著腹部往下,一手握住他的脆弱之處。
 
「放開我!」到了這時,他化闡提才開始激烈的反抗掙扎,怎來得及呢?
 
「呵,就這麼想為少君守身嗎?」
 
「啪」一聲清脆的聲響,自靜謐幽暗的殿堂的響起,他化闡提憤怒的嘶吼:「住口!」
 
「怎麼,惱羞成怒了?只因為我說出了你內心的渴望?」鬼如來冷笑一聲,另一隻手來到臀間的小穴,手指略微施力,慢慢的探入、摸索、抽動、擴張。
 
「啊!不要!」他化闡提不停地扭動著身子,企圖擺脫男人的侵犯,無奈他的身子在長期禁慾之下,根本承受不住男人的愛撫與誘惑,甚至還異常敏感。
 
意識到這點,他化闡提停止了掙扎,明亮的雙眼不禁暗淡了下來,側著頭,全身散發出一股絕望的氣息。
 
是不是該放下了?
 
今日他若注定委身於他人之下,是不是代表你我二人有緣無份?可是……他不甘心,不甘心啊,斷滅!
 
這時,鬼如來自他化闡提體內抽出了手指,欲換上自己碩大時,一股肅殺之氣忽然自他的身後而來,使得他不得不停下動作,乖乖的站起身來,退至一旁,若無其事的開始整理自己的儀容。
 
「斷…滅……」見到來人,他化闡提艱澀的開口輕喚,任由自家小弟上前為他整理凌亂不堪的衣物。
 
斷滅闡提本來是很生氣的,可是當他見到自己最敬愛的兄長如此脆弱受傷的一面,怒火便去了一大半,胸口也莫名的刺痛了起來。
 
「原來你們兄弟倆都一個樣,我走了。」目標達成,鬼如來不再留連,爽快地離開。
 
眼見斷滅闡提仍然陰鬱著臉,始終緘默不語,他化闡提只好率先打破沈默道:「小弟怎麼來了?」
 
「哼,我若不來,難道任由我們的一城之主遭人欺壓嗎?」
 
只是因為一城之主嗎?他化闡提面不改色,心裡卻十分地難受與失落。他輕輕的瞌上雙眼,再睜開雙目時,眼中一片清明,「我想回房了。」
 
「也好。」未待男人做出反應,斷滅闡提一手輕攬著兄長的肩膀,轉瞬間已來到他化闡提的臥房,並直接來到位於寢室後方的浴池畔。
 
自方才開始便一直處於失神狀態的他化闡提終於在此刻清醒過來,輕輕地掙脫了斷滅闡提的擁抱,連忙轉過身子,不顧身上的衣物尚未脫去,隨即走入水池之中,似乎想遮掩什麼。
 
「我已經沒事了,你先回去吧!」
 
「我幫你。」
 
「什麼?」
 
「我幫你洗去鬼如來身上的味道以及所有的痕跡。」斷滅闡提態度誠肯的重申道。
 
他化闡提考慮了片刻,對著斷滅闡提伸出了右手,大有邀請之意。男人也如他所願,走下了池子,來到他的身旁。下一秒,身旁俊美非凡的男人就這麼投入到自己的懷抱中。
 
「兄長?」
 
「就這樣吧!留下來陪我一會,一會就好。」
 
斷滅闡提輕輕地回應著懷中的人,眼光不經意地停留在他化闡提結實的腰臀之間,使得他不經意的回想起不久前鬼如來放肆的行徑,心中一把熊熊怒火重新再度被燃起,手上也不禁施了點力。
 
「小弟?」
 
「他怎麼可以!除了我,任何人都不能在你身上留下任何記號!」斷滅闡提大聲的宣誓。
 
「!!!」
 
「兄長,我克制不住了,你要原諒我。」接下來便開始撕扯著他化闡提身上的衣物,然後低頭含住了胸前的凸起,開始舔舐、吸吮,甚至以舌尖不停地打轉、挑逗。
 
「啊,斷滅。」聽著他化闡提發出如此誘惑人心的聲音,斷滅闡提更是賣力的逗弄身下之人。溫軟的唇向下來到肚臍邊緣,這裡似乎是男人的敏感地帶,一輕一重的吻不時在白皙的肌膚上留下一道道深淺不一的痕跡。
 
在情慾的渲染下,他化闡提的呼吸也顯得越發沉重。喘息間,發現斷滅闡提的衣服仍完好的穿在身上,男人不禁皺了皺眉頭,隨即伸手扯開那礙眼的衣衫。見狀,斷滅闡提不由得輕笑一聲,低頭吻住了兄長誘人的薄唇,直到彼此快要窒息時才結束這個漫長的吻。
 
「別、別再玩火了,快……我想要……」
 
「這可是你說的,可別後悔啊!」
 
將男人直接按倒在池畔,斷滅闡提拉開那雙修長誘人的美腿,一手緊扣著他化闡提的腰際,另一手覆上那結實飽滿的臀部,肆意地揉捏、搓揉,時不時還能聽聞他化闡提動人的呻吟。然則,就在手指觸摸到穴口的那一瞬間,斷滅闡提動作突然一滯,似乎是察覺到了什麼,他化闡提動了動雙唇,終是吐不出半句話來,蒼白的臉色中帶著一絲脆弱,原本高漲的情慾就這麼漸漸地冷了下來……
 
「就這樣吧,斷滅,你不必……不必勉強。」言訖,他化闡提掙扎著起來,恨不得馬上離開兄弟的身旁。
 
「不,我說過,要幫你消除所有的痕跡。」斷滅闡提抽離了手指,隨即低下頭,用柔軟的舌頭仔細的舔舐著那小小的密穴。
 
「別,啊啊!」對於初嘗情事的人而言,如此甜蜜的前奏確實刺激了點,他化闡提揮動著手臂,似乎想抓住什麼,最後只能緊緊的握住雙拳,用力的咬住手臂。
 
「別咬,我想聽。」
 
「唔!滅……快進來吧!哈啊……」
 
「我這就進去了,兄長。」
 
「好。」
 
他化闡提深吸了口氣,貌似已做好心裡準備,但是在被進入的那一瞬間,仍是痛得令他不禁鎖著眉心,全身僵硬得遲遲無法放鬆。
 
「很痛嗎?」斷滅闡提親了親兄長的臉頰以示安撫,事實上,卡在原處無法動彈的他也是不太好受。
 
「先別動!」他化闡提低喘了一會,慢慢地調整呼吸,見斷滅闡提一臉難受的模樣,終是於心不忍,豁然道,「可、可以了。」
 
於是斷滅闡提又往前挺進了幾分,直到全部沒入,兩人不由得鬆了口氣,此時律動才正要開始。
 
「哈…哈……慢、慢點,滅……」
 
「兄長……他化……」
 
「啊啊,那裡……不啊……」
 
「原來是這裡!」確認了他化闡提的敏感點,斷滅闡提更是加重撞擊的力道,以至於每一次都能深入到男人的敏感點。
 
「唔恩!滅!」他化闡提情不自禁的呻吟、吶喊,雙腳更是緊緊的勾著斷滅闡提的腰不放。他抑起頭,捕捉著身上男人的雙唇,吸吮、啃咬、纏繞。這時,他腦中突然閃過一個念頭,如果時間就這麼停止了那有多好?如果是夢,他希望永遠沉靜在夢裡,再也不要甦醒過來……
 
「舒服嗎?他化……」
 
他化闡提意亂情迷的點點頭,低吟著:「嗯,舒服,再快、快些!」
 
斷滅闡提依他所求,加快了律動。最後,他化闡提只覺得腦中一片空白,回過神時,射出的白濁已經沾滿了兩人的腹部,不久他便感受到體內一股熱流填滿充實了他後穴。
 
 
 
後來……
 
後來又如何了呢?
 
 
 
他化闡提終於見識到自家小弟猛浪的一面,兩人在清洗時又做了一次,回到床上又做了兩次,之後的清理又再做了一次。因此,當他醒來時,已經是一日後的中午了。目前房中只有他一個人,斷滅闡提則是不知去向……
 
說句實在話,心裡不難受絕對是騙人的,儘管他早有預感,但親身經歷又是另外一回事。反正都是在自個兒房裡,於是他化闡提可以毫無顧忌的落下了淚水,甚至低聲的悲泣。
 
「兄長?」
 
「!!!」
 
「兄長你怎麼了?」
 
到了此時此刻,他化闡提已是豁了出去,厲聲質問:「小弟,你為何回來?」
 
「我擔心你,而且你這一天半來……」
 
「夠了!你應該知道,我們做了那樣的事,已經不再是單純的兄弟關係,更何況我……我一直……一直愛慕著你啊!」
 
他終於說了出來,但是結果如何?是好?是壞?他卻在答案即將揭曉前感到怯懦了。
 
「兄長,我……」
 
見到斷滅闡提猶豫不決的模樣,他化闡提只覺得自己的心已經涼了一半。若非此刻他的身體微恙以至於無法下床,否則他早就離開了,也不用面對如此殘酷的事實,於是淚水又不爭氣的落了下來。
 
「別哭,你說得我都懂,但是我摸不透自己的心。你我從小就在一起,唯一分離的那一次,我體悟到了愛情,現在我回來了,即使我仍牽掛著無幻,但是你對我來說仍是相當重要的,我們的血緣關將彼此緊緊的鎖在一起,我從未想過會失去你……對不起,我很笨,總叫你擔心受怕。」
 
「斷滅……」
 
「我答應你,會試著去聆聽自己的心聲,因為你的心意也不禁令我動容。而且……」
 
「而且什麼?」
 
「你不覺得我們的身體非常契合嗎?」
 
男人終於惱羞成怒,一字一字的嘶吼道:「斷、滅、闡、提!」。
 
 
 
魔兵甲:「原來魔主也是會動怒的。」
 
魔兵乙:「應該說:『原來魔主也會失去理性』才對。」
 
魔兵丙總結道:「說得不錯,也只有少君能令魔主失去理性。」
 
 
--全文完--
 
請原諒我就這麼結束了,


最近這對兄弟檔非常的夯


弦最喜歡哥哥了,覺得他好像法老王哦>/////<


謝謝賞文!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