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在劫難逃01

上古之始,盤源大陸並無神、仙、人、魔、妖之別,是各族群雜居和平相處的時代。直到顓旭、帝堯這兩名強大共主的現世,方埋下了日後紛亂的種子,即天帝、天神“一統”之說。此後不久,四方便由東之蒼龍黎淵,西之白虎雪曮,北之玄武弼樊,南之朱雀炎煌守護,並在黎淵的領導下共同聽命於天帝顓旭與天神帝堯之號令。眾生之間除了在治理方式上有了組織性的改變,各種族的來往與物流交易與早期仍是無所差異。
 
若說天帝顓旭、天神帝堯的存在是為了維繫萬物的平衡,推動社會的進步,那麼當祂們消逝時必定帶來許多衝擊。
 
◇◆◇
 
「炎煌,你私下勾結魔黨,預謀造反,罪無可恕!不過朕念在蒼龍帝與你交好的情面上,死罪可免,活罪難逃!就判你與魔界之主—炙敥永世封印在人界與魔界時空斷層的交會處—點蒼山上吧!」現任天帝軒轅無熙以十分輕鬆的口吻宣布。
 
「哼!不過是藉由卑鄙的手段自阿黎身上奪得力量,憑你這小小的螭龍,怎麼可能在短短時間內順利脫變為神龍?竟還妄想統馭盤源大陸與韶華天境!」炎煌相當不削,亦十分不服。「況且自古以來哪有什麼神魔之說,你這莫須有的罪行吾難以懾服。」
 
「規矩是有能者制定出來的,自然能夠隨時更動,而朕乃是現任天帝,理當有這個權利才是,你認為呢?天神—龍霄澐。」
 
「是。」如此簡短的單音,聽不出任何情感的起伏,別說是那萬年不化的冰山臉,但從細微的肢體反應來看,霄澐那緊握的雙手恐怕指尖早已深陷掌中,血肉模糊。
 
「哈哈哈哈,好,非常好,你這忘恩負義的臭小子,這筆帳……吾記下了,哈哈哈哈。」
 
「義父……」霄澐終是不忍,低頭輕喚了一聲。
 
聞言,炎煌嘴角露出了很淡很淡的微笑,直接以密音傳心之術回覆道:『小子,既然當了天神,別忘了自己的職責,好好的做下去吧!』
 
 
『是……』
 
 
「來人,還不將人犯……」押下去,三個字尚未脫口而出,無熙立即被那雙銳利的眼神掃視得渾身不適然。
 
堅毅的態度,不屈不撓的精神,炎煌不發一言地瞪著軒轅無熙良久,直到後者受不了,開口怒道:「不許盯著朕看!」
 
於是炎煌輕輕地閉上了雙眼,而後像是喃喃自語般的說道:「既然你、我一水一火無法相容,也許離開這裡是對的,只是請你……請你別再傷害阿黎了。」
 
「你說什麼?」
 
「你知道我在說什麼。」炎煌釋然一笑,拉起身旁一直不願多言的『現任』魔界之主—炙敥,「走吧!」
 
「嗯。」
 
「慢著!」一聲喝止,少年慌慌張張的急奔殿堂而來。
 
「原來是麒王殿下,有事?」
 
「這和我們當初約定的不同,你毀約!」黎央憤怒的指責。
 
「朕毀約?那麼敢請麒王殿下,朕與你達成什麼約定?憑據在哪?有何證人?」
 
「你、你、你……」黎央頓時結舌,顯明是被擺了一道。
 
「原來你一直在騙我!!!」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軒轅無熙仍是無動於衷的說道。
 
「怎麼會這樣……」黎央只覺得自己全身的力氣忽然被抽離似的,身子不禁跌坐在地面,落下懊悔的淚水。
 
「央兒!」見狀,炎煌恨不得立即衝至黎央的身邊,卻礙於一旁的侍衛,行動受限。
 
「煌,對不起……都是央兒害了你……」黎央無助的抬起頭,怯聲的說道。
 
「央兒?」炎煌一臉驚愕,不過很快的便恢復了昔往的鎮定。
 
可惡的軒轅無熙,為達目的,居然利用對周遭事物仍懵懂無知的央兒。
 
「押下去!」
 
「不!!!煌!!!」誰來救救煌?嗚嗚……大哥……
 
「軒、轅、無、熙!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
 
此刻,就連站立在帝座後方的龍霄澐也看不下去,「無熙,你……」
 
「你會支持我的,對吧!霄澐。」
 
「我……我……」猶豫了許久,霄澐仍是點頭認同他的所做所為。
 
對不起,義父,無熙他只剩我可以信任了,所以我絕不能背棄他!
 
就在這萬分緊急時刻,一聲「且慢」暫且奪去了所有人的思緖,當眾人回過神時,來者已站立在天帝面前。
 
「你果然還是醒了。」無熙苦笑。
 
阿黎!?為何他的身體竟是如此虛弱?炎煌的看著眼前修長的身影,既是驚喜又是擔憂。
 
「這……就是你給我的答覆?」黎淵沈聲問道。
 
「炎煌他以下犯上,罪該萬死,若不是看在你的面子上,朕從輕發落,只是死罪可免,活罪難免,這樣也算是仁至義盡了吧!」
 
「喔?那麼你可想過,若將炙敥與煌封印在點蒼山上會有什麼樣的後果。」繼續好語相勸。
 
「哼!能封住異族通往人界的入口,對天下蒼生何嘗不是件好事?」無熙再次強力反駁。
 
「……」黎淵危險的瞇起雙眼,沈默。
 
「……」無熙睜大雙眼,奮然相視,無聲對抗。
 
見兩人無言對峙,僵持已久,霄澐心裡著急,試圖瓦解這沈重的氣氛,因此鼓起勇氣輕聲呼喚:「無熙、蒼龍大人。」還是無效,遂向台階下的義父求救。
 
『義父……』
 
炎煌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比起無熙火爆的性格,他更擔憂黎淵的身體,若不趕緊休息,後果不堪設想。
 
「怎麼不繼續說了?」黎淵終於再次開了金口。
 
「反正你就是反對,朕又必如此多言?」
 
「你這在譴責我不明究理而刻意偏袒?」
 
「難道朕錯怪你了?」
 
黎淵平靜地深吸了口氣,「你……」
 
「夠了!」眼見事態不對,炎煌終是出了聲。
 
「煌?」
 
「阿黎,夠了,別再為我說情了,況且方才我就已經決定遵從陛下的旨意,前往點蒼山受刑!」
 
「煌!」黎淵兄弟倆同時驚愕的喚道。
 
「看吧!是他心甘情願,朕可沒有逼迫喲。」無熙得意一笑,不忘摻一腳。
 
「你可知道斷絕兩界通路的後果?還有小央,他將來的幸福該怎麼?」黎淵仍不放棄,苦口婆心的勸道。
 
「我什麼都不知道,求你別再說了,別再說了!」阿黎……對不起,接著便側過頭看向黎央,「央兒……也請你忘了我吧!」
 
「不!!!」黎央痛聲吶喊。
 
「你這是在懲罰我嗎?煌,懲罰我不應該如此放縱熙兒,而要我眼睜睜的看著你被封印在點蒼山上,永世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嗎?我怎麼可以……」黎淵抱著最後一絲希望,神色痛苦。
 
不願見黎淵如此悲傷,無熙開口好意勸慰:「放棄吧!淵,既然他……」
 
「你給我住口!」黎淵赫然大喊,使得在場所有人皆是一震。
 
「你!」
 
「誰都不必說了,事情就這樣吧!阿黎,你若覺得愧疚,就補償我吧!我會一直待在點蒼山,等你來解救……」
 
「……」黎淵一時無語,竟是兩眼無神。
 
臨走前,炎煌不忘再次對著自己一生的摯愛說道:「永別了,央兒,對不起……」
 
「啊啊啊啊!!!不!!!!」黎央死命的掙扎,卻再也喚不回他的唯一。
 
「我恨你,大哥,這一切皆是因你而起,為何你尚能相安無事?這不公平!不公平!我永遠都不會原諒你!!!絕對!!!」
 
黎央奮力一擊,終能重獲自由,而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殿堂,徒留黎淵仍挺直著腰板站立在原地。
 
許久之後,軒轅無熙從後面抱住了失魂的黎淵,低聲安撫道:「別哭,淵,是他們不懂得你的好,可你還有我啊!」
 
「……」
 
一聲長歎,「霄澐,有勞你帶他回去了。」
 
「嗯!」
 
 
數千年之後—
 
 
點蒼山乃東黎國之聖山,為古老的遺族“蒼之族”所盤據的聖域。他們在華揚殿中供奉著古代四神之一的東之蒼龍帝黎淵,凡族中之人皆具有神秘的靈力,身分尤其高貴,卻礙於人數稀少,通常藉以王室貴族通婚而延續子嗣,一般黎民百姓則是不得高攀。
 
此外,蒼之族亦是東黎國建立之初首推的重大功臣,即便他們人數不多,卻多擔任朝中要職,其中更以歷代族長掌管全國的宗教祭祀為重任,就連當朝君主也必需禮讓三分。族裡嚴謹的紀律受人景仰與心安,故每當人們提及葉氏,大家都會慈祥的說,感謝蒼龍神的庇祐與施捨。
 
◇◆◇
 
為什麼?煌,為什麼要如此懲罰我?最終我仍是錯了嗎?原以為留在他身邊能引領他走向正途,沒想到卻害了你們……
 
 
「不,不是的,是『他』卑鄙無恥,不是你的錯!」
 
 
對一個人好就是愛嗎?我只是不願他像我一樣孤獨無依,想給他一點溫暖,這樣也錯了嗎?
 
 
「你沒有錯,錯的人是『他』!是他的欲望太過強烈,有太多的渴求與貪婪,所以不是你的錯!」
 
 
我到底該如何是好?誰來告訴我?
 
 
「原來我還是令你傷心了,對不起……阿黎……」
 
 
◇◆◇
 
 
「阿黎!」少年忽突大喊,猛然地坐起,看著四周熟悉的景物呆愣了一會,「原來是夢……」
 
不對,這不是夢,這是數千年前所留下的遺憾,當時自以為走得如此瀟灑,沒想到竟然將阿黎傷得如此之深,就連央兒也不願自己在點蒼山受苦,甘願留在身旁守候,不離不棄。現在吾身為炎煌之部分靈識投入凡體,他亦跟隨自己的腳步,涉入塵世,縱然失去了記憶,在潛意識下仍是對我一見鐘情,可惜蒼之族無法接受龍陽之好,自己又被迫與“月大哥”交換了身分,兩人相認遙遙無期……
 
「唉。」
 
現今的我,名喚葉凰,是蒼主族少主,雖擁有過往的記憶,只是法力盡失,還不時會受到假蒼龍的監視,根本就不可能有所作為,而凡人的生活又相當無趣啊!
 
「唉……」再嘆。
 
 
『唉,你們過得可好?煌、小央……千年一瞬,距離上次匆匆一別已有千年,你們是否都平安脫險了?』
 
 
「是阿黎?這怎麼可能!?可是這聲音確實迴響在自己的腦海裡啊!難道阿黎就在這附近?」
 
自初識以來,炎煌便能隱隱約約的聽聞黎淵心中的吶喊與渴求,於是那一年的訣別,即使黎淵不曾流露出任何情感,炎煌仍是聽見了他發出內心的絕望與自責。
 
原來有所虧欠的人不是你,而是我……
 
葉凰毫無猶豫地下了床,急忙披了一件外衣便出了房門,也不管這是不是場騙局。
 
此刻已是深夜,族裡大多數的人早已歇下,為了不驚動任何人,葉凰從後門施展輕功先繞至後山的神木林,再做打算。
 
 
『煌,對不起…對不起……』腦中再次傳來聲響。
 
 
聞言,葉凰腳步猛然一停,抱頭大喊:「不要再說對不起了,阿黎!」
 
「煌?」這時,高大的古木上方傳來一聲輕喚。
 
「阿黎?」
 
葉凰驚訝的抬起頭,循著一顆較為高大神木看去,果真有一道人影站立在粗壯的樹幹上。屆時,風起,雲動,皎潔的月光重新照耀在兩人身上,使得他們在對方下無所遁形。
 
「凰!?」
 
「月大哥!?」
 
兩人皆是一驚。
 
「你就是炎煌?」
 
「你就是阿黎?」
 
又是異口同聲,兩人頓住。接下來葉凰不等冷月有何反應,身手敏捷地一躍而上,緊緊抱住對方。
 
「阿黎,果然是你!沒想到你就一直在我身邊,甚至還與我交換了身分。」
 
「我也很是意外,雖然早有臆測,可是我竟然感受不到你身上有任何一絲朱血之力?更驚奇的是,你竟然擁有記憶。」
 
「其實我的身體及絕大部份的靈識仍是封印在點蒼山上的,而且即使擁有記憶,毫無力量的我,與常人又有何差別?更別說自己的意識常常受人擺佈。」
 
「是當時企圖解除你們封印的蒼龍?」
 
「他哪是什麼蒼龍,他怎麼能與你相比!分明是那臭小子不知從來裡找來的替代品。」誰也不能取代阿黎!
 
「可他身上確實擁有蒼龍之力,只是……」
 
「好了,別提他們。」
 
葉凰閉上雙眼,輕靠在冷月胸前,靜靜聆聽那平穩有力的心跳聲。
 
「那就說說你吧!受人擺佈是怎麼回事?」冷月非常介意,亦十分擔憂。
 
「那個假蒼龍在我額間印下這詭異的印記,藉此來掌控我的一切行動,有時甚至還會取代我的意識。」說著說者,便輕撥額前的瀏海,「不過今夜你大可放心,每年到這個時候,他的力量就會特別衰弱,人也不在點蒼山上,可是到了明晚,人還不是完好無初的現身在我眼前,尋問我昨夜做了什麼,去了哪裡,還會不厭其煩地一再告誡我最好不要千舉妄動,否則央兒的性命隨時都會不保,你看這人是不是很無趣?」
 
「……」沒反應。
 
「阿黎?」
 
「怎麼了?凰。」
 
「在想什麼,這麼入神?」
 
「沒什麼,這事我會更深入的調查,只是在真相未明之前,只能請你多加忍耐了。」
 
「這有什麼困難的?明日起,我還是得假扮你,但唯一不同的是,我不再是孤單一個人,身邊還有你的陪伴,如此相較之下……安心多了,這些日子來,我真的很害怕……害怕再也見不到央兒,見不到你了……」說到最後,已經淚流滿面。
 
「別哭,有我在,我一定會讓小央與你重逢的。」
 
「阿黎……」對不起…對不起……
 
◇◆◇
 
“葉凰”氣宇軒昂的行走在“華揚殿”上,所經之處就好比沐浴在春風之中,輕拂人心,使得眾人不得不承認他就是下一任族長的最佳人選。又因為他一表人材,飽讀詩書,溫文有禮,又風度翩翩,更是族中女性同胞們心目中的真命天子。
 
「少主好。」
 
「好,好。」帶著最完美的笑顏,穿著最華貴的衣裳,“葉凰”和氣的點頭回應,內心卻叫苦連天,哀怨不已。
 
 
 
『煌,你真是把我害慘了,難怪小央動不動就亂吃醋,原來是情有可原。』
 
『哈,別這麼說嘛,阿黎。』
 
 
相較於某人的水深火熱,此刻真正的葉凰正閒躺在後山的粗大神木上小憩。由於為了預防有心人的探查,近日來他們都是以密音傳心來相互交談。
 
 
『你在哪?』
 
『在後山啊!』
 
『……』
 
『阿黎?』
 
『……你在穿著方面有潔癖,對不對?』
 
『是啊,怎麼了?』
 
『……』
 
 
 
原來有人看不過去,企圖挑戰完美中的缺陷,欲揭發葉凰那不為人知的特殊癖好。
 
「啊!」
 
伴隨著叫聲而起,在場的所有人都可以很清楚的看見,本穿著青藍色衣裳的少年此刻竟是一身污泥,而後撞上了自個家少主。若有人肯仔細觀察葉凰的面容,停留個一會兒,說不定會發現很奇妙的轉換。
 
「要不要緊,傷著了嗎?」俊顏上依舊流露出和氣的笑意。
 
事實上,方才“葉凰”是被眼前的少年給嚇了一跳,居然是小央。
 
「嗚嗚。」少年好似受了委屈,屆時在葉凰胸前磨蹭來磨蹭去,把衣服弄得更髒更亂。
 
「乖……乖,是誰欺負你了,告訴我,我可以幫你評評理。」
 
明明很心疼這衣裳,然而為了顏面卻不得不微笑,這樣的反應沒錯吧!“葉凰”心想。
 
「哇啊!」少年哭得更傷心了,一把鼻涕一把眼淚的通通往少主身上擦拭。
 
「……」事不過三,這時應該要生氣了,而且這好像也是小央的最終目的?
 
接著,只聽“葉凰”突然大喊,身旁柔和的風忽然一滯,緊接著便括起冷颼颼的狂風。
 
「福嫂!」
 
名為福嫂的中年女子微之一震,怯懦的答道:「少、少主有、有何吩、吩咐?」
 
「把這名小鬼頭立刻帶離我的面前,便順幫他清理一下!」
 
「是、是。」
 
「還有!」
 
「少主還有、有、有何吩咐?」
 
「不、要、讓、我、再、見、到、他!」“葉凰”一字一字,非常緩慢而清晰地囑咐。
 
少主變成魔主啦!!!不就一件衣服?眾人此刻共同的心境。
 
「衣服也是人們勞心勞力的產物!特別是這件,可是花了六日不眠不修趕工的刺繡成果,所以我不允許你們批評它!」
 
嗯,越來越入戲了,“葉凰”很是滿意自己的表現。
 
「不就是件衣服嘛!清洗乾淨不就得了?」沒想到他……他真的忘了我……
 
該死,是哪個不長…眼睛的…人?眾人暗罵,尋聲望去才驚覺,說話的不是誰,就是那該死的小鬼,而此人正一臉得意的看著自家少主,方才的落魄樣早已無跡可尋。
 
「你!」只“見”“葉凰”已經氣得快失去理智,那無知的小鬼又繼續說,「您可是未來的族長喲!凡事要有擔當些,何必為了這件小事而發那麼大的脾氣呢?犧牲尊嚴的我都沒有什麼怨言,你又何必斤斤計較?少主大人。」
 
「我……」就在“葉凰”正打算開口辯論的那一刻,他方遠遠飄來清澈響亮的呼喊聲,「麟少爺!」
 
「阿明,我在這兒!」被喚為“麟少爺”的少年高興的招招手,便跑了過去,留下那呆滯的一群人。
 
「麟少爺呀!您怎麼弄得一身都是泥?若讓老爺知道,我肯定又要受罰了。」
 
「囉唆,只要在晚飯前一身潔淨的出現在爹爹面前,爹爹自然不怪你。」
 
「您到底來這裡做什麼?」阿明朝自家少爺身後看去,發現了不少人,其中竟然有少主。「少主!?」
 
「不用叫啦!他傻了,過一會兒才會清醒,咱們先回去清洗一下。」如此說著,神秘少年拉著自個兒手下慢步離去了。
 
 
 
『所以他是來惡整你的?』
 
『是惡整你,我只是無辜被受牽連的替死鬼。』冷月更正道。
 
『現在呢?』葉凰有些興奮,沒想到雵兒會偷偷來見他。
 
『失望的走啦!』雖然小央掩飾的很好,終究是瞞不過我,冷月老實的回答。
 
『那你愣在原地不追?』
 
『拜託,你能不能冷靜一下,臨走前,小雵向眾人說葉凰傻了,自然要停留一會,不然我怎麼會有時間在這與你閒聊,早該回府清洗身子,換件乾爽的衣服。再說那天的事有幾人知曉?絕大多數的族人只知道自家少主受了太大刺激而失去記憶這件事,可見族長有意隱瞞那件事情的真相,此時若冒然地追去,不但會害了小央,且這消息要是傳到族長那,事情恐怕會鬧得一發不可收拾吧!』可我始終覺得有人在背後操控。
 
『……好吧!』無奈的嘆了口氣,『對了,那衣服是哪件衣服啊?』葉凰突然有一股不祥的預感。
 
『……』我該說嗎?
 
『阿黎?』
 
『你最最最最喜歡的那件。』
 
『你說什麼!!!』
 
 
 
話說少主傻了,其餘若干人等不關他們的事自然也就不傻,只是難得看見如此俊美非凡的容顏顯露出平時不曾有過的神態,縱然是呆滯、恍惚,也覺得相當好看,不知不覺便痴了。
 
一會兒後—
 
「你們盯著我看什麼?」平板無奇的語調裡,夾帶著濃厚的殺氣與魄力,宛如一鳴驚雷,頓時鳥獸四散,匆忙逃命去。
 
「可惡的臭小鬼!今日我若找不到你,不剝了你的皮,啃了你的骨頭,我就跟你姓!!!」
 
唉,竟然氣成這樣,“葉凰”無奈的搖搖頭,假裝尋人去了。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