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劫難逃20

 
「阿羲,你……」
 
「我什麼都不會說的。」羲和態度十分強硬,不容任何餘地。
 
「呵,等小耀回來自有辦法對付你。」寒羽桓微笑道。
 
「阿羽,我與央兒之間的事……我會尊重阿黎的決定,所以你還是放了他吧!」
 
「凰,你怎麼就這麼傻!」
 
「我還是那句話,我願意相信阿黎,也相信央兒!」
 
「唉……罷了,不過他仍是放不得,他與小耀之間的事,還是等小耀回來再說吧!」
 
葉凰不由失笑:「阿羲,看來今日只能委屈你了。」
 
「我會等他的。」羲和冷冷的回答。
 
雖然羲和保證他絕對不會逃跑,但是寒羽桓仍然沒有解開施於他身上的禁錮,不過倒是『好心』的將他安置在黎耀的房間。
 
「你就在床上乖乖的等著他回來吧!」離去前,寒羽桓一臉笑意的說道。
 
「……」聞語,羲和閉上了雙眼,靜靜的等候著黎耀的歸來。
 
果然到了夜晚,房門終於被推開,踏著沈穩的步伐,來人緩緩的朝著床邊靠近,面容上看不出任何表情。當他由高處審視床上的人,卻正好對上那漆黑深沈的雙眸……
 
「你回來了。」羲和率先開口。
 
「嗯……」
 
「我很失望。」
 
「是你先逼我的!」黎耀痛苦的大喊,而後像是想到了什麼,又露齒一笑道:「不過我很開心……你果然沒有騙我……」
 
若非羲和曾將自己的弱點告知黎耀,今日寒羽桓怎麼可能如此輕而易舉的便將他制止住。
 
「我愛你。」羲和誠肯的說道。
 
「那為何要如此待我?這此日子來……我很想你,又恨你!」
 
「目前還不能告訴你,不過……我可以補償你……」
 
「補償?」
 
「任何補償都可以,只要能夠讓你安心。」羲和又補充說道。
 
「那麼你猜猜,唯一能讓我安心的……是什麼?」黎耀一邊輕撫著愛人的臉龐,一邊挑逗道。
 
「解開我的穴道,我會讓你知道。」
 
「……」
 
「不信任我?」語落,全身已恢復自由。
 
這時,黎耀坐在床沿,挑了挑眉,示意羲和可以開始動作,他倒要看看眼前冷傲的男人要何如令他安心。
 
只見羲和依舊維持著平躺的姿勢,手指正緩緩地解開身上的衣物,白皙壯碩的胸膛半隱半現,最後他伸出了手,彷彿邀請一般,「上來。」
 
黎耀滿意一笑,迅速地脫去了衣物,熄滅了燭火,依言將男人確確實實的壓於身下。
 
次日,當羲和睜開雙眼時,枕邊的人已不在,身上裡裡外外早已被打理乾淨,令人難以啟齒的地方甚至已上好了膏藥,此外,乾淨的衣裳則整齊的擺放在床頭,儘管眼前的一切是如此的幸福、美好,但是今日他仍然得離開。
 
忍著身體的不適,羲和馬上整理儀容,轉眼間已回到了地下宮殿,而後便是匆匆趕往黎央所在的房間。
 
不料他一打開房門,青年便笑道:「急什麼,慢慢來啊!」
 
「你少在那裡幸災樂禍!」羲和十分彆扭的說道。
 
「冤枉啊,這鏡子可不是我擺設的呀,我也知道你是出於一片好意嘛,所以當你和耀哥哥在那個的時候,我很講義氣的,連偷看一下下都沒有,只是那個聲音啊……」
 
「閉嘴!」
 
「不要這麼兇嘛,不就是當下面那個嘛,沒什麼好可恥的,我也有經驗啊。」
 
「哼!」
 
羲和只要一想到昨晚的動靜全部落入黎央耳中,那個氣啊,怎樣都化不開。本是好意想讓青年看看愛人的近況,結果倒是讓自己出盡了洋相,這樣的犧牲未免太大了些。
 
不行!總有一天定要向他討回來!
 
見男人陰沈的臉色,黎央終是重重的歎了口氣,正色道:「羲和,我就老實的說吧,其實我只看到你開始寬衣解帶而已,之後面畫就被我轉移到凰的房間去了……」
 
聞語,羲和犀利的眼神不停地在黎央身上來回打轉,似乎在評估這句話的可信度。
 
「真的,我沒騙你!」
 
雙方沈靜了半晌後,羲和遲疑的反問道:「你……在這裡面……還能施法?」
 
「是你的鏡子好神通啊,居然還會讀心術,我也不過是暗中拜託它轉個畫面而已,結果當真轉移到凰那兒去了。」
 
「……」羲和原本想反駁說,那個鏡子可是自己的法寶,除了他以外,顯少有人可以操控的,結果居然會「讀心術」?難道!難道盤瑤之力已經開始融入黎央的身體裡了?那黎淵啟不是……
 
黎央不明白,他都據實以告了,為何羲和的面色絲毫沒有好轉,反而越來越差呢?
 
「羲和……羲和!」
 
「何事?」
 
黎央委屈的說道:「能不能不要生氣了?」
 
見狀,羲和先是無奈的嘆了口氣,暗道這年頭連保母也不好當啊,不禁佩服黎淵的耐心和毅力。
 
「……我沒有在生氣,只是有點累了,今日就不陪你了。」
 
「好,那……這個鏡子可不可以暫時留在這裡?」
 
「嗯。」
 
「你最好了,羲和。」黎央開心的說道,全然忘了自己身處何處。
 
「唉,這人真容易滿足。」
 
◇◆◇
 
當黎淵睜開雙眼,隨即發現獨孤雲灝正望著自己的面容出神,連他醒來都沒有察覺,顯然完全沈浸在自我的意識當中。
 
「還要再看嗎?」
 
「啊,你醒啦。」男人迅速回過神,不好意思的笑道。
 
「我們該走了。」
 
「好。」
 
前往上任神王的居所,獨孤雲灝選擇以步行的方式慢慢地晃啊晃過去,似乎刻意如此,黎淵倒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甚至顯得十分樂意,且經過上次記憶的交流,彼此之間早就沒有任何秘密,聊得更是不亦樂乎。
 
「虞頡,上回提及亦痕,你似乎有話尚未明說?」
 
黎淵挑眉說道,「終於想問了?」
 
「嗯,我想知道。」
 
「看來你已經準備好了,不過我還是得提醒你,接下來我所說的每一句話未必就是真相。」
 
「我明白。」
 
獨孤雲灝與獨孤亦痕本該是孿生兄弟,彼此皆具有神王的潛能。兄弟二人早在母親腹中尚未出世之前已經擁有自我意識,所謂天生的王者便是如此吧!朝夕相處的兩人縱然不曾體會到外界的冷暖虛實,卻已定下誓約,永不分離!然而不知有意無意,竟在其母親臨盆前夕,獨孤雲灝無意中聽聞父母的對話……
 
原來他們早已確切的知道腹中孕育著雙生子,兩人對於孩子即將出世也十分歡喜,然而“神王”的繼任令他們別無選擇,若真是雙生子,只能留下其中一個,最後他們忍痛做出了抉擇,為了保護心愛之人,獨孤雲灝忍著分離的煎熬,硬是將獨孤亦痕先擠了出去,自己則在母親腹中多待了半年才出世,結果竟是他未曾想過的……
 
獨孤亦痕徹底忘記了他們的約定,甚至成了普通的王族,一個……再普通不過的嬰孩……
 
「一定是老頭子,一定是他!」獨孤雲灝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你是否想過他為何要這麼做?對這個世界來說,神王本是至高無上的存在,不是任何人可以輕易取代或並存的,萬一你與他沒有達成誓約,將來相互爭鬥,你之族民乃至萬物生靈該如何?亦或同時擁有兩位神王,他們又該如何信服?」
 
「可是也不該……」
 
「哼,如今倒好了,因為我的到來,倒是促成了你爺爺這步棋,相信亦痕的記憶也會慢慢的恢復,不過力量恐怕是……」
 
獨孤雲灝根本就不在乎什麼力量,聽聞獨孤亦痕的記憶能夠恢復已是心滿意足。
 
「不行,我還是得和老頭子確認一下,反正咱們就快到了,不遠處的巨大漩渦就是他設置的結界入口,若非他願意放行,硬闖是沒用的。」
 
黎淵看著眼前的入口,一股熟悉的氣息從前方迎面而來,是自己多心了嗎?
 
進入漩渦之後,隨即映入眼簾的是寬廣的水域,四周還不時瀰漫著濃濃的霧氣。黎淵明顯呆愣了一會,眼中閃過一絲驚愕,隨即冷靜下來,但其一舉一動早在踏入結界之時已落入他人監視之下。
 
在獨孤雲灝引領中,兩人朝湖畔緩緩靠近,不久一抹身影便出現在他們面前,那人正背對著他們在湖邊垂釣。
 
「老頭子,我們來了。虞頡,這位就是我家老頭,獨孤胤宣。」
 
那人轉過身,頭髮隨意的紥成一束,但依舊長即舖地,面容亦是俊美至極,完全不似一名耄耋之年的長者,「臭小子,沒大沒小的,居然到現在才來!」
 
「哼!」
 
「晚輩黎……虞頡見過前輩。」
 
「我等你很久了,孩子。」上任神王一臉慈愛的看著黎淵說道。
 
「想必前輩應當知曉晚輩前來拜訪之意。」
 
「不錯,你到此之目的有三,先撇下與你自身相關的問題不談,其餘二者,我皆能立即告知你。」
 
「前輩請說。」
 
「關於亦痕那孩子,確實是我所為,他能夠到你之世界亦是拜我所賜,目的便是為了今日這個結果,至於為什麼不告知這小子,自然是想磨磨他的菱角、挫挫他的銳氣,與你相較之下,他實在太過安逸了。」
 
聞語,黎淵不禁搖頭苦笑,獨孤雲灝更是不以為然的冷哼一聲,事實上,在他心裡早已釋懷。
 
「那盤瑤當真是我的……爺爺?」
 
「不錯,不過他之本名並非盤瑤,但真正知道他本名的人也只有一個。」
 
「我的……父親……」想起帝堯,黎淵只覺得自己的心正隱隱的抽痛著,見獨孤胤宣點頭,隨即問道:「那父親又何苦堅持找尋他?又為何如此憎恨他?」
 
「你認為帝堯只是單純怨恨他嗎?」
 
「難道不是?」他永遠忘不了那日在父親面前提及盤瑤二字時的神情,那樣的恨意早已深植內心,一但觸碰便是不可收拾。
 
「是也不是,那過往有著太多的愛恨糾葛,如今我就慢慢的告訴你。」
 
◇◆◇
 
身為萬物之主的盤瑤,自有意識以來,只知道自己名喚弘蒙,其餘一概不知,儘管如此,天地依舊成形,萬物生靈也不斷地在繁衍進化。放眼天地之間唯有他孤獨一人,沒有同類,沒有朋友,那麼他究竟為何而存在?為了尋找這個答案,他開始觀察周遭的事物,努力地去理解並融入這個世界……
 
直到有一天,他巧然的以水無幻華這個術法創造出了與他相同的生命,迎來了他第一個孩子。起初,盤瑤並不懂得父與子之間的關係為何,只是單純地對於剛出生的嬰孩感到好奇和歡喜,並為之取名為堯。
 
「堯,從今天起你的名字是堯,我是弘蒙,要記住喔,因為你是特別的,所以我只告訴你。」僅管男人動作有些生疏和僵硬,卻不妨礙他將手中的嬰孩擁入自己懷中,深怕只要一個不小心,眼前脆弱的小小生命便會消失不見。
 
不過回應他的卻是孩子開懷的笑臉與咿咿呀呀的聲音,「是弘蒙,不是咿呀。」盤瑤很認真的糾正道。
 
一大一小就這樣雞同鴨講了許久,最後以堯飢餓的淚水結束了這場鬧劇。
 
現在的盤瑤已經知道該如何保護自己,但是為了讓堯能夠安心的成長,當下他便決定離開這個隱密的高山洞穴,移居到山谷,甚至在山谷四周設立了結界,似乎打算與外界永久隔絕,即使後來顓旭、閻冥相繼出世,盤瑤皆渾然不知,只是一味的用心呵護著那小小的身影。
 
自從有了堯的陪伴,盤瑤不禁感歎,原來這才是活著得感覺,同時也慢慢地體悟了自己的使命,原來他是維持這個世界平衡的重要支柱,雖然他還有許多事物得去學習和理解,至少他不再像過去一樣懵懂無知,即使他仍不明白對於堯的執著算什麼,他只是希望這個由他親手拉拔大的孩子能夠永遠的留在自己身邊……
 
隨著時間的推移,名為人的種族逐步初露鋒芒,在其偉大的共主顓旭的領導之下,逐漸開啟了屬於人的時代。
 
 
 
「為什麼不讓我出去!我就是想出去!」青年氣憤的說道。
 
已經一百年了,為何男人總是不讓他踏出結界以外的地方!
 
「堯兒,留下來陪我不好嗎?」盤瑤一臉委屈的說道。
 
「蒙,不是我不陪你,只是在同一個地方生活了百年,我真的感到厭惡了,昨天又有『人』來到山谷附近,看他們的穿著十分奇特,裝扮也很古怪,不過他們的體態卻和我們有八分的相似,難道我們與他們不是同族嗎?」
 
「當然不是,那些人頂多只能活至六、七十年便會衰老甚至死亡,再說外頭也不比這裡,你若是這樣冒然的出去,遭遇危險該怎麼辦?」
 
「哼!你總是有理由!」
 
「堯兒……」
 
「別叫我,我討厭你!」堯氣得轉過身去,不再理會身後的男人。
 
「別、別討厭我!不然我和你一起去好不好?」情急之下,盤瑤緊張的說道。
 
不料,下一刻堯開心的轉了過來,歡呼道:「好啊好啊!反正我也不想和蒙分開,那就這麼說定了!」
 
「你這孩子啊……」完全被擺了一道。
 
「別老是叫我孩子,我已經不小了,還有我們明天就走!」
 
「好。」
 
只有一次應該沒關係吧?
 
盤瑤因不忍見到堯失望的模樣,於是便不再繼續阻撓,然而他卻不知道,僅此一次,卻注定他永遠失去這個令他魂牽夢縈的孩子。
 
◇◆◇
 
「想不到父親也有這麼任性妄為的時候。」黎淵覺得有些不可思議。
 
「這也是盤瑤他自找的,誰讓他如此偏愛你的父親。」前神王獨孤胤宣說道。
 
「過度保護……嗎?」那自己對小央何嘗不是如此?幸好我已選擇了放手……
 
「呵,別以為盤瑤與你這般相似,若真要這樣,事情也許會簡單多了,甚至不會演變到今天這個局面。」
 
「……那父皇成為人們的共主又是怎麼一回事?他與閻叔又是如何存活下來的?」
 
「只能說傻人有傻福啊,你祖父明明什麼都不懂,但是他的三個孩子卻遠遠的勝過於他,特別是顓旭,一離開水無幻華便懂得如何照顧自己,甚至知曉二十年後,還有一個與他血脈相連的弟弟將會出世,如此是不是出色得多了?」
 
「嗯,前輩說得有道理。」黎淵乖巧得點頭贊同。
 
「老頭子,別再廢話了,不然講到天黑也講不完。」獨孤雲灝終於忍不住開口道。
 
「哼,臭小子,原來你還醒著啊!」言訖,十來根冰柱便隨手拋了過去。
 
「我很專心在聽的!」獨孤雲灝也不勢弱,立即回以雙倍的數目,並施展火壁消融迎面而來的冰柱。
 
「竟然還敢回手,看來你不想活了!」
 
「傻瓜才會站在原地不回手!」
 
黎淵無奈的搖著頭,看著眼前正在纏鬥中的爺孫兩人,心中不禁暗暗祈禱:「希望爺爺的性格能夠沉穩一點,至少不要太活潑好動……」
 
這時,雙方已各自施展出自己最終技能,而其碰撞交會點就在黎淵所在的正前方不遠處!?
 
「……」
 
最後一場驚天動地的爆炸聲撼動整個空間,使得現場頓時壟罩在濃黑的煙霧之中。
 
「虞頡!/孩子!」
 
爺孫倆急忙地跑向前去,卻見一抹修長的身影正緩慢地從煙霧中走了出來,其身上衣物只有袖口被火焰燒了幾個洞,其餘無事。
 
「太好了。」
 
「打完了?」黎淵沈聲問道。
 
兩人立即挺直腰背、異口同聲、簡潔有力的答:「是。」
 
「那可以繼續說故事了嗎?」
 
不知道為什麼,眼前的黎淵僅是面無表情,卻讓前任神王與現任神王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懼,以至於無法馬上回答第二個問題。
 
「別讓我再重複一次!」
 
「可以!」爺孫二人再次異口同聲的答覆。
 
「嗯,開始吧!」
 
◇◆◇
 
雖然盤瑤已答應堯一同外出,但在離開山谷前,在前者的引領之下,來到了堯所出生的高山岩穴中。
 
「蒙,這裡有什麼?」
 
「現在是沒什麼,但一百年前這裡是你出生的地方。」
 
「你想確認什麼?」
 
「你想要有兄弟嗎?」盤瑤卻反問道。
 
「想!」
 
「那也許你會有兩個兄弟……」記得當時他是一共佈下了三個水無幻華,如今這裡什麼都沒有,是不是表示他們已誕生甚至還……活著?
 
「真的嗎?那我們這次出來還要找到弟弟們,否則絕不回去!」堯十分興奮的說道。
 
「你啊,就這麼討厭這裡嗎?」
 
「至少要走遍千山萬水我才要回到這裡!」
 
 
沒錯,哪怕是走遍千山萬水,我也一定要找到你們!孩子啊,希望你們平安無事……
 
 
有了目標之後,行走的方向似乎也就顯得不怎麼重要了。兩人也很隨性,直接翻山越嶺到另一頭去一探究竟,不料只來到半山腰便有了意外的收獲。
 
對二人來說,眼前不過是以磚石砌成的小型祭殿,但是對當時人們的工藝技術而言,若要蓋出這樣的建築則是完全不可能的。
 
「蒙,這房子……」
 
「這房子座落於此確實古怪。」
 
「你曾說過,這世間除了你我便無相同之族人。」
 
「莫要忘了,我們也許尚有親人……」
 
「進去看看如何?」
 
「正有此意。」
 
盤瑤舉步來到門前,厚重而高大的石門忽然開啟,一抹修長的身影正要由殿內邁出,但是驚覺有陌生的氣息在門口便立即向後一躍,再次回到殿堂之中。
 
「誰?」
 
盤瑤踏著緩慢而優雅的步伐自門外走了進來,一臉溫煦的微笑道:「抱歉,驚擾了。」
 
「是你們!」
 
堯緊隨盤瑤之後走了進來,好奇的望著眼前戴著木製面具的男人,開口問道:「你知道我們?」
 
「……不,我不認識你們卻見過你們。」
 
「原來你來過我們所居住的山谷。」盤瑤頓時恍然大悟。
 
「不錯。」
 
這時,盤瑤喃喃自語道:「你身上的衣服好眼熟……」
 
「對、對不起,這是我……偷的……」男人羞愧的低頭、彎腰,真誠的道歉。
 
「偷?蒙,什麼是偷?」堯一臉疑惑的問著身旁的人。
 
「我也不懂,倒是你,可還穿得習慣?」
 
面具男猛地抬起頭來,似乎對於盤瑤的反應感到受寵若驚,原以為會有一番責罵,不料對方並不怪罪,反而關心自己是否穿得舒適,「嗯,比起『他們』所製的衣裳,確實舒服太多了。」
 
堯知道男人口中的“他們”就是平凡的人類,回憶起仍在山谷時的日子,想到那些人是如何野蠻的模樣,不由得鄙夷道:「那當然,這可是蒙親手織出來的,哪是那些人能夠比較的?」
 
「請不要指責他們,他們只是不懂。」
 
「堯兒,既然我們出了谷,就該入境隨俗,不可太過自負。」
 
「哦。」
 
「在下顓旭,尚不知二位該如何稱呼?」
 
「原來你就是顓旭……」
 
「我叫堯,他是弘蒙。」
 
「堯和……盤瑤?」
 
「不對,是弘蒙。」
 
「……」男子心中很是困惑,再怎麼聽都還是盤瑤啊,到底錯在哪?
 
「堯兒,別為難他,除了你,無人能夠悟出我的名字,所以他之所以會喚我為盤瑤也不算錯。」盤瑤解釋道。
 
「如果真是這樣的話,問題就大了。」
 
「什麼問題?」
 
「若他喚你瑤,也喚我堯,屆時該如何分辨?」
 
「那該怎麼辦?」
 
「不如多加一個字如何?」顓旭說道。
 
「什麼字?」兩人異口同聲的問。
 
「帝……帝堯。」
 
「好,就帝堯,謝謝你的賜名,那我現在可以看看你的面容了吧?」說到最後,帝堯已經迫不期待的想看面具後的真面目了。
 
「……」
 
「堯兒,這樣不好吧?」
 
盤瑤雖然說不出個所以然,但直覺告訴他,這樣的要求似乎不太妥當。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