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劫難逃02

 
可惡啊啊啊啊!!!
 
「嗯?」赤裸的身體若隱若現,男人全身無力地癱軟在舒適的床鋪上,神情滿是疲倦,卻聽聞那怒氣騰騰的嘶吼聲而疑惑地抬起頭來。
 
「怎麼了?」另一名已穿戴整齊的男子問道。
 
「你不是要我監視炎煌的轉世嗎?不知為什麼,近來他很喜歡歇斯底里的大吼大叫呢!」
 
「近來?」
 
「其實也有一年了吧!」
 
「……」
 
「無熙?」
 
「沒事,你繼續監視,別忘了我交代給你的任務。」軒轅無熙,盤源大陸與韶華天境之主,語氣平淡的說道。
 
「我辦事,你儘管放心,只是近來你的索求是否過多了,我的身體可承受不住如此毫無節制的慾念,想發洩,你大可去找其他人,但霄澐又情何以堪?我真為他感到不值。」
 
「呵,這不是慾念,即使你再怎麼像淵,你們還是有所差異,況且我可沒有縱慾到來者不拒的地步,只是目前唯有你才能幫我緩和身上的痛苦,這事,霄澐也是知道的。」
 
「原來是我錯怪你了。」
 
「只要你替我好好辦事,我會完成你所有的心願。」
 
「我的心願嗎?」男子突然收起了笑容,神情黯淡。
 
「時間差不多了,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了。」
 
「嗯。」
 
當軒轅無熙離開後,男子望著莫大的房間,像是喃喃自語的說道:「我的…心願嗎?永遠也不會實現了……」
 
◇◆◇
 
接下來幾日,身穿青藍色衣服的少年不曾再出現過,轉眼間一個月已拋去,某一日下午,習慣性的來到古老神樹下小憩的“葉凰”一覺醒來,看著眼前放大的臉孔正笑咪咪的盯著自己,此人不正是一個月前冒然出現又消失的少年!?
 
「你你你!」怎麼又跑來了?
 
「我我我我是人不是鬼呀!」少年依究笑嘻嘻的看著眼前的人,好不快樂!
 
「那、那為何…」當然,鬼是不會在大白天出現的。
 
「你不是人人稱讚的少主嗎?這麼簡單的道理怎會想不透?」
 
「你不是族中之人?」結果還不是想誤導我。
 
「我從京城來的。」
 
「什麼!?」“葉凰”頓時像被雷擊中似的,呆愣了一會兒。
 
這次應該是光明正大的回到族裡吧!看來那幕後黑手終於有了動作。
 
「你慢慢想吧!我該走了。」少年拍拍身上的灰塵,轉身便離開。
 
「等等!」人早已失去蹤影,「這真的是我嗎?葉凰啊葉凰,為何每次一遇上他便束手無策了?」滿腹的失落感頓時湧上心頭,除了失落,還是失落。
 
“葉凰”暗道:唉,真是一件吃力不討好的事,再這樣下去,我恐怕會人格分裂了!總之還是先通知煌吧!
 
 
 
十七年來,“葉凰”初次遭逢如此重大打擊,以至現在心情十分低落,昔日的彩鳳失去了光輝,眼下正踏著沈重的步伐,回到自己的府第。然而在曲折蜿蜒縱橫交織的莫長迴廊裡,一個失魂的人,一個心緒繁亂的人,巧遇後自然是很親密的撞倒在一起。
 
「是誰這麼不長…」眼睛二字尚未脫口而出,青年已認出眼前的人,「少、少爺?您這是怎麼啦!」
 
「嗯!」“葉凰”無力的回應了一聲。
 
「什麼嗯啊,少爺,您到底怎麼了?」
 
「哦!」
 
「凰!」
 
「月大哥,有什麼事嗎?若沒事,我累了……」
 
“冷月”,葉凰的貼身侍從兼任護衛長,滿臉憂心。
 
「別擔心啦!月大哥,他只是感到小小挫敗,過些天就沒事了,我肚子餓了想吃點東西。」
 
「原來是小雵,話雖這麼說,可是凰他有些反常,我不放心。」
 
「月大哥。」少年嬌柔的呼喚著,一副令人疼愛的樣子,「我肚子餓餓,就快餓死了,不然小雵永遠都不理你囉。」
 
「好好好,我的小祖宗,我們現在就去!」
 
於是兩人拉著手轉身就打算離去,只是這次事情並沒有如期的順利。
 
「慢著!」
 
「咦?你不傻啦!」
 
「你到底是誰?為何月大哥也認識你?」
 
「凰,他……」
 
「別跟他說,讓他自個兒慢慢想,我們走!笨、蛋!」
 
「站住!」“葉凰”真的生氣了,修身的身體一躍,已阻擋兩人的去路。
 
「你很煩吶!」少年終於也不耐煩,口氣也有些衝。
 
「不要考驗我的耐性。」原清澈漂亮的蒼藍色眸子,竟泛起濃厚的殺意,漸漸赤紅的雙眼,似乎在一瞬間就會把人給吞食掉。
 
「凰,冷靜些!」
 
下一秒,“葉凰”已緊緊扣住少年的頸項,由於事情發生的太快,“冷月”尚來不及阻止,卻聽“葉凰”神色痛苦的說:「你…到底……是誰?」
 
「凰……」少年伸出那白皙的手,輕輕的撫摸著葉凰,意識已有些模糊,卻依舊柔聲的喚著他的名。
 
“葉凰”突然鬆開了手,痛苦的抱著頭不停的掙扎。
 
「唔…頭疼…好疼……」言訖,竟已失去了意識。
 
「月大哥,你扶他回房!我去請歐陽前輩。」
 
「好。」
 
“冷月”望著懷裡的“葉凰”,露出了很淡很淡的微笑。
 
 
『哈哈,阿黎!我們倆真是合作無間啊,如此一來也不會遭人懷疑,相信再過不久,便能換回彼此的身分,只是……』得意的語氣一轉,『苦了雵兒,若是雵兒也能擁有記憶就好了。』
 
『別傷感了,總有一天你們定能相認!不會太久的,我保證!』
 
『呵,有了你的保證,我就安心了。走,我們回房。』
 
 
◇◆◇
 
一名男子身穿錦衣,即便是驚鴻一瞥,也能知其來歷絕非出自普通富貴人家,此刻正為自己兒子的遭遇而打抱不平。
 
「族長,我求您別在折磨麟兒,難道只因為他們皆是男兒身?只因為凰兒是未來的族長?」
 
「是,不過你只說對了一半。」
 
現任蒼之族族長葉玹,不失儀態的品嚐著荼香,一副悠閒自得的模樣,好似自己不是當事人而是旁觀者。相較之餘,另一名男子顯得有些慌亂。
 
「族長!……大哥!」
 
「……霜,別怪大哥無情,全然是因為麟兒是五百年來難得一見的媚星,我占過卜亦看過古書,若讓他和凰兒繼續下去,恐有滅族之災,但大哥也並非絕情之人,是問天下有情人誰不願終成眷屬?」
                                      
沈霜似乎一時無法承受相信,絕望地後退了幾步,重重的跌坐在太師椅上。媚星…為何我的麟兒會是媚星?照慣例,媚星必成為“神靈祭”的活人祭品啊!
 
「霜兒……」
 
蒼之族自古以來,皆以么子取名為沈,故沈葉二氏同出一源,只是葉氏在明;沈氏在暗,一般較不為人知。平日生活和常人無異,在朝中亦可擔任大官,與皇室通婚的也大有人在;暗地裡卻是基楚強大的暗流組織,掌握兵力、經濟,甚至是專業的殺手、情報員等。而沈霜就是今日的暗流之首,朝中之宰相。
 
「大哥,難道沒有別的方法?麟兒是我的孩子,心頭上的一塊血肉啊!」
 
「我能做的都做了,若是天意使然,非要他們再一起,我也只能接受,剩下的便交由命運,交由蒼龍帝來決定吧!而我們做父母的只要在一旁觀看,在他們最需要的時候伸出援手,你說對嗎?霜兒。」
 
「謝謝你,大哥!除了麟兒之外,你是我在這世上唯一足以信任的人了,方才霜兒莽撞了點,還請大哥別介意。」沈霜神情激動不已,說著說著便跪了下來。
 
「傻瓜,我們是兄弟呀!快起來。」緩緩地扶起沈霜,葉玹臉上瞬間閃過一抹詭異的微笑,「我們走吧!去見見麟兒、凰兒,還有月兒。」
 
◇◆◇
 
「凰,你醒來吧!我是你的雵兒,不是什麼外人,是你最親最親的雵兒啊!」沈麟雵緊握著葉凰的手,不停的呼喊,臉上神情憂慮、痛苦。不知不覺便回想起三年前…
 
 
『小雵乖,先與阿明回去京城吧!現在族長與各長老正為了你們的事都在氣頭上,你並不適合留在這裡。』冷月苦口婆心的勸道。
 
『我不走,我要和凰在一起,絕對分離!』
 
『凰不是答應過你,一定會去京城找你嗎?』冷月繼續勸道。
 
 
 
騙子!你說過會來找我的!
 
 
 
『除非……你不信任凰。』
 
『凰才不會騙我呢!』
 
『那就先回去,別讓凰擔心。』
 
『可是凰被大伯幽禁了起來,我怕他餓肚子……』
 
『你忘了還有誰在啊!』
 
『對喔,還有月大哥你在,那凰就拜託你了,我…我先回京城去了哦!』
 
『這樣才乖嘛。』
 
 
 
早知如此,當初我無論如何也要留下!只是為何你能將我忘得如此徹底?凰……
 
 
 
◇◆◇
 
看見沈麟雵如此悲痛的神情,在一旁的“冷月”真恨不得立即他的“雵兒”摟進懷裡,好好疼惜一番,可他現在是“冷月”,不是葉凰……
 
其實三年前,自己曾經想過放下族中的一切與雵兒離家出走,然而這個意圖很快就破滅了,這都要歸功於那個假蒼龍!當晚父親便帶了十來個壯丁,將自己包圍得滴水不入,連月大哥也受牽連。
 
 
 
『父親,您這是做什麼?』
 
『抓住他!』
 
『父親!!!』
 
『看著我的眼睛,凰兒。』
 
『不,我不要!月大哥,救我。』
 
『族長!』冷月方跪下欲替葉凰求情,身子竟無力的倒了下來。
 
『月大哥!!!』
 
『凰兒,爹爹這麼做是為了你好啊!』葉玹一方溫柔的安撫,下一刻卻命人固定葉凰的頭,強迫他於自己相視。
 
『不,我不要!!!』葉凰痛苦的掙扎,無奈於攝魂眼的功力,終究失去了抵抗性。
 
 
 
結果一覺醒來,自己什麼都還記得,唯獨這臉…竟變成了月大哥的,可能是前世的記憶太過強勢,導致攝魂眼失效,可是只要假蒼龍在的一天,我就得繼續扮演“冷月”這個身分……
 
 
 
『少爺。』
 
『月……大哥?』
 
『你還記得我嗎?』
 
『我該忘記嗎?』
 
『沒、沒什麼,你沒事就好,凰。』
 
 
 
事實上這副面具是拿得下來的,只要注入些許靈力即可,但是一點意義也沒有……
 
 
 
◇◆◇
 
「唔!」
 
“葉凰”無奈的心想:我該醒了,躺得好不舒服。
 
「凰?你可終於醒了,太好了……」
 
眼見葉凰終於清醒過來,沈麟雵極激動地落下了淚水。
 
葉凰慢慢的睜開雙眼,便看見一人滿臉擔憂的看著自己,另一人則是哭得像個淚娃兒似的,「我怎麼了?你們為何……
 
「沒事吧!凰。」
 
「月大哥?」
 
葉凰看著眼前的冷月猶豫了,似乎把什麼重要的事情給遺忘了,轉頭看向一旁的銅鏡,鏡中的投影的確是葉凰,是蒼之族中人人讚賞的少主,可是又好像有什麼不一樣,於是他再次盯著冷月的臉,若有所思。
 
「怎麼了?身體還是非常不適嗎?」
 
葉凰輕輕的搖頭,疑惑的說,「……我是凰?」
 
聞言,冷月先是一愣,才微微苦笑道:「嗯、嗯,不然呢?」
 
葉凰雖然仍有些芥蒂,卻還是認同的點了點頭,注意力一轉,看向身旁沈默多時的少年,「你是……小雵,沈麟雵?」
 
「是、是呀!」
 
原本心情底落的沈麟雵,赫然間整個人豁達了起來,顯得又驚又喜,卻有了一絲絲怯意。
 
接下來房中一片死寂,三人各自陷入了自己的思潮中,氣氛一時之間變得十分尷尬且靜寞。許久,冷月以身體不適為由,轉身便離開了房中。
 
「月大哥怎麼了嗎?」
 
葉凰憂心的看著那修長的身影消逝在視線中,回首發現,麟兒亦如他,只不過注目的神態中帶著一絲絲不悅?甚至有些憤怒?
 
「小…雵?」
 
「……」
 
「小雵去看看他好嗎?」
 
「好,你再休息一會,我們晚點再來看你。」堅定的語氣中突然間缺少了稚氣,穩重非常人般的微笑,沈麟雵飄然離去。
 
「恭喜你們倆再次相逢,接下來是另一齣戲碼……」“葉凰”笑了,笑得十分歡喜。
 
◇◆◇
 
當房門再度開啟,兩名氣勢非凡的男子走了進來。此二人不是誰,就是蒼之族族長葉玹以及擔任朝中要職的沈霜,不過葉玹似乎不大高興,甚至還有些惱怒。於是“葉凰”收起了笑顏,行動有些遲緩的下了床,和乎於禮地屈膝而跪,語意淡淡的說道:「參見族長與主上!」
 
哼,葉玹冷笑:「原來你這次回來就是為了成全他們!」
 
「沒錯,冷月一直都是我的人,自然有那實力足以對抗攝魂眼,雖然凰兒他掩飾的好,但我還是察覺到了,你將一切佈置得相當適宜,幾乎到了天衣無縫的境地,但我是什麼人?沈霜,你的弟弟,有著同樣的血液,過人的天份,繁雜的心思,所以我是知道的,也知道你對我的情誼,只不過……我的妻子是無罪的,大哥!!!」
 
「哼,你如此坦白,就不怕我來強硬的?」
 
「我、我相信你不會、不會傷害我的。」是的,沈霜不是沒想過,但為了自己的孩子,他不得不這麼做,哪怕是出賣了自己的身軀,反正他自小便是喜歡眼前這強勢的男人,若不是婚事由父母做主,相信他也絕不會娶妻生子。
 
「好!好個霜兒!從今往後起咱們就是同一陣線上的人了,我可不允許你有絲毫的背叛,如此……拿出你的誠意來,我答應你不再為難那兩個孩子!」
 
沈霜依其言,漸漸脫去自己的衣裳,恢復身分的冷月識相的退出房內,關上房門,為兩人留下私人的空間,自己則望著天邊,深感未來茫茫。
 
◇◆◇
 
寒淵潭,蒼之族傳說中的聖池,據說是蒼龍帝黎淵與他的愛人寒羽桓隱居之地。相傳,若能在水面上看見淡藍色流螢,常人得已如願,有緣人得已相逢、相識、相戀,乃至永相隨。
 
葉凰自小就非常喜歡這個傳說,也喜歡獨自一個人來到此處冥想,總覺得只要靜靜地凝視著那無波無紋的水面,所有繁雜的思緒皆會於轉瞬間撇得一乾二淨。
 
「小雵…雵兒……」亭立修長的身影,屹立於水畔,散落的髮絲隨風搖曳,遠遠望去宛如那池中仙,只見那男子手中緊緊握著一張皮,恨不得立即把它扔進水中似的。
 
「你叫我?」
 
葉凰身子微微一震,眼看他有的是機會施展輕功飄然離去,然兩隻腳卻像生了根似的,一步也挪動不了,只聽得那腳步聲離自己越來越近,而後從身後圈住了自己的腰間。
 
「凰。」
 
呵呵,葉凰乾笑了兩聲,依然背對著身後的人,嘴硬似的不肯承認,「小雵,你在說什麼呢!我是月大哥!」
 
少年怒氣一上來,便什麼也不顧了,挺身站立於男子身前,面對面的盯著他眼睛不放。
 
「如此你還有什麼話可說,凰!」
 
「雵兒……」悲喜交集的複雜心緒雖然有些很矛盾,但能親身向自己所愛之人表達真切的愛意,卻感到高興不已,眼淚竟在不知不覺中湧了上來。
 
我的雵兒…終於……
 
你也很痛苦嗎?是這樣子嗎?凰。
 
沈麟雵不忍,再次撲前去,情緒激動的說,「只有真正的凰才會喊如此喊著我的名……『雵兒』!所以你是凰,我的凰!」
 
兩人很自然的相互擁吻著,沒有任何隻字片語,沒有任何理由與藉口。又圓又大的月自山頭緩緩地升起,好似為兩人的重逢給予肯定的祝福。
 
「今天是滿月呀!」指著天上的明月,沈麟雵開心的依偎在凰的懷中,好不滿足。
 
「嗯。」
 
「我們不回去吃飯可以嗎?」
 
「別理他們,況且我暫時不想見到我爹爹。」葉凰不以為然的閉上眼,將自己的下顎靠在沈麟雵肩上,嘴角卻帶著淡淡笑意。
 
「凰,雵兒愛你,很愛很愛你。」
 
「凰也是,生生世世只愛雵兒一人。」
 
由深情款款的相視、相擁乃至相吻,也不過轉瞬,只見下一刻兩人衣衫已盡數退去,以天為被,地為床,赤裸的兩具男性胴體就這樣親密地糾結在一起。
 
激情過後,兩人就在聖池畔清洗彼此的身軀,如此不敬之舉也許會褻瀆了聖池那神聖不可侵犯的一面,但對於分開多時的兩人,什麼凡俗禮儀,傳統習慣,一切都變得不重要了。
 
「雵兒,方才弄痛了你嗎?」
 
「沒事,我很好,雖然有些疲倦,不過……」
 
「嗯?」
 
「下次得由我在上面!」這是一定要的,我的凰是多麼美麗,何況我也是個男人啊!沈麟雵不懷好意的笑著,別有企圖。
 
「你!」葉凰只覺得全身血液沸騰,像著了火似的,完全無法想像自己被雵兒壓在身下的情景。
 
「咦?凰害羞了耶,呵呵。」
 
「雵兒!」
 
兩人不停的嘻鬧著,全然忽略了水面上的變化,一點,二點,三點的淡藍色流螢,隨著數量的增加,慢慢的匯集成一個發光的形體,隨著光茫越來越耀眼,若無旁人的這對戀人終於發現了異狀。
 
「凰,這是!!!」
 
看著發光的形體所散發出來的光輝越發強烈,猛然一陣爆裂,光體一時之間變得支離破碎,頓時如流螢般四竄、飛舞。然而曠世奇景中,竟若隱若現地飄浮著一抹……身影!?
 
沈麟雵毫無畏懼的仔細打量著那人的外表,非塵世中的容顏,有著一頭及地如黑玉般光亮的秀髮以及修長的身軀,眼簾卻是緊閉的。不知那雙緊閉的眸子是否也如此動人?心中正閃過這個念頭,男子也緩緩打開了那雙清澈剔透的蒼藍色眸子。
 
「啊!居然是蒼藍色的。」出呼意料之外的大喊,心情仍是振奮。
 
「雵兒,不得放肆,祂『一定』是咱們的蒼龍帝—黎淵!」
 
葉凰心中雖然不服氣,無奈此刻的自己不過是個普通的“凡人”。
 
「你很聰明,凡人。」“黎淵”毫無表情的誇道。
 
「抱歉,我們並不是有意冒犯您的。」是又怎麼樣?哼!
 
「無礙,倒是你們的勇氣令本神相當佩服!」聞語,沈麟雵耳根子一紅,便低下了頭,差愧不已。
 
呵呵,“黎淵”逗趣的笑了兩聲,那本冷峻嚴肅的容顏屆時增添了不少和諧的味道。
 
「有件事……能否請你們幫忙?」
 
可以說不要嗎?凰心中暗道,嘴上卻不得說些恭維的話語。
 
「凰與雵兒此生有幸目睹您的神威,必當如此,請您指示。」
 
「雵兒……是嗎?」
 
“黎淵”若有所思的皺起了眉目,投以哀憐的神色繼續說道,「你們二人注定此生的愛戀沒有結果,不過既然遇上了本神,也算是有這緣份,只要你們辦妥這件事,本神便為你們化開這個劫難。」
 
「什麼!?」不謀而合的驚歎!二人皆是滿臉錯愕!
 
哼,還不是你們的計謀!
 
“黎淵”繼續為二人解答,「因為小麟雵是難得一見的禍星,必為神靈祭的祭品!」
 
「怎麼…可能……」葉凰看著早已面無血色的沈麟雵,頓時心痛不已。
 
「小娃兒們可別絕望的太早,莫忘了本神方才的承諾。」
 
「……是!」
 
「到靈山走一回吧!把這東西交給寒。」手一揮,沈麟雵手中便多了一顆小珠子,上頭還刻有一條飛龍。
 
「寒不就是寒羽桓?您的……」葉凰暗道不妙:現在魔爪想伸向一無所知的寒大哥嗎?等會我得通知一下阿黎。
 
「唯一的伴侶,咱們很久沒見面了,近千年來,幾乎都是憑藉這種方式相互連繫。」“黎淵”卻不以為意的笑道,「本神有時也深感無奈,但為了蒼之族,為了『他』,卻不得不這麼做。」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