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劫難逃22

 
自從顓旭與帝堯冰釋前嫌之後,彼此的關係雖無更進一步的發展,卻也不曾再交惡,加以帝堯發奮圖強且學習能力之高,不出半個月已能漸漸承擔顓旭所託付的任務並完美的執行與達成……
 
期間,帝堯當然不會輕易放棄追求顓旭,只不過學會了收斂,而顓旭只要帝堯不要太過分,也任由他天天以甜蜜的愛語騷擾他,頂多他不理不采便是。
 
幾天的巡訪,今日他們踏上歸途。在帝堯的建議之下,兩人以步行的方式,返回他們心目中的家園。
 
路途上,顓旭沈默不言,健步如飛;帝堯在身後追隨了一陣子,終是受不了這樣令人窒息的氣氛,開口問道:「你在想什麼?為何如此著急?」
 
「小閻離開已有一段時日,不知道瑤獨自一個人可好?」顓旭坦白回答。
 
得到如此的答覆,帝堯心裡非常不痛快,卻仍是不動聲色說道:「我們這不就回去了嗎?也差不到這幾個時辰,你就別擔心了,他會好好照顧自己的。」
 
「你還真放心啊。」顓旭無奈的嘆了口,繼續說道:「不知道為什麼,我就是不喜歡看見瑤孤零零的身影,而且他應該被好好的呵護、疼惜才是。」
 
「喂,你當著我的面說這樣的話就不怕我吃味嗎?別忘了,我可是很努力的在追求你耶!」
 
聞語,顓旭不禁翻了翻白眼,反駁道:「偏離話題的人是你!再說瑤可是你的親人。」
 
「哼,那又如何?若我猜得不錯,你不也是?」帝堯特意上前了一步,單手挑起顓旭的下顎,正色道:「即使如此,我還是無法強行抑制自己的情感,依舊深愛著你。」
 
顓旭面色一沉,完全不理會男人輕挑的動作,「我是你的弟弟!我們根本就……」
 
帝堯在順水推舟的情況下,立即擁抱住眼前戀慕多時的男人,並以自己的唇封住了顓旭的嘴,霸道得令對方不得不嚥下即將脫口而出的犀利話語。
 
如此炙熱、強行的吻,頓時帶給顓旭不小的衝擊,但是他很快地便冷靜了下來,而後掙脫了帝堯,以冰冷的語氣警告道:「帝、堯,下次再別這麼做,否則……」
 
「否則如何?」
 
「就算是你,我也不會手下留情!」
 
「呵,還以為你要說什麼決裂的話語呢!其實你不忍再拒絕我對吧?其實在你心中還是有那麼一點喜歡我的吧?」
 
「你!」
 
「告訴我吧!旭……告訴我深埋在你心中的傷疤為何?」
 
「你說……什麼?」
 
打從相識以來,顓旭總是穩如泰山、處變不驚的模樣,但這一次,他不僅被突來的問題震懾得啞口無言,更是破天露出驚慌失措的神情。
 
「很意外嗎?其實只要仔細觀察,要發現這點並不難,更何況身為一個追求者,怎能不打聽清楚對方來歷呢?不過現在我能肯定,你,確實有過情傷,這也是你無法接受我的原因之一對吧?」
 
顓旭雖然緘默不語,但是帝堯心裡很清楚的知道,男人正努力的突破這層心裡障礙。果然不出他所料,半晌後,低沈悅耳的聲音悠悠的響起,開始述說著過去的經歷。
 
「我的愛害死了我最心愛的人,就在洞房花燭夜後的清晨,我摸著她冷冰的身軀發誓再也不要愛上任何人,但你的出現令我想起了她,甚至還一度認為是她回來了。她和你一樣,在得知我的真面目後對我狂戀不已,並且熱烈的展開了追求,她是第一個接受我的人,也是她改變了我在人類心中的地位,讓他們不再恐懼我,不再將我視為異類,甚至開始接受我,乃至最後崇拜我……
 
儘管我再神通廣大,我還是救不了她。直到小閻管理冥都之後,我們得知生命輪迴的奧秘,我也順利的找到了重生的她,但是她卻不再擁有先前的記憶,我對她而言也不再具有任何意義。
 
直至今日我始終不明白,為何她會如此莫名的死去?我也曾質疑過自己的存在是否只會為他人帶來不幸,多虧了小閻,還有你們,我才能夠繼續堅持下去。」
 
「我們?」
 
「還記得…我曾偷了瑤親手縫製的衣裳嗎?」顓旭特意的偏過頭,耳根微紅,似乎對自己的行為感到羞愧,「其實拿了衣服後,我並沒有馬上離開,而是暗中窺視著你們的一舉一動。直到一股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覺忽然湧上心頭,當下我以為自己終於找到了同伴,不過這個念頭很快地被我否決了,因為太多太多的經驗告訴我,這也許又是空歡喜一場。離開那裡之後我時常想起你們,只是後來忙於各部落之間的事,也就不曾再踏入那個地方……但往往想起你們,總有被救贖的感覺。」
 
「如此說來,你更應該接受我不是嗎?」
 
「我不知道。」顓旭無奈的搖搖頭,一臉疲憊。
 
「好,我不逼你,今天就先這樣吧!不過你得答應我一件事。」
 
「……」顓旭又一次翻了白眼,對於眼前的男人自以為是的態度感到十分無奈。
 
眼看顓旭臉色不佳,帝堯也不敢太得寸進尺,於是只好坦誠道:「好嘛!我只是想幫你找出原因僅此而已。」
 
「真的只是這樣嗎?」
 
「呃……我並不否認自己還有那麼一點私心在,但我也是為你好呀!」
 
「唉,罷了,只要在合情合理的範圍之內,你想如何便如何吧!」
 
「嗯,你儘管放心,我一定會很努力地幫你找出原因的,到時候若需要你的配合可不能拒絕哦!」帝堯信誓旦旦的承諾道,私底下卻別有一番計劃:不錯,我會根除深埋在你心中的恐懼,讓你徹徹底底的屬於我,不計任何代價!
 
「等你找出原因再說吧!」
 
◇◆◇
 
自從與顓旭、閻冥相識以來,盤瑤幾乎每天都在接觸新的事物。這一次,趁得幾日獨處的空檔,盤瑤就這樣站立在崖邊一點一滴地組織自己的思緒,緩慢地發掘「真我」,然則結果卻令他驚愕不已。想不到昔日的他只知安於現況,故步自封,以至於錯失了許多機緣。長久以來,被迫忍受孤寂的煎熬與痛苦,其罪魁禍首居然就是他本人!是他將自己孤立於世間萬物之外!
 
為何呢?
 
因為他的心並不屬於他自己,而所謂的感情對他來說似乎可有可無,但是就芸芸眾生而言卻影響甚鉅。一股錐心刺骨的痛楚忽然地自胸口漫延開來,盤瑤身子猛地一愰,後退了數步,傾刻間,天地變色,狂風驟起,雷聲巨響,暴雨瞬間而至,一場突如其來的浩劫恐怕將葬送無數的生命,而他只能束手無策嗎?
 
不可以!既然一切因他而起,就必須由他制止。
 
盤瑤覺得此刻的自己猶如置身於烈焰之中,儘管視線已模糊不明,全身痛苦難耐,意識卻十分清醒。他不斷地砥礪自己必須支撐下去,同時,努力的讓自己全身放鬆並且保持冷靜,唯有如此,他才能慢慢的去感受、分析這莫名的變化。
 
半晌後,盤瑤高舉雙手,使盡全身的力氣,大聲宣誓:「我明白了,我什麼都明白了!你們的痛楚以及心聲我都感受到了,今後我不再是弘蒙,而是僅屬於你們的盤瑤,我將維持世間平衡,與你們共存。」語落,男人依依不捨地閉上了雙眼,接受了他的宿命。
 
所謂的宿命竟是如此殘酷,在盤瑤終於體悟世俗情感之餘,卻令他再也無法像世人這般勇敢去愛去恨。他的情感乃至於他的神識即將被封入未知的空間,而他將在那個空間裡透過他的身軀去旁觀「自己」所經歷的一切,或許他仍有機會親身掌控自己的身體、任意表達自己的情感,不過在無人能夠繼承他的情況之下,他只能等待……
 
腦海中突然浮現先前顓旭曾經說過的天倫之樂,此時此刻,他終於明白那個聰明的孩子早在心中已經認定了他的存在,然而未來的「他」真的能夠實現這個平凡的願望嗎?全然覺醒的盤瑤幾乎能夠判定顓旭就是自己的孩子。實際上,在先前與帝堯多次的親密接觸之中他早有發現,在其後背上有一令人深刻難忘的特殊印記,形似展翅的飛鳥,栩栩如生。
 
有時,盤瑤在自己的身上會感受到莫名的悸動,特別是背部、右肩胛和左手臂的地方,若他猜測不錯,在顓旭、閻冥的身上應該也有那奇特的圖騰,儘管這些圖騰所在的位子並不容易窺視,也不是任何人想看見便能看見,形容得誇張一點,也許連本人自己都不知道在其身上有這樣的印記存在,不過盤瑤知道,真相總有水落石出的那天。
 
除此之外,尚有諸多的問題困擾著盤瑤,既然他與帝堯是父與子的關係,那麼他是否應該終止這段不倫的愛戀?況且帝堯真正所戀慕的人並非自己,而是他的另一個孩子顓旭。那麼他該不該阻止二人繼續往來深交?但是以帝堯的性子來看,兩人之間就算沒有了愛情,兄弟之情與血親之緣終並非說斷便能斷得一乾二淨,彼此仍會相互糾纏,結果終是剪不斷理還亂。
 
如今已承接宿命的盤瑤再也顧不得兩人了,但是他深信,他所心愛的孩子與他那聰明出色的孩子都能夠幸福圓滿。「他」仍會繼續留在他們的身邊,他的心也將緊緊地繫於他們的身上。當意識開始渙散,盤瑤知道時間到了,而此刻的他正臥倒在冰冷的地上,四周的風雨也漸漸地小了,最後烏雲逐一散去,陽光再次照耀著大地。
 
◇◆◇
 
天降異象,萬禽急於奔走,紛紛找尋安全可靠的地方避難,因此,顓旭、帝堯二人也不得不停下腳步,所幸惡劣的天氣並沒有持續很久,雨過天晴之後,返程不再有任何的阻礙,然而回到睽違已久的家園,卻遲遲不見盤瑤的蹤影,擔憂之際,兩人分開行動,最後則由顓旭在險峻的崖邊找到了氣息微弱的盤瑤。
 
「瑤!」
 
隨後而來的帝堯見狀也不由得一愣,那個從小就十分疼愛自己的男人怎麼可能會如此輕易的倒下?上次雖然發了點燒,但也不至於像眼前這般,毫無生命力,甚至是……瀕臨死亡。
 
縱然帝堯再怎麼不喜歡盤瑤與顓旭太過親密,卻也不願永遠的失去他,於是他急切的呼喚竟再也無法準確的喚出盤瑤的名諱,「瑤,瑤,瑤,瑤!」
 
「冷靜一點,小堯。我先送瑤回房,你快去提水過來,我們得馬上幫他換上乾淨的衣物。」
 
聞語,帝堯愣愣地點了點頭,面色雖然有些蒼白,不過手腳倒還是十分靈敏,不久便將熱水送到了盤瑤所在的房中。
 
「旭,瑤……他…沒事吧?」
 
「我並沒有發現任何的外傷,內傷應該也沒有,不過他的身體確實很虛弱,如此看來,若想要知道真正的原因為何也只能等他清醒過來了。」顓旭一邊說著,一邊以熱水輕輕擦拭著盤瑤的身軀,「倒是你怎麼了?臉色從剛才開始就一直不太好,是因為瑤嗎?」
 
「我……沒什麼,應該是我想太多了。」
 
「別擔心,瑤會好起來的。」
 
翌日清早,顓旭和帝堯再次進入到盤瑤的房間內時,只見本該躺在床上休息的人兒已經醒來多時,此刻就坐在床沿,靠著床頭望著窗外發愣,連他們開門進來都沒有驚動到他。
 
「瑤?」
 
盤瑤緩緩的轉過頭,對著兩人露出一抹淡淡的微笑:「是旭和堯兒啊……」
 
「瑤,昨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為何你會昏倒在崖邊?」
 
「昨日?昨日……我在崖邊思考一些問題,然後感覺到胸口一陣疼痛,後來就失去意識了。」
 
「就這樣?」不知為何,帝堯就是無法接受這個理由,直覺得眼前的盤瑤不太對勁。
 
「嗯,我只有這些記憶。」
 
「身體可有哪裡感到不適?」顓旭問道。
 
「很累,但是怎麼樣也無法入睡,直到你們進來為止,明明覺得沒什麼力氣,但身體就是不自覺得想要出去,我不知道自己是怎麼了。」
 
「沒事的,我會幫你想辦法,現在你試著在床上躺下,然後閉上眼睛,讓自己好好地休息。」
 
盤瑤依循著顓旭的指示,終於得以安然入睡,至於真正的原因究竟出在哪裡,似乎也只有盤瑤他自己知曉。這時,帝堯暗示著顓旭隨他走出房外,觀其臉色來看似乎有要事要商議。
 
「旭,你覺得瑤……他如何?」
 
「我很擔心他的身體狀況,昨天分明已瀕臨垂死邊緣,經過一夜居然已經恢復意識,你和他相處這麼多年,可知道他有哪些隱疾?」
 
「我能肯定的告訴你,沒有。倒是你相信他所說的話?」
 
「為何不信?難道你認為他在說謊?」
 
帝堯本想回答「是」,不過在看到顓旭的臉色時,隨即改口說道:「我……我只是感到很不安,總覺得他不太對勁。」
 
「瑤病了,當然不太對勁,也許我根本就不該獨留他一個人在此。」顓旭感到十分自責。
 
「他不是小孩,你也並非成天無所事事,不要把一切過錯都往你自己身上攬好嗎?」
 
「總而言之,以後我會儘量抽出時間陪伴著他!」
 
「你……」
 
「當然,不單是我一人,你也是!小閻雖不能時常回來,但我也會支會他一聲。」
 
眼看顓旭態度如此堅決,帝堯也只好暫時妥協,點頭應許。
 
◇◆◇
 
若說弘蒙才是屬於盤瑤真正的本質,那麼盤瑤此刻所存在的意義就是捨棄自我,力行天理之道。自從他承接天命以來,原以為會永失自由,不過經由這幾日的觀察與試驗,他似乎還是可以任意操控自己的身體,表達自己的想法,但凡是觸及天命和感情層面的事宜,他的身體便會主動作出反應,也就是說,只要不動搖他的心,不與天命相背馳,不洩露天機,盤瑤仍是原來的盤瑤。
 
因此緣故,使得盤瑤只有在帝堯出現的時候才會特別突顯他的不正常,畢竟面對著心儀之人,若要做到完全無動於衷的境界根本就是強人所難,這也是帝堯與顓旭在認知上無法達成共識的真正主要因素。於是帝堯始終認為此次的事件是盤瑤刻意所為,其目的便是為了引起他與顓旭的注目,好將他們二人綁在他的身旁,以滿足自己的私慾,而最直接卻也是最有效的方法,便是透過顓旭來束縛他。
 
打從顓旭認為盤瑤生病之後,為了不讓相同的事情再次重演,其對盤瑤的關懷與照顧更是仔細,加上他向來言出必行的個性,每隔幾日便會撥出空檔與其天南地北的閒聊,再不然便是帶著他到臨近的部落去走走,導致帝堯與心愛之人相處的時間大量減少,因此,不滿的情緒正一點一滴慢慢地累積,雖然尚未爆發,卻有越演越烈的趨勢。
 
今日照料盤瑤的工作正好輪到帝堯,顓旭則另有要緊之事必須離開一段時間,臨走前還不忘千交待萬交待帝堯要好好照顧盤瑤,之後才肯安心離去。於是一大清早,帝堯便坐在盤瑤的床沿,仔細觀察著仍在睡夢中的男人,等到男人模模糊糊的睜開雙眼,赫然發現帝堯就在身旁,頓時受到不小的驚嚇,不過在變成無心的盤瑤之後,隨即又冷靜下來。
 
「堯兒?」
 
對於盤瑤的細微轉變,帝堯皆盡收眼底,不滿的情緒頓時爆發,只見他神情瞬間一轉,語氣嚴肅的質問道:「你究竟是誰?」
 
「我是瑤啊!」
 
「是,你是瑤,卻不是我所熟識的瑤對吧?」
 
聞言,盤瑤輕皺起眉頭,澄清道:「我是瑤……」
 
帝堯冷哼一聲,接著展顏一笑,柔聲說道:「沒關係,今天我有的是時間,我們可以慢慢聊。」語畢,他伸出手輕輕觸摸著男人俊美精緻的面容。
 
「堯兒?」
 
不給男人有任何反抗的機會,帝堯動作熟練得不容任何抗拒,起先盤瑤仍有些抵抗,後來倒是任由身上之人肆意妄為。對於如此激烈的情事,至始至終,男人僅是感到不舒坦地鎖著眉目,意識並沒有因攀升的情慾而失去理智,甚至就此沈淪於慾海之中,只不過灼熱的慾望一直得不到舒解,倒是令他備受煎熬,最終不得不開口肯求道:「放過我吧!堯兒。別這樣!」
 
「哼,還不招供嗎?以前的你可不會像現在這般,熱情得很呢!回答我的問題,我就放過你!」
 
「我真的是瑤!」
 
「那麼你究竟有何目的?」
 
「沒有,沒有任何目的。」
 
帝堯突然流露出受傷的神情,語氣再轉,顯得很是哀慟:「那為何我再也無法喚出你真正的名字,你不是曾經說過,這世間只有我能喚出你真正的名字嗎?這到底是為什麼!」
 
只見盤瑤全身一震,簡單的幾句話語卻在此刻顯得困難重重,他絲毫不顧胸口的疼痛,仍然試著想要解釋,然而強行抵制禁錮的結果,大量的暖流頓時湧入口中,阻擋不了的便任由它自嘴角溢出,「對……不起……我無……法…解釋……請…信我……堯…兒……」
 
語落,巨大的痛楚席捲而來,盤瑤竟硬生暈眩過去,攤軟在帝堯身下,臉色發白。
 
「瑤,剛才真的是你嗎?你到底……怎麼了。」
 
滿腹的疑問,到了第二天依舊無解,因為盤瑤完全不記得前日所經歷之事,一切好比空幻一場,其身體更是奇蹟似的恢復到最佳的狀態。自此之後,帝堯也不再刻意去追求真正的原因為何,畢竟在他眼前的盤瑤是如此的乖巧且安分並絕對服從他的所有要求,思量至此,這何嘗不是一個機會?一個破除顓旭心裡障礙的良機。眼下,他並不著急,想到顓旭正努力的實現自己的理想,他應該傾盡全力幫助他才是。
 
◇◆◇
 
屬於人的時代正進入到最鼎盛時期,各種族開始紛紛效尤,以幻化成人為目標,努力嘗試著與人們通婚來繁衍其的後代並增長自己的能力,他們共同遵從顓旭、帝堯兩大共主之指令,在二者領導之下,所謂的太平盛世也不過如此。然而,並非所有的種族都願意臣服於顓旭、帝堯所立之規範體系,龍族便是唯一的特例,他們不願與外族通婚,卻嚮往人類的物質生活,而盤瑤正是龍族最大的啟蒙者。
 
整件事情的始末必須回溯到百年以前那不堪回首的夜晚。那夜,為歡慶帝堯與顓旭成就各群融合大業,盤瑤、帝堯、顓旭與閻冥四人難得的聚首一堂共同暢飲。但是帝堯卻趁三人宿醉後意識不清之際,將盤瑤、顓旭安置在昔日佈下水無幻華的洞穴之中,然後在洞穴內撒上具有煽情效果的迷香,試著迷惑並挑撥兩人的情慾,以達成帝堯想要的結果……對盤瑤的報復以及對顓旭承諾。但是對於無法任意觸動自身情感的盤瑤來說,帝堯此一安排無非傷透了他的“心”,然而當下他卻只能默默接受這樣的設計,任由自己與他另一個孩子為所慾為……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