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01

 
何謂劫?
 
一段掙脫不了的宿命……
 
 
如今他……
 
看破生死輪迴,
 
放下愛恨情仇,
 
 
只求,
 
此生不悔……
 
 
◇◆◇
 
繁華已逝,東黎不再平靜,近年來更是內憂外患不斷,北慶屢次出兵侵擾兩國邊界,炘帝南宮齊親自領兵御駕親征,然而打了一年的仗,雙方仍僵持不下,這一日,貴為皇后的葉思蓮身懷六甲,來到位於宮中深苑內的蒼龍殿向蒼龍帝黎淵祈求……
 
「蒼龍大人,小女葉思蓮,是蒼之族族長葉凰的女兒,也是東黎一國之母,但此刻不過是一名憂心丈夫安危的平凡女子,請你保佑我的夫君南宮齊,保偌東黎,小女知道,這場戰事來得並不平凡,甚至是某位神祉刻意所為,請求您,不論任何代價,小女皆願意承受……」
 
沈寂半晌之後,偌大的殿堂內赫然傳來一聲嘆息。
 
「又一個痴兒啊……」
 
「蒼龍……大人?」
   
葉思蓮望著眼前被光茫所壟罩的蒼龍帝巨像,一臉驚奇。
 
「呵,難道妳就不怕我是冒充的?」
 
「我相信您!」
 
「唉,真不知道妳哪來的自信,但妳說的不錯,這場戰事攸關雪曮和弼樊之間一場豪賭,卻牽連許多無辜百姓,我本該出面制止,反倒是有件事,我需要妳的幫忙。」
 
「您客氣了,請說。」
 
「傻瓜,事情沒這麼簡單,因為我需要的……正是妳腹中的胎兒。」
 
「什麼!?」葉思蓮下意識的護住自己的肚子,深怕有什麼萬一。
 
「抱歉,讓妳受驚了。」
 
「我……我能知道為什麼嗎?」
 
「一命抵一命,南宮齊一生中唯一的劫數便是這場戰事,以孩子的命換取父親的命,這也是我能力所及的,除此之外,這個孩子的身體對我來說另有用處。」
 
「那我的孩子……」
 
「他會平安的轉世,下一世一生順遂。」
 
葉思蓮沈靜了半晌,方開口道:「好,我答應您,我願意以此條件讓齊平安的歸來,但是……我還有一個請求可以嗎?」
 
「說吧!」
 
「我希望您能夠保住皇室血脈,我算過,齊這一生只有三個皇子,第一個是您,另兩個是對雙胞胎,我只希望他們能夠平安……」
 
「原來妳早就知道了。」
 
「小女只有這一點能力,不足掛齒。」
 
「沒問題,我答應妳。」
 
「那好,您可以動手了。」
 
「別怕,蓮兒,好好睡上一覺,醒來便無事了。」
 
「蒼龍大人?」葉思蓮不明白,黎淵怎麼會用如此親密的稱呼來呼喚她?疑惑之際,是一股熟悉的感覺,令她不由得放鬆了心神。
 
不知過了多久,蓮思蓮似乎聽到了思念多日的聲音……
 
「蓮兒,蓮兒醒醒!」
 
一睜開雙眼,是愛人擔憂的神情,「齊?你回來了?」
 
「蓮兒,發生了什麼事?我接消息說妳無故在宮裡失蹤了,急忙趕回來之後才在這裡找到了妳,我們的孩子呢?」
 
「孩子?」葉思蓮摸了摸腹部,面色一僵,隨即晃然大悟,「沒了……」
 
「沒了?這怎麼可能!他們說妳就快……」未等南宮齊說完,葉思蓮神情憂傷的說道:「對不起,齊,我沒能保住我們的孩子。」
 
「沒關係,妳平安無事就好,孩子……我們還會有的。」南宮齊心疼得將葉思蓮擁入懷中,柔聲安撫著。
 
「嗯,我一定會為你生出兩個健健康康的男孩。」
 
「蓮兒,妳怎麼……」
 
葉思蓮一臉滿足的依偎在南宮齊懷裡,低聲道:「齊,你終於回來了。」
 
「抱歉,讓妳掛心了。」
 
「只要你平安……」
 
◇◆◇
 
冥玄教創教至今已有兩年,在羲和、黎耀和黎央的努力下,其勢力正逐漸擴張中,為了避人耳目,冥玄教設教宗旨即化明為暗,因此所建立的各個據點皆十分隱密,更不用說總壇所在的位置,然而今日,在總壇門前,一名男童虛弱的臥倒在地,頓時驚動整個冥玄教。
 
「孩子?哪來的孩子?先帶他進來吧!」身為宮主的羲和戴著一副精致的面具沈聲道。
 
不久,這名孩童被人抬了進來,暫時擱置在地上,一動也不動的,彷彿沒了氣息。羲和立即撤退眾人,獨自來到孩童身旁,撥開那凌亂的黑髮,孩童驀然地睜開雙眼,揚角一笑。
 
「你!」羲和大驚,立即退後數步。
 
不料孩童竟開口道:「好久不見,羲和。」
 
「你……你是……黎淵!?」
 
「奇怪,我有這麼好認嗎?」黎淵認真的思考。
 
確認身份之後,羲和不由得提高了音量:「真的是你!」
 
「噓,要保持低調,其實『我』還在冥界沈睡呢!」
 
「那為什麼……」
 
「當然是為了計劃,倒是你,不簡單呀!居然設立了冥玄教。」
 
「為了方便嘛,有太多的事令人無法省心,你呢?已經……沒事了?」
 
「若有事我還會在這嗎?」黎淵面色平靜的反問。
 
「……見見耀和小央吧!特別是小央,他很擔心你呢!」
 
「小耀?他也在這?」
 
「嗯,事情是這樣的……」羲和概略地說明了原由,然後再三保證道:「我沒有帶他進入過隱龍谷,所以你大可放心。」
 
「是沒什麼好擔心的,至於凰……」黎淵思索了一會,開口道:「罷了,我們先去加強四周的結界,你恐怕還不知道自己被有心人時時監控著吧?」
 
「什麼!?」
 
◇◆◇
 
絕情殿—
 
「尊上,那名孩童可需調查?」
 
「不急,黎耀會為我們帶來消息的。」神秘男子回答。
 
「也是,暗子潛伏在他身上這麼久,羲和及黎央都未曾發現,這次……」
 
「哼,可別太早下定論了。」
 
「什麼意思……啊!」
 
見下屬如此痛苦的模樣,神秘男子大發慈,揮袖一甩,此刻心中已有了答案。
 
「夜辰謝過尊上。」
 
「暗子死了?」
 
 「是……」
 
「將冥玄教內的人手撤回來吧,本尊另有打算。」
 
「屬下尊命!」
 
◇◆◇
 
冥界—
閻冥看著床上的人兒,沒日沒夜的昏睡著,心裡很是憂愁。
 
「頡兒,你就這麼的痛苦嗎?痛苦得不願醒來,但是你又能逃避多久呢?」
 
「閻叔……說什麼?」不知何時,黎淵已睜開了雙眼。
 
「頡兒?頡兒你覺得如何?」
 
「我好像……睡了很久。」
 
「不是好像,若在凡間,你都睡了十幾年了,更別說冥界了。」
 
「讓您擔心了,可是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好累,現在我又睏了……」
 
「等等,頡兒……頡兒!」
 
閻冥無奈的看著黎淵沈睡的面容,重重地嘆了口氣。
 
「也許這樣也不錯,你就不會感到一絲痛苦,也不會受到傷害,頡兒……頡兒……」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