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劫難逃21

 
「為什麼不好?難道我們不是一樣嗎?難道你不正是為了容貌從未改變而戴上面具嗎?難道你不是身懷異能而受那些人類的崇拜嗎?」
 
「確實是……如此。」
 
「這樣不就得了?」
 
你還是沒有搞清楚狀況。盤瑤與顓旭兩人不禁搖頭失笑。
 
最後,顓旭終是妥協,如帝堯所願的摘下了面具。
 
男人輕皺著眉頭,一臉無奈,「其實我今年已有八十……」
 
「哈,也不過小我二十而已……」
 
當帝堯看見顓旭俊美容顏那一刻便痴了,甚至還不由自主的靠了過去,抬起手來輕輕的描繪著那精緻的輪廓。
 
「呃……你……能不能不要這樣看我?」面對如此露骨的注視,顓旭顯得很不自在,加上帝堯的面貌亦是十分的出眾,更使得他坐立難安,不禁紅了臉,心跳加速。
 
「你真好看。」帝堯退了一步,發自內心的讚美道。
 
站立在一旁的盤瑤,完全無法界入,縱然擁有千言萬語,終是化作無聲的輕嘆。
 
這種前所未有的失落感是什麼?這種莫名的痛楚又是什麼?他的堯兒分明就在身旁,為何彼此之間的距離在此刻會變得如此遙不可及?
 
就在這時,耳邊忽然傳來一聲吶喊,喚的還是自己的名字,嚇得盤瑤身形一震,而本在交談的兩人此刻正注視著自己,「怎麼了?堯兒。」
 
「我才要問你怎麼了,臉色這麼難看。」
 
「沒、沒事。」
 
「沒事就好,旭願意幫忙找尋我們失散的親人,我們就先留在這裡好不好?他也會教我們一些人情事故等。」
 
「也好,那就麻煩你了。」
 
◇◆◇
 
顓旭究竟是不是自己的孩子?
 
自那天起,盤瑤就不停的在思考這個問題,正如他和帝堯所言,放眼這世上,並無與他相同的族人,除了他兩個行蹤未明的孩子,但是他也找不出檢驗的方法,畢竟事隔多年,加上他對於人性尚未琢磨清楚,若冒然相認,只怕事情會越弄越糟,但是隨著帝堯與顓旭關係越來越緊密,胸口也越來越難受……
 
我,究竟是怎麼了……
 
這時,身後突然傳來一聲輕喚:「瑤。」
 
「是你啊,旭。」
 
經過數十日的相處,顓旭對於盤瑤已習慣以“瑤”相稱,對於帝堯則是以“小堯”作為區別,進而突顯彼此的關係進展與親近程度。儘管帝堯曾告訴過他同以“堯兒”來稱呼即可,但總是被顓旭否決,兩人甚至還因此僵持了幾天,最後還是帝堯先退讓了一步才和好。
 
「怎麼又在這裡吹風?」
 
「只是想讓自己清醒一點。」
 
「在擔心那兩個失蹤的孩子?」
 
「嗯。」盤瑤誠實的點點頭。
 
顓旭眼中閃過一抹光茫,低聲問道:「那……你是否懷疑過我?」
 
「你確實值得懷疑,但我提不出有力的證據,也沒有方法可以證明。」
 
「但是令你真正苦惱的事還不只有單單這一件,我說的沒錯吧?」
 
「旭……你值得信任嗎?」
 
「呵,這句話還真是一針見血啊!」
 
「堯兒他……他很在乎你,就像我對他一樣,雖然我不懂這種奇怪的情感是什麼,但是你應該不陌生吧?」
 
「為何會認為我知道?」
 
「因為你總是有所保留。」
 
「哈,只因為這樣?」
 
「難道還有其他原因?」盤瑤一臉茫然的反問道。
 
顓旭微微一笑,「正如你說的,我確實在乎小堯,但是以自然之道來看,男人應該與女人才會有結果。」
 
「但是總有意外不是嗎?而且你真正介意的也並非這個自然之道。」
 
「想不到瑤竟能看得如此之透徹……」顓旭微微吃驚,接著沈聲道:「我……想建立一個井然有序的國家,而國家二字其實還可以分為國與家來看,其中家即有血脈相連的人們聚集在一起,長幼有序,相互扶持,即天倫也!」
 
擁有一個圓滿的家,享受天倫之樂,對顓旭而言一直是個遙不可及的夢,不過自從他與盤瑤、帝堯結識的那一天起,彷彿擁有了新的契機,然則與此同時他卻遺失了自己的心,在親情與愛情之間他到底該如何抉擇?當真相未明以前,他只能按兵不動,只能暫時逃避這段情……
 
盤瑤皺著眉頭,一臉苦惱的說道:「天倫?我還是不太明白。」。
 
「也許,總有一天你會懂的。」
 
「那堯兒呢?你可以試著告訴他呀!他的理解能力可比我好!」
 
「當然說過了。」但沒用,顓旭不禁苦笑。
 
「對不起,是我的錯。」盤瑤低著頭,滿是愧疚。若非他的教育出了問題,帝堯也不會如此目中無人,性格頑劣。
 
「不要緊,我們的時間還很長,可以慢慢學、慢慢改。」
 
「嗯,我也會努力學習的。」盤瑤握緊雙拳,一臉振奮的說道。
 
「……」不知為何,在這一刻我卻希望您能夠永遠保持這樣,就算懵懵懂懂也沒關係,因為這才是真正的您,而我也喜歡這樣的您,難道我的夢就注定是一場虛幻嗎?
 
盤瑤不明白,為何男人突然沈默了,「旭?」
 
顓旭搖搖頭,唇角揚起一抹微笑:「再過一陣子,我得離開這裡,可能需要一段時間才會回來,瑤可要好好照顧自己,至於小堯……你不該放任他繼續下去,必要時適當的管束對他總是好的。」
 
「管束?就是制止他的意思……嗎?」
 
「……罷了,還是我親自與他明說吧!不過在這之前,我們先進屋去,別在這裡吹風。」
 
「好。」
 
看著盤瑤乖巧點頭的模樣,顓旭心中一暖,手不自覺地伸了出去,輕輕撫弄著那柔軟的髮絲,俊顏上滿是溺愛的神情。盤瑤也不以為意,自然而然的牽起顓旭的手,踏著穩定的步伐,邁向回歸之路。
 
此時此刻,顓旭才驚覺自己的舉動有多麼的令人匪夷所思,不由得懊惱萬分。
 
亂了,一切都亂了,他居然將盤瑤視為一個孩子。
 
當兩人離去後,帝堯自一旁的樹林走了出來,俊美的面容上不見任何表情,冷漠的眸子裡閃過一抹異樣的光茫,轉瞬之間,整個人就這樣消失在原地。
 
 
 
在顓旭即將啟程前夕,由於和帝堯遲遲無法達成共識,雙方發生了激烈的口角衝突。對帝堯而言,付出的情感始終得不到一絲回應,而戀慕之人又即將遠行,自己想跟隨,對方卻不肯,加上近來盤瑤與顓旭走得特別近,長期累積下來的負面情緒就此爆發,再也不可理喻;再說顓旭,其性子本就孤傲,儘管年少時曾吃了不少苦頭,如今他不僅是人們所推崇的共主,甚至被傳頌為最接近神的存在,位居頂端之人怎能容忍他人冒犯?為了帝堯,他已是多次破例,此時此刻亦是最後底線。
 
「堯兒,旭……」
 
盤瑤站立在一旁,面色很是憂愁,卻又不知該如何安撫盛怒中的兩人。
 
聞聲,顓旭側首一望,動作一頓,仍是氣憤的說道:「我還是那句話,留下!若你仍是執意如此,我想我們……還是不要再見面了。」
 
「你要趕我走?」
 
「這就要看你自己了。」
 
「好!我馬上就走!」帝堯悲憤的拂袖而去。
 
「不送。」
 
盤瑤沒料到情況會演變至此,頓時有些措手不及,正打算追過去,卻被顓旭給阻止了,最後只能眼睜睜的看著帝堯消失在自己的視眼裡。
 
「堯兒……」
 
「瑤,這次是給他一個教訓,並非任何事只要他想就能夠得到,天下沒有白吃的午餐。」
 
「所以你不氣了?」
 
顓旭努力的讓自己冷靜下來,試著以和緩的口氣說道:「……還是有一點,嚇到你了嗎?」
 
「嗯。」
 
「瑤,我們不能再寵著他,否則他會更加任意妄為、無法無天的。」
 
「既然旭都這麼說了,我相信你。」
 
「唉,為何他一點都不像你呢?」顓旭不禁感嘆。
 
「像我不好,我什麼也不懂。」
 
「你並非什麼都不懂,別看輕了自己。」
 
「嗯。」盤瑤高興的點點頭,又道:「這是你讓我準備的衣裳,多一件是要給誰?」
 
「我的弟弟,閻冥。」
 
「什麼!?」
 
「呵,乖乖在這等我回來,我會介紹給你們認識的。」
 
◇◆◇
 
數月以來,盤瑤一直過規律且普通的生活。他時常待在顓旭的書房,裡頭的書藉大多是由他親筆整理出來的,除此之外,尚有閻冥和常毅等人的著作,內容也十分有趣,足以讓他打發時間。儘管如此,盤瑤對於帝堯的思念仍是有增無減,但他不忘顓旭臨行前的叮嚀,於是他強忍著相思之苦,留在這裡等待他們歸來。
 
今夜,外頭下著暴雨,驚雷巨響,卻有一道身影偷偷地潛進盤瑤的房內,甚至明目張膽的坐在床沿,靜靜的注視著沉睡中的人兒。
 
「誰!?」
 
盤瑤驚覺房內有人,猛地睜開雙眼,卻見到意想不到之人。
 
「堯兒?真的是你嗎?」
 
聞聲,帝堯嘴角微翹,緘默不語,伸手輕輕撫摸著盤瑤的臉,隨即覆上自己的唇。
 
突如其來的舉動嚇得盤瑤不知該如何應對,一時呆愣在床上,卻給了帝堯更進一步的機會,靈活的舌輕而易舉的闖入,濃厚的酒香撲鼻而來,不到半晌,盤瑤已被吻得暈頭轉向。但是直覺告訴他不該放任帝堯繼續動做下去,於是他開始掙扎並企圖推開自己心愛的孩子,不料對方竟無動於衷,甚至將自己牢牢的壓制在床上。
 
「堯兒!你做什麼!」
 
隨著身上的衣物被粗暴的扯開,盤瑤終於驚覺帝堯的意圖,這種事不是應該在男女之間嗎?難道兩個男人之間也可以?一頭混亂。
 
「你不願意嗎?但是我想要……」
 
「不行,你忘了我是誰嗎?」
 
「我才不管你是誰!你是我的!你是我的!」帝堯神情瘋狂的呼喊,內心卻不停呼喚著同一個名字:顓旭。
 
「堯……啊!」不再給於身下的男人有所抵抗機會,帝堯迫不及待地闖入那緊密的穴口,頓時盤瑤急切的呼喚變成淒厲的哀嗚。
 
「你是我的!是我的!」
 
「不,別這樣,好痛……唔!」
 
如此不平靜的夜晚,為愛而陷入瘋狂的帝堯,一次又一次要了身下的男人;初嘗人事的盤瑤,被迫承受著違背自然真理的結合且逐漸屈服於來自本能的慾望之念,自此也種下了三人糾纏不清的孽緣。
 
黎明之際,暴雨不再,日頭升起,又是嶄新的一天,盤瑤累得昏睡不醒,眼角還帶著淚水,床上更是一片狼藉,體液、精液和鮮血交錯在一起,完整的衣物則碎成條狀散落滿地,顯得十分淫靡。此時帝堯睜開了美目,望著身旁的人,眼中閃過一陣陰霾。
 
顓旭是我的,他的溫柔也只能屬於我……
 
如果他所在意的是倫理道德,那麼我便打破這道無形之牆!
 
「所以只能委屈你了,蒙,我的……母父。」帝堯知道他並沒有所謂的母親,因為盤瑤便是他的母親兼父親。
 
在涉足凡塵的日子裡,並沒有想像中的艱難或是感受到一絲迷惘、惶恐,帝堯甚至能感受到一股力量遍及全身,使得他可以洞察萬物的本質,甚至是複雜的人心。在好奇心的驅使之下,他遊走四方,看盡人生百態,感受著萬物生息盛衰枯榮,甚至從中體悟到萬物所擺脫不了的自然規律生死循環,於是他的存在成了一個變數……
 
如今他終於明白顓旭心中的顧忌為何,但是親情究竟算什麼?他知道鴻蒙對他的情感,雖然當事人並不明白情為何物,不過這也許是讓顓旭接受自己的一個新的契機。
 
 
那日之後,盤瑤一連昏睡了三天三夜,尚至還高燒不退,帝堯心知自己該負起這個責任,更何況在他計劃裡盤瑤所占有極大的分量。於是他留了下來,全心全意的照顧著生病中的盤瑤。
 
盤瑤自一片混沌中醒過來時,熟悉的氣息散佈在房間的每個角落,果然,當他側首一探,便發現帝堯閒暇地坐在一張竹製的靠椅上專心的閱讀著手中的書籍,本想出聲輕喚,然而那夜的記憶卻在此時此刻如潮水般的逐一湧現在腦海中,於是即將脫口而出的話語又咽了下去。
 
帝堯依舊沉迷在書中的世界,完全沒有發現床上的人已經甦醒,於是盤瑤就這麼看著男人的側臉思索著。
 
他的堯兒為何會如此待他呢?他承認這孩子在他心中的地位很不一樣,但這就是愛嗎?如此親密之事於他們之間又算什麼?疑問,很大的問題。
 
盤瑤不禁嘆了口氣,很是煩惱。
 
「醒了?」
 
當盤瑤回過神時,帝堯已將注意力轉移到他身上,手中的書也放置一旁,想必是那聲嘆息驚動了他吧!
 
「嗯。」
 
「有什麼問題想問嗎?」
 
「那夜……你心中所想之人是誰?」
 
「為何這樣問?」帝堯巧妙的將問題又丟了回去,心中對於盤瑤一針見血的問題感到十分訝異。
 
「我覺得你是透過我抱著另一個人……」
 
「真想知道答案?」
 
盤瑤卻搖搖頭,神情很是受傷,「我想……我知道那個答案。」也只有那個人才會令他如此的失控吧!
 
「你待如何?」
 
「我不知道,但是別拋下我!我再也不想獨自一個人……」
 
「我怎麼捨得拋下你呢,蒙。」
 
「堯兒?」正當盤瑤一臉疑惑時,帝堯已低頭吻上他的唇。
 
「喜歡嗎?」
 
「很…奇怪。」
 
帝堯突然露出一個迷人的笑容,問道:「還想要嗎?」
 
盤瑤連忙側過頭,儘管心跳很快,頭腦發熱,但是直覺告訴他:「我們……不該這樣。」
 
「何為不該?」帝堯仍不放棄,緊貼著盤瑤的耳旁,以成熟而性感的聲音繼續蠱惑道:「只要你願意。」
 
盤瑤身體略微一震,面對著他心愛的孩子正色道:「我……還是那句話,請別拋下我。」
 
「呵,你將親身體會到我的答覆!」
 
◇◆◇
 
盤瑤確實收到了帝堯的答覆,那就是在顓旭回來以前,他得以與他最心愛的孩子整天形影不離,甚至每天纏綿,儘管盤瑤並不熱衷這樣的情事,卻也不曾拒絕過,因為他不希望看見帝堯失望落寞的神情,於是一次又一次的放縱了他。
 
「饒過我吧!堯兒,我真的不行了!」
 
「還不夠呢!」帝堯以溫柔的吻安撫著身下之人,進出的動作卻越來越有力,甚至更深入。
 
「哈啊……」
 
盤瑤只覺得備感煎熬,他們已經大戰了好幾個回合,但是帝堯的精力似乎取之不盡用之不竭,仍然不放過他。直至高潮再一次的來臨,男人終於心滿意足的退出了盤瑤的體內。當呼吸平順之後,帝堯開始整理凌亂的房間,並為彼此換上乾淨的衣服,而後他輕擁著身旁已顯得體力透支的人兒,述說著幾日來令他心中激動不已的好消息……
 
「蒙,若我估算得不錯,旭即將歸來。」
 
盤瑤閉著雙眼,坦白說道:「不錯,我甚至可以感受到他的氣息越來越清晰,離這裡越來越近。」
 
下一刻,男人又再度壓在他身上,一臉不快的質問道:「為何不告訴我?」
 
「你沒問啊。」盤瑤很是無辜的回答。
 
帝堯沈默了一會,躺了下來,又問:「太約還要多久?」
 
「兩日吧!難道你還在和他生氣嗎?」
 
「沒有,畢竟無理取鬧的人是我,他生氣也是應該的。」
 
聞言,盤瑤欣慰的笑了,「旭會原諒你的。」只因為你已經記取教訓並且成長了。
 
「蒙,你在誘惑我嗎?」
 
「什麼?」
 
帝堯為了讓男人明白他的意圖,立即採取實際行動,再次脫去男人身上僅存的內襯。
 
「你還來!?」
 
「怎麼,不行嗎?等旭回來之後,我們就不能時常這樣了。」
 
「我……」失落的情緒再次壟罩了盤瑤的心頭,然而他必須遵守事前的約定,否則他將永遠失去他,既然只剩兩天,為何不能好好放縱呢?如此想著也就釋懷了。
 
「你不專心!」
 
「啊!」
 
春宵苦短,唯有把握時間。
 
◇◆◇
 
兩日後,果真如盤瑤所言,顓旭已平安歸來,身旁還跟隨著一名男子,兩人肩並著肩有說有笑的,看得出彼此之間的情誼很好。
 
「瑤,我回來了。」
 
「歡迎回來。」
 
「旭……」帝堯站立在盤瑤的身後,低聲呼喚。
 
「你也回來了。」
 
「嗯,先前……是我錯了。」
 
「知錯就好,來,我向你們介紹,他就是我的弟弟,閻冥。」
 
閻冥的容貌雖偏陰柔,卻擁有另一種邪氣之美,尤其那異色雙瞳更是引人側目,但他的性格倒是意外的開朗與健談。盤瑤心性本就善良單純,很快的便接納了閻冥;帝堯則是不願讓顓旭失望,儘管心裡不希望兄弟二人太過親密,倒也不排斥,三人很快地熟識熱絡了起來,特別是盤瑤與閻冥,兩人更是聊得不亦樂乎!
 
「冥,這次回來打算待多久?」盤瑤關切的問道。
 
「一個多月吧!我不能離開冥都太久。」
 
「冥都就是你在《異域記》中所記錄的鬼都?」
 
「原來你看了我的書啊,那有沒有興趣到冥都一遊呢?」
 
「真的可以嗎?」盤瑤一臉興奮的說道。
 
「雖然那不是每一個人可以任意踏入的地方,不過我相信你可以的。」
 
見閻冥和盤瑤如此投緣,帝堯慢慢退出這個小圈子,開始觀注顓旭的一舉一動,不料對方竟也在打量他。
 
「旭,我……」
 
「我想過我們的問題,可我還是無法給你答覆,抱歉。」
 
是無法,而非拒絕……
 
「沒關係,至少我還有機會不是嗎?」對此,帝堯已十分滿足。
 
「你似乎變了。」
 
「當然,雖然我不願承認,但是借由這次的經驗,我確實成長了不少不是嗎?」
 
「想必你在外的那段時間經歷了不少事吧?」
 
「都過去了,如今我會努力的學習,直到能夠與你並肩而立!」
 
顓旭展顏一笑,期許道:「我等著。」
 
今日,閻冥即將踏上歸程,重返冥都。盤瑤是唯一的送行者,因為顓旭及帝堯尚有要務在身,無法親自餞別,雖然有些可惜,但閻冥也十分體諒二人,一點也不在意。僅僅一個月,四人於心境上皆有微妙的改變……
 
當冥都建設改革計劃被提出來時,盤瑤是三人中最熱衷參與討論計劃之人,顓旭與帝堯則是全權交由閻冥去做決定。其實盤瑤的動機很簡單,他憑著過人的直覺認為在該計劃中能夠找到他所追求的答案,也就是體悟到“使命”的真正意涵。這對他而言這不單是一個重要的轉捩點,甚至是鍛鍊他新的思考模式獨立與創新,的最佳機會。
 
閻冥很高興有人能夠參與討論,因為盤瑤的諸多見解對他而言無非都是寶貴的意見,進而修正方針中的偏差與錯誤。除此之外,便是與盤瑤相處的過程中,閻冥總會感到受一股到來自內心深處莫名的悸動。在他決定跟隨顓旭再次回到他出生的故鄉之前,前者已向他說明盤瑤與帝堯二人的身份、背景,以及顓旭自己的猜測。如今相處下來,果然人類的生活規範並不適合套用在盤瑤和他們的身上。無論如何,盤瑤更像一名需要被守護、愛惜的那方,這也是閻冥在離別前夕感到一一不捨的原因。
 
「冥,要保重哦!」盤瑤關切的說道。
 
「瑤才該好好的照顧自己,我會定期捎訊息回來的。」閻冥笑道。
 
「計畫施行的好壞與否,記得通知我。」
 
「嗯,一言為定!那……我走了。」語落,閻冥迅速的轉過身,隨即邁開步伐,不再回頭。身後,盤瑤不停揮動著手臂,大聲呼喊:「冥,要記得回來哦!我們都會等你的!」
 
依言,男人身形略微一滯,嘴角揚起一抹淡淡的微笑,再次踏上未來之路。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