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劫難逃15

 
神譜與其守護者之間本來就有契約存在,若是守護者性命垂危,神譜也將毀於一旦,這可是眾神皆知的一大禁忌。不過望著閻冥臉上的傷痕,黎淵大概知道“他們”主要目的並不在於奪取他的性命而是在其雙眼……不過這真的是父親他們所為?
 
「事實就是如此。」
 
「您放心,待我查明這一切背後的真相,定會替您出一口怨氣!」
 
「你相信他們?」
 
「對,我相信他們。」
 
「你……」閻冥頓時氣結,但眼前的人是自己掛念多年的侄兒,打也不是,罵也不對,一時之間竟不知該說些什麼才好。
 
「其實您也不願相信這個事實對吧?」這句話倒是真的說到閻冥的心嵌裡去了。
 
「頡兒……你何時才能為自己而活?多關心自己……」
 
「反正今生今世,我都不可能為自己而活了。」黎淵淡淡一笑,胸口不由得微微抽痛,暗道:可惜自己注定沒有來生來世……
 
「不談這個了,快睡。難不成還要我陪你?」
 
「如果我說好,您真的會陪我嗎?就像那時候一樣。」
 
「當然,只是現在頡兒長大了,全身上下都是排骨,還是小時候好啊,抱在懷裡很柔軟、好舒服。」閻冥一邊說著,一邊脫下自己的外衫,終是上了床。
 
「您總不能讓我永遠都長不大吧!」
 
「我倒是非常希望這樣吶。」
 
◇◆◇
 
本是一個美好的早晨,沈麟雵卻堅決地待在客廳裡陪著寒羽桓發呆。也許是因為這些天葉凰不在的原故,以致他做任何事都不提不起幹勁,乾脆什麼事都不做還比較實在點。
 
這時,門外傳來熟悉的呼喚,沈麟雵先是全身一震,然後迅速的朝著門外飛奔而去。
 
「凰,你終於回來了。」
 
「我回來了。」葉凰將迎面撲過來的人兒緊抱在懷裡,臉上揚起幸福的微笑。
 
「雵兒好想你喔!咦?耀稀哥也回來了,你們……一起?」緊接著又大喊:「啊!大哥!?」
 
「是啊,我們一起找到了阿黎,阿羽呢?讓他來接人。」
 
「我在這。」寒羽桓正朝著眾人所在之處而來,卻在見到羲和那瞬間,臉色一沈,「是你!」
 
「又見面了。」羲和依舊是冰冰冷冷的模樣。
 
「是你把黎兒弄成這樣的?」
 
「你這問題問得可真有趣。」
 
「別這樣!羲。」林耀稀扯了扯羲和的衣裳,臉上很是著急。
 
「阿羽你誤會了,阿羲他並任何沒有惡意。」葉凰解釋道。
 
「是啊,大哥會這樣是有原因的,和羲無關。」林耀稀又說道。
 
「小耀,你和他何時變得如此要好?你難道忘了先前他是怎麼對待你的嗎?」
 
「也許是一見鍾情吧,不過現在我能確定的是:『自己是愛著他的!』儘管我們第一次的相遇並不是很愉快,但是自從那日之後我對他便無法忘懷,所以……」
 
「所以你就主動投懷送抱了?」雖然質疑,口氣卻是十分肯定。
 
「沒錯!」林耀稀也不否認,只是這樣的言語從自己最敬愛的人口中說出,心裡說不難過是肯定騙人的,但是…「羲是愛我的!更何況大哥已經認同我們了。」
 
「黎兒……」望著羲和手中的黎淵,寒羽桓臉上閃過一絲痛苦,雙手也不禁握成拳狀。
 
「人你到底要不要。」當羲和看到林耀稀臉上流露出受傷的表情時,心中已經相當不悅,現在只想擺脫手上的麻煩,好好安慰身旁的愛人。
 
寒羽桓輕哼一聲,不過還是將黎淵小心翼翼的接到自己懷中。
 
「羲……」
 
「別這樣,我不喜歡看你難過的樣子,如果這裡不歡迎我,我們還是可以回小屋去,反正黎淵有他在,不會有事的。」
 
「阿羲,你們要走?」葉凰覺得有些惋惜,心中倒是非常不希望二人就這麼離去。
 
「嗯,我會把結界力量減弱,歡迎你隨時過來。」羲和緩了緩臉色,口氣依舊冷冰冰的。
 
「好吧……」
 
「凰,一定要來看我們喔!」林耀稀強顏歡笑道。
 
「一言為定!」葉凰輕拍著林耀稀的肩膀,希望他能夠打起精神來,然後目送著他們離去。
 
「寒大哥,既然大哥已經認定他們之間的關係,你就試著接受他們嘛!眼下還是趕緊將大哥送回房間。」沈麟雵小聲的在寒羽桓耳旁勸說道。
 
「……慢著。」
 
「寒…大哥?」林耀稀好奇的轉過身,單手緊緊地回握著羲和與自己相扣的手,心中仍然忐忑不安。
 
「小耀,方才對不起,是我太不智理了。」
 
林耀稀搖搖頭,「寒大哥會這麼失常都是因為大哥,我想我是可以諒解的。」
 
「謝謝你,小耀。」接下來又對著羲和說:「你……知道黎兒的過去?」
 
「不全然,不過你不妨再多等待些時日,目前可以確定的是,他似乎已經做出了選擇,也許這次醒來又會變得更不一樣。」
 
寒羽桓無奈地嘆了口氣,說道:「我明白了,你們就留下來吧!」
 
 
 
是夜,葉凰獨坐在桌邊,望著手中的桑炎果若有所思。在燭火的照射下,俊美的臉孔染上了一絲邪魅的氣息,當沈麟雵踏入房中那一刻,便是看到如此誘惑人心的一幕。
 
「凰……」呼喊的聲音不知不覺中竟有些沙啞,心跳也莫名的加快速度。
 
「回來啦,可有任何收獲?」
 
原來方才除了葉凰之外,大家都跑到林耀稀的房中聆聽羲和解釋黎淵目前的概況及去向,此外便是關於冥界之主閻冥的事蹟,然後大家又閒聊了幾句,最後才散會。
 
「凰,你說好端端的,大哥為什麼要到冥界去?」
 
「阿黎也沒告訴我們原因,不過這一趟對他而言想必是非常重要的吧!」
 
「嗯。你手上拿的是什麼?」
 
「這是閻冥大人給我的,你要吃嗎?」
 
「我現在只想吃你。」沈麟雵很忠誠的表達自己的慾望。
 
「就算如此,上次是我在下面,這次該你了。」
 
「我這些天都有乖乖的,難道不應該要一點獎勵嗎?」沈麟雵委屈的說道。
 
葉凰頗為無奈地嘆了口氣,「真是拿你沒辦法。」同時,將桑炎果吞入腹內。
 
「你怎麼現在就吃了!?」
 
在沈麟雵大驚小怪之際,葉凰難得主動的走到床沿,慢慢地解開自己的衣物。
 
「到底做不做啊,不然我可要休息了。」
 
「要!」沈麟雵馬上熄了燭火,迅速的解開身上的裝束,如餓狼般的撲了上去。
 
◇◆◇
 
冥界
黎淵悠閒的躺在花海之間,不遠之處則有兩名侍從盡忠地看護著。忽然間,一抹紫影憑空現身於眾人眼前,甚至就飄浮在黎淵的正上方。見狀,黎淵伸出了右手,男人則伸出了左手,兩者在相互接觸的那一刻,男人落在了黎淵的身側,彼此的雙手仍緊緊相扣著,面具所遮掩不住的紅唇勾勒出淡淡的笑意。
 
「還好嗎?頡兒。」
 
「暫時拋開了那些煩雜之事,自然是好的,倒是閻叔您忙完了?」
 
「本來就沒什麼大事,說不上忙。」
 
「您將這裡治理的很好,倒是符合了世人所說的『極樂世界』這個想法,連我都有一點捨不得離開這呢。」
 
「我倒是希望你能留下。」
 
「多麼奢侈的希望啊,有時候還是務實一點比較好。」黎淵偏過頭去,語氣平淡的說道。
 
「你這小笨蛋,叔叔我想盡辦法讓你轉移注意力,偏偏你總是往死裡鑽,你是想氣死我嗎!」
 
「呵,話說……您願意幫我這個小忙嗎?」
 
「既然你都說是小忙了,我還能說不嗎?只是你當真不後悔?」
 
「霄澐是個聰明的孩子,他似乎知道我要做什麼呢!至於熙兒……唉,還是讓他恨我吧!恨一個人恨一輩子,總比傷心失意一輩子好過。」
 
「那我怎麼辦?頡兒。」
 
由於閻冥戴著面具,黎淵雖然無法看見他臉上的表情,不過倒也不難猜測,此刻男人的神情肯定是很受傷,很委屈吧!
 
「您?您不是應該想盡各種辦法讓我活下來嗎?」黎淵正色道。
 
「我還以為你決意求死呢!」
 
「目前我並沒有其他的選擇不是嗎?更何況我也不可能讓義父代替我去受罪,所以只好面對現實……倒是閻叔您真不應該與他們相題並論,單憑您對我的了解早已超出了我們的關係。」
 
「知道又如何?還不是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你痛苦,甚至是走上絕路……」
 
「閻叔對頡兒的寵愛與關懷,頡兒都記在心裡。」
 
「哼,耍耍嘴皮子誰不會?你總是不愛惜自己,每次都讓我為你擔心受怕的。」
 
「閻叔……」
 
「不談這個了,我來是有另一件事要告訴你,葉凰與沈麟雵的孩子已經順利結合了。」
 
「是男孩還是女孩?」黎淵好奇的問道。
 
「你傻啦,哪有可能這麼快,桑炎果只有令人受孕的功能而已。」接著閻冥又道:「時間差不多了,我們回家吧!」
 
「好,我們回家。」
 
◇◆◇
 
天上一天,凡間一年;凡間一天,冥界一年。轉眼間一個月呼嘯而過,寒羽桓在這段時間裡也思考了許多事情,特別是他與黎淵在感情上的問題。此刻,他負手而立於窗前,仰望著天上一輪明月,隻身的背影隱約之中透露出孤寂與黯然……
 
回到床邊,床上的人兒依然靜靜的躺著。寒羽桓目光溫柔的注視著黎淵,修長而白皙的手指仔細地描繪著男人的臉龐,儘管指下的這張臉與身為蒼龍黎淵的那張俊容有著極大的差異,寒羽桓還是無法移開自己的雙眼。
 
「黎兒……黎兒……我真的該放手了嗎?若真要放手,我又怎麼捨得離開?但是我真的已經沒有辦法忍受你對我的防備與隱瞞,我到底該拿你如何是好?」寒羽桓懊惱著拉扯自己的髮絲,始終沒有辦法做出決定。
 
這時,房外傳來一聲熟悉的呼喚,「寒大哥,我是耀,現在方便進來嗎?」
 
「小耀?」
 
寒羽桓稍微整理了自己的儀容,親自為林耀稀打開房門。
 
「這麼晚了,有什麼事嗎?隨意坐吧!」
 
「寒大哥,你還好嗎?」林耀稀一臉擔憂的問道。
 
「我能有什麼事?你別大驚小怪了。」
 
「你人沒事,但是心裡有很多很多事,加上大哥又即將回魂,你的眉間倒是鎖得越來越緊了。也許你自認為一切都隱藏的很完美,但是大家還是注意到了,曾幾何時,你的招牌微笑已經不見了呢?」
 
「抱歉,讓你們擔心了。」寒羽桓又再次嘆了口氣。
 
「其實我們大家都不希望你們如此,若是能將所有誤會或疑惑說清楚講明白當然是再好不過了。」
 
「放心,我會好好的和他談一談。」
 
「加油喔,寒大哥,大家都會在背後默默的支持你!」
 
「我量力而為。」
 
「那麼我就不打擾你歇息了,晚安。」林耀稀微笑道。
 
「晚安。」
 
當林耀稀走出房內,關上房門的那一刻,淚水卻不聽使喚的落了下來。直到落入一個熟悉的懷抱中,才立即轉身埋首於來人的懷中,無聲的哭泣。無奈之餘,羲和只好施展法術回到屬於他們兩人的房間。
 
「別難過了,耀兒。」
 
「可是寒大哥……」
 
「黎淵會解決的。」
 
「大哥是笨蛋!」
 
 
 
在林耀稀離去後,寒羽桓又在原地呆坐了一會,然後才吹熄了燭火,卸下了外衣,在黎淵身側躺下。
 
「你放棄了嗎?」身旁的人不知何時竟睜開了雙眼。
 
「黎兒!?」寒羽桓驚訝的坐起,盡管室內有些幽暗,但是黎淵那雙明亮的眸子在黑暗之中依舊閃耀得令人無法忽視。
 
「我知道……你想放棄這段感情,不過這也是我自找的,怨不得你。」彷彿自嘲般,黎淵皮笑肉不笑。
 
「你早就預料到這樣的結果?所以你是故意的!」寒羽桓斬釘截鐵的說道。
 
「我並不否認。」
 
「為什麼……你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你明明是愛我的,為什麼又要將我排除在外?」
 
「到了這個時候你應該注意到了吧!並非你不好,而是我們…不合適……」
 
寒羽桓似乎一時之間無法接受的樣子,只是不停的搖著頭,神情痛苦。
 
看著這樣的寒羽桓,黎淵原本堅定的心似乎有那麼一點動搖,輕聲低喚:「羽兒……」
 
「別叫我!別這樣…叫我……告訴我真正的理由,別這樣打發我!求你……」
 
「我無法給你想要的幸福,也無法向你承諾將來……」聞語,寒羽桓腦海中突然閃過一句話,那是黎淵離開眾人四年後,再次歸來,接連著昏迷了十多天醒來之後對自己打的比喻,原以為是笑語,難道是真的?
 
 
如果,我死了,你……
 
 
死……難道你真的會死?寒羽桓難以置信的看著黎淵,後者也不回避,同樣專注的看著他。兩人就這樣對峙了許久,直到寒羽桓突然將黎淵抱入懷中並埋首於男人的頸側,淚水終於再也忍不住的奪眶而出。
 
對神來說,輪迴轉世只不過是一種磨練,並不代表死亡,但是死亡即代表著消逝,再也無任何方法可以挽救。
 
「……我明白了,我會尊重你的決定。」如果這是你的期望……
 
「別哭,像我這種人,不值得你為我哭泣……」
 
「要你管,你又不是我的誰,我愛哭就哭!」語落,寒羽桓隨即抹去臉上的淚水,只不過用的是男人身上僅存的衣物。
 
見狀,黎淵不禁搖頭失笑。
 
「先也別高興的太早,你以為我是你揮之則來,呼之則去的呀!想甩掉我可是要付出很大很大的代價!」
 
「嗯,我知道,儘管放馬過來吧!」
 
「在說這種話之前,先看看場合還有我們的體位,你不覺得不太恰當嗎?」輕挑的口吻中似乎另有所指,加上俊顏上所綻放出充滿邪魅的笑靨,無不令人遐想。
 
「想做便做,以後可是沒什麼機會了。」黎淵倒是一點都不在乎。
 
「誰說的,我們雖做不成情人,但是當個床伴總是可以的吧!」寒羽桓十分無賴的說道。
 
「好啊!」黎淵率先出擊,迎面吻了上去。
 
當黎淵醒過來時,仍然是黑夜。側過頭望著身旁的男人,不由自主地輕晃著腦袋,貌似無奈,但是面容上依舊不見任何神情。兩人昨夜可說是非常的瘋狂,你來我往之間不知做了多少次。以致此刻動一動身子,彷彿有千萬噸重的石頭壓在上頭,使不了一點力氣,下半身更是呈現出完全麻痺的狀態。
 
然而黎淵竟能夠在這個時候清醒過來,連他自己都覺得相當不可思議。原來閻冥為了配合愛侄的計畫可是將珍藏多年的靈丹妙藥拿了出來,否則按照先前的狀況來看,這名葉凝或冷月的凡身應當在昨夜就該長眠於此了。
 
無聲的嘆了口氣,黎淵解除了體內幾道封印,藉著少許的蒼龍之力逐步修補凡胎所耗損的精氣。
 
也許是察覺到身旁的動靜,寒羽桓慢慢地睜開了雙眸。
 
「黎兒……」
 
「醒了?正好,快起來。」
 
「不要。」
 
「那總該清洗一下。」
 
「麻煩,施法不就得了?」
 
「但是大家很擔心你,此刻都聚集在外面。」黎淵醒來當下便注意到房外的動靜,這也是他堅決起身的用意。
 
「你去處理。」翻過身,寒羽桓繼續賴著床不起就是不起。
 
黎淵頓時無語,卻還是從容不迫的整理著自己的儀容。
 
 
 
葉凰一行人守在寒羽桓房外已有數個時辰。自一早眾人不約而同的到來,乃至輪班看守,到晚飯後又再次聚在一塊,房中依舊沒有任何的動靜,不是沒有想過破門而入,眾人也都願意相信寒羽桓和黎淵,只是為了不必要的猜疑與擔憂,他們還是意志堅決得寧可等到房中的人出來才肯放心。而皇天不負苦心人,緊閉的房門終於在此刻開啟了……
 
「各位,晚上好,讓你們久候了。」本是多麼尋常的問候語,儘管黎淵臉上仍是面無表情,但眾人還是感受到一絲溫意。
 
「大哥,你和寒大哥他……」林耀稀關切的問道。
 
「我們已經達成了共識。」似乎有意吊人胃口,黎淵停頓了一會,又道:「還是『朋友』。」
 
聞語,眾人除了羲和之外,皆是驚愕不已。
 
無視眾人的神情,黎淵又道:「如果你們想見他,今日是不可能了。現在夜已深,你們也該歇息了。」
 
「阿黎,我……」正當葉凰想對黎淵說些什麼,只見黎淵彷彿看見什麼驚奇的事物,神色微變,「熙兒你還沒回去?」
 
「我、我擔心你不行嗎?」軒轅無熙不高興的說道。
 
「不是不行,有時間關心我,倒不如去關心霄澐那個孩子。」
 
「你什麼意思?」
 
「回去便會知曉。」轉眼間,軒轅無熙已消失在原地。
 
「小淵,到底發生何事?」獨孤亦痕擔憂的問道,雖然他和龍霄澐並無任何交集,但是長久以來他與軒轅無熙的相處,他知道若是那個男人發生了什麼事,軒轅無熙是絕對不會就此善罷甘休的。
 
「阿黎,霄澐他……」畢竟曾是自己所收養的孩子,葉凰也不禁關切的問道。
 
「封印神格,重返輪迴之道!」黎淵一字一字清晰無比的說道。
 
所有人皆忍不住倒吸一口氣。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除了大哥你之外,還有誰能有這份能耐?」沈麟雵很是疑惑。
 
聞聲,黎淵將目光挪到沈麟雵的身上,只是靜靜地注視著。
 
「大哥?」
 
黎淵抬起頭,望著閃耀的星辰,緩緩的開口道:「吾主,帝堯與顓旭陛下聖明,否則霄澐那孩子怎麼可能只有封印神格與輪迴如此簡單。」
 
「那……無熙呢?」獨孤亦痕又問。
 
「謀權奪位,處魂碎之極刑。」
 
「那你還讓他回去!」獨孤亦痕一臉難以置信。
 
「大哥,你……真的還是大哥嗎?」沈麟雵不禁問道,儘管他對軒轅無熙從來就沒有任何的好感,但是聽聞到這樣的下場,難免有所同情,但是眼前的男人不一樣,他可是軒轅無熙的啟蒙之師!
 
「你認為是便是,不是便不是,除此之外,下個月圓之刻,就是神靈祭了。凰,身為族長的你,親自執行祭典儀式可是你的職責所在……」
 
「怎麼會這麼快?!」
 
「快…嗎?相信幾日後族中便會有所動靜了吧!」越過眾人,黎淵又再次仰望著天上無邊無際的星辰。
 
「凰……」沈麟雵緊拉著葉凰的手,多麼希望永遠都不要放開,明明才相聚在一起啊!可眼下卻又再度面臨著生離死別的痛苦。
 
相較於沈麟雵的黯然憂傷,葉凰倒是坦然多了,「沒事的,雵兒,我一定會等你!」
 
「用一時的痛苦換得長久的守候,這樣的條件還不夠誘人嗎?」黎淵低語。
 
「阿黎?」
 
黎淵側著身子,淡淡的回眸一笑,「別忘了,你們遲早都要離開這個凡世的,眼前的相守不過是暫時而已,你們的歸處並不在這裡。神的壽命可以很長,長得你們無法想像,也許總有一天你們會倦怠,但也必須到那個時候……」
 
隨著黎淵話語的結束,眾人覺得眼前的黎淵又是他們所熟知的黎淵,只是這莫名的悲痛感是怎麼一回事?
 
「大哥。」林耀稀不由自主地輕喚,只覺得一股悲傷的氣息忽自心中湧現。
 
「耀,羲和,明日隨我離開吧!」
 
「嗯。」眾人齊一點頭。
 
「阿黎,我們並沒有……」葉凰著急的想解釋,黎淵卻打斷道:「不關你們的事,這次我不會再鬧失蹤了。」
 
「那也不需要離開啊!」
 
「我有我的理由,總之這裡我是無法再待下去了。」黎淵態度堅決的說道。
 
「大哥,曾幾何時,你對我們如此客氣了?」沈麟雵突然說道。
 
「難道你又想做什麼傻事?」葉凰緊接著問道。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