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布布】《摯愛》(天×修)短篇‧完

月影弦《摯愛》天╳修
 
阿修羅復活之後,儘管身體仍然有些虛弱,但身為死國戰神的他,自尊心不許,也難以忍受繼續躺在床上休息,於是這日,他瞞著眾人偷偷地溜了出去,事實上他也不過他附近去散散步罷了。
 
不料冤家路窄,竟讓阿修羅遇到了天者一行人,不過值得慶幸的是,對方並沒有察覺到他的存在。
 
於是阿修羅慢慢的往後退,直到完全退至警戒範圍外後,才迅速的轉身「打算」就此離去。不料一名頭上長角的青年擋住了他的去路,更令阿修羅感到恐懼的是,來者之功力居然是如此得深不可測,使得他在此之前一點警覺也沒有。
 
「訝異嗎?你好像認識前面的人?」
 
「不認識。」阿修羅面無表情的回答。
 
「說謊可是不對的,再給你一次機會。」
 
阿修羅望著眼前的陌生青年一步步逼進,他卻只能一步步後退,但是想到身後那個人,腳步不由得滯,對於青年所提問的問題則是繼續保持沈默。
 
「嗯,時間到了。」
 
嗖的幾聲,阿修羅瞬間無法動彈。
 
「放開我!」對於身上穴道突然被點,阿修羅很是難以置信,自己應該沒有招惹到他吧?
 
「你的面具好可愛喲!」語落,青年已動手將面具取了下來,緊接著是一聲驚嘆:「長得不錯嘛,遮住了多可惜啊,以後這個面具就交由我來保管了。」
 
「不可以!請還給我!」
 
「想要?」
 
阿修羅坦然的點頭回答:「是。」
 
「偏不給。」
 
「你……」
 
正當兩人相互僵持不下之際,阿修羅身後卻突然響起熟悉到不能再熟悉的聲音,「魔王子?」
 
由於目前受制於他人,阿修羅僅有頭部以上可以自由活動,在聽聞那個人的聲音當下,更是流露出驚愕、惶恐的神情。與此同時,被天者稱之為魔王子的青年已經可以百分百確定,眼前的男人與來者雙方絕對認識。
 
「天者,你來得正好,我找到一個有趣的玩意兒。」語落,隨手將阿修羅的面具戴在臉上,又一邊詢問道:「你看,這面具是不是很適合我呀?」
 
「阿修羅?」
 
「……」
 
「原來你叫阿修羅啊……」魔王子玩味般的勾畫著阿修羅的臉龐,然後協助他慢慢的轉過身以面對天者眾人。
 
「想不到你竟然還活著……」天者語意中似乎有那麼一點驚喜和憐惜。
 
一時間阿修羅也不知道該說什麼,只好沈默不語。
 
「奇怪,我應該沒有點住你的啞穴吧?剛才不是還能說話?」
 
這時阿修羅低下了頭,仍是不願開口。
 
「嘖,真是無趣,他是你的人?」最後一句話是在問天者。
 
「是也不是,但我比較好奇的是,你和他是怎麼湊在一塊的?」
 
「對我來說是順路,他則是想逃跑。」
 
「嗯?」
 
「我…我也只是路過……」阿修羅輕聲呢喃著。
 
「何必低著頭怕人看呢?如此美麗潔靜動人的面容就該大方的讓大家看!」魔王子抬起阿修羅的下巴,力道適中,卻也足以令他難以抗拒。
 
天者看著阿修羅皺著眉頭,一臉無助的模樣,終是開口說道:「魔王子,可否把他交給我?」
 
「這樣的話,你又欠我一份人情喔!」
 
「可以。」
 
「那他的面具可以送給我嗎?」
 
兩人意見分岐的說道:「當然。/不可以!」
 
「嗯?」
 
「既然魔王子開了口,就拿去吧!」天者再一次聲明道。
 
「那人就給你囉~」魔王子略微使力,將阿修羅輕輕一堆,隨即瀟灑離去。
 
「啊!」阿修羅就這麼朝著天者懷裡倒去,天者也順勢將人擁入懷中,甚至有意不解開阿修羅身上的禁錮。
 
俯首望著懷中之人,天者低聲輕喚:「阿修羅。」
 
「天、天者。」阿修羅僵直著身體,迎上男人的目光,似乎有所覺悟?
 
「看來有些事我們必須『私下』解決了。」天者笑得很開心,就好像一隻找到獵物的狼一樣。
 
「是那個人拿我的面具!」阿修羅仍不死心,繼續做最後掙扎。
 
「那你為何要逃?」
 
「我……我們……」阿修羅吱吱唔唔了老半天仍是說不出個所以然。
 
「嗯?」天者俯首輕輕的舔著阿修羅的耳後,滿意的看著懷裡的人因此而輕顫。
 
「我們是敵人。」
 
「那是在戰場上。」
 
「那現在算什麼?」
 
「你想知道?」天者神秘一笑。
 
「我……我該回去了。」
 
「如果你現在離開,就真的別想回去了。」
 
「天者。」
 
「別流露出這種表情,我怕我會反悔呢!」
 
阿修羅終是默默的點點頭,似乎早已知道天者意欲為何?
 
由於現在天者居無定所,所以也只能隨意找個隱密的地方辦事,實際上他是不介意在野外啦,但是某人就是面子薄。最後他們尋覓到一處洞內,進入洞穴後,阿修羅便主動多了,似乎早已習慣?
 
「真想你。」天者從身後抱住了阿修羅。
 
只見阿修羅全身放鬆的依靠在天者胸前,口中低語著甜密的情話:「我也……想你。」
 
「從今以後不可以再露出胸堂了。」天者突然要求道。
 
「為何?」
 
「因為我看不到,別人也休想!」
 
「那面具……」
 
「面具就算了,再給你一個便是。」
 
「……」
 
「怎麼,你真以為我會如此大方,好放任他人對你垂涎三尺?或是讓你繼續在外招風引蝶?」
 
「只有你才會對我有如此興趣!」
 
「是我的錯?」
 
「本來……唔!」不待阿修羅抱怨完,天者便狠狠的吻了上去,前者也不甘勢弱,與其舌尖相互糾纏。久未親熱,阿修羅顯得有些招架不住,雙手抵在天者胸口,似拒還迎,不到半晌,便只能任由身上的男人為所“慾”為。
 
霸道卻又不失溫柔的吻遊走在白皙的肌膚上,天者一手不時揉捏挑逗著那粉嫩的小果實,另一手則撫弄著每個男人共同的弱點,逼得阿修羅除了喘息之外便只能發出低低的呻吟,儘管如此,阿修羅仍是拼命的抑制任何即將脫口而出聲音,雙手更是緊緊抓著身下的衣物不放。
 
見狀,天者當然要更努力的取悅身下之人,直到他徹底屈服為止。
 
吐氣,吸氣,再吐氣,吸氣,此刻阿修羅只能不停地重覆相同的動作,身下的慾望卻遲遲得不到舒緩,而身上的男人則是很有耐心的繼續四處搧風點火,他只覺得自己慾火焚身,全身上下痛苦難耐。
 
「求、求你……別、別這樣……」
 
「那該如何?嗯?」此刻,天者雙手正有意的徘徊在阿修羅的大腿內側,就是不肯再向上摸去,明明只差那麼一步,便能再次擁抱身下的男人,但他還是沒有這麼做。
 
就在這時,阿修羅緩緩的抬起手臂,環繞住天者的頸項,最後貼上自己的雙唇,「求你……進來……抱、抱我……」
 
「呵,我不介意繼續等,你不必勉強。」
 
「沒有…勉…強,是我……不習…慣,求你不要再……折磨…我……」
 
「哼!我折磨你?」天者出奇不意的用力一挺,惹得阿修羅大叫一聲,卻也不敢鬆開手臂,反而與天者貼得更近,抱得更緊。
 
「為什麼要活過來?你可知道我下了多大的決心才將你殺死,為什麼還要活過來!」天者帶著一身怒氣,同時也不停的進出阿修羅的體內,每一次撞擊都能深入到那最敏感的地方。
 
「我…也……不知……啊啊啊!」
 
「你讓我怎麼辦?你說啊!」
 
「再…賭……」
 
天者全身一滯,顫聲問道:「你說什麼?」
 
「最後一次,我們……再賭一次!」
 
「你又想讓我再一次殺死你!?」
 
「不會了,這一次,我一定會贏你!」阿修羅充滿自信的說道。
 
「……好,我等你,如果你贏了,大不了我先行一步,若我贏了,記得……」
 
「我會等你!」
 
「修……」
 
「別說對不起,因為我也愛你……」所以也能諒解你……
 
◇◆◇
 
黃泉彼岸
身處真正的死亡國度,天者似乎覺得這裡才是自己真正的歸屬之地。回首那些江湖霸業,彷彿像一場鬧劇般,總令他不禁搖頭失笑。
 
他究竟來了多久?雖然他不是孤單一人,身旁尚有地者和冥王的陪伴,日子也不算無聊,但是少了那些牽掛,如今他的執著與思念也不過在那人的身上而已……
 
「你還真有毅力啊,天天到這兒來等。」一身黑衣的男人正踏著輕鬆的步伐而來。
 
「你天天笑話我也不膩不也很有毅力?」天者微微一笑。
 
「自從來到這裡之後,你臉上的笑容更多了。」
 
「你不也一樣嗎?地者。」
 
「對了,冥王讓我傳話給你,今天去他那兒一趟。」
 
「為何?總不可能大發慈悲原諒我了吧?」
 
「怎麼不可能?搞不好他見你每天等不到人,一副失落的模樣,心情也日漸好了起來,自然就原諒你了。」
 
「一起去?」
 
「你居然會怕他!?當初你連他都敢算計,現在還怕與他單獨相見?」
 
「一起去!」天者神情堅定的說道。
 
「好,這可是你說的喲!」
 
 
 
當天者與地者到來時,冥王啻非天正忙著與人對奕,只見與他對奕之人,一頭雪白的長髮隨意披散,以至於無法看清那人的容顏,觀其穿著卻是十分樸素,一件黑色外衣,搭著白色的內襯,看似平凡的苦境中原衣裳,卻仍是遮掩不住這名男子散發出的鋒芒氣勢。
 
啻非天放下了手中的棋子,「我輸了。還是你厲害啊,不愧是我國的戰神。」
 
「您過講了。」
 
「別忘了,要記得天天和我下棋。」
 
「這些天來我不都一直陪著您嗎?」男人笑道,隨即驚喜的呼喚:「天者!」
 
地者以為天者沒聽見,還用手肘推了推身旁的人,提醒道:「喂,是阿修羅吶!」
 
這時,阿修羅已經跑到天者面前,但是後者竟然還是一點反應也沒有。
 
「天者?你怎麼了?不要嚇我!」
 
「修?是你?」
 
「嗯,是我,我來了,我依照約定來了。」
 
阿修羅再也顧不得什麼,上前抱住天者的腰,並將頭輕輕地抵在天者的肩上,淚水卻不由自主的落了下來。
 
「來了就好,我們再也不分開!」
 
「嗯,不分開!」
 
 
 
尾聲
 
在兩人相逢恩愛過的幾天後,啻非天和地者正在檢討計劃執行後的缺失……
 
「地者,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為何和計畫不一樣?」啻非天有些懊惱,籌備已久的計劃,居然沒有狠狠的將了天者一軍,反而還令二人順利的有情人終成眷屬!
 
依照原定計劃,天者在見到阿修羅後,除了十分驚愕之外,應當要氣憤自己被人欺騙,屆時啻非天就酷酷的說:「報應啊,想不到你也有被人算計這一天!」以挫挫男人的銳氣才對!
 
「呃……只能說薑還是老得辣,我們要鬥過他還是有一點困難。」地者誠懇的說道。
 
「哼,未來的日子還長,我就不信鬥不倒他!」
 
「我們也許可以找阿修羅連手,這樣就算想鬥不倒他也難啊!」
 
「哈哈哈哈,好主意!」
 
全篇完
 
 
本文首發於:http://www.myfreshnet.com/BIG5/literature/indextext.asp?free=100108688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