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柯南‧尋╳傷44最終章

 
三年之後…
 
五月三日,天氣陰,新一在自家別墅後院的海崖邊迎風而立,一頭長及腰部的白髮隨風飄逸。俊美的容顏上,不見任何的情欲,明亮的雙瞳只是靜靜的注視著眼前的海景。翼‧馮斯依舊堅定不移的守候在男人的身旁,顯然這已經養成了習慣。
 
三年過去了,黑羽快斗仍然沒有甦醒的跡象,但是新一也沒有因此而感到傷心痛苦,更是堅定的過著規律“平凡”的生活。
 
起初的一年裡,新一為了休養生息不得不留在別墅裡,當時除了翼之外,尚有奧蘭夫夫的陪伴,反倒是馬斯喀,似乎已經淪陷在環遊世界無限的魅力之下無法自拔了,一兩個月才回來小住幾天,接著又往下一個國家跑。
 
到了第二年,奧蘭與海恩也加入了世界旅遊團的行列。由於新一惦記著快斗,不願離家太遠,於是又再次拾起“薩卡特‧尼亞”的名字,開始涉入歐洲演藝界,翼‧馮斯也就理所當然的成為他的經紀人。兩人在演藝界轟轟烈烈的闖了一年半之後,光榮的閃電退出,日子終於又再次復恢平靜……
 
直到最近,因為新一的生日將至,多年不見的眾人希望藉此機會好好的聚一聚,於是別墅才又開始熱鬧了起來。
 
「新一!小翼!」
 
聞聲,新一慢慢的轉過身,望著來人,嘴角揚起一抹優雅的微笑,同時翼則伸出了右手,好讓新一可以搭著進而穩住身體的重心。
 
「小心呀,奧蘭,這裡的路可不好走。」
 
「你們兩個真是的,跑到這裡來,讓我好找呀!」男人不禁抱怨道:「二伯他們回來了,帶了好多好多的紀念品,說是要給你的。」
 
「都說過幾次了,不用特意嘛。」
 
「這次不一樣啊,明天可是你的生日。」
 
「之前也不見你們如此大費周章,出去玩都玩瘋了。」
 
「原來你一直在記仇啊!」奧蘭笑道。
 
「我爸媽和聖陽什麼時候到?」不願理會男人的嘲諷,新一立即轉移了話題。
 
「預定是下午的班機。」
 
「我聽翼說,這一次生日party朱蒂她們也要摻一腳?」
 
「是啊!」
 
「唉,不就一個生日嗎?」
 
「也許你明晚就會明白了。」
 
「這麼神秘?」
 
「呵呵,大家可是準備了一個大~~~賀禮喔!」奧蘭特意強調,臉上滿是神秘的笑容。
 
「那我就拭目以待了。」
 
「少爺,不是我要說,我真的一點都看不出你臉上有任何一絲期待的模樣吶。」翼說道。
 
「咳咳,我們回去吧!」
 
 
五月四日,天氣晴,身為壽星,新一卻覺得莫名的疲倦,也許是昨晚太高興多喝了一點酒,白天幾乎是渾渾噩噩的待在房裡,記得好像有人來探望自己,不過一下就走了,每個人都將焦點集中在晚上的生日party,究竟在搞什麼鬼啊!
 
不知不覺中居然睡了過去,當新一醒來時天色已經有點暗,不由得大吃一驚,奇怪的是白天那種渾渾噩噩的感覺已經消失了。依照這三年來養成的習慣,新一在起身後並不急著前往餐廳,而是來到快斗所在的房間與他談話。
 
「快斗,想不到我又老了一歲,今年的生日……你應該還是無法為我慶祝了吧……其實我的願望很簡單……醒來吧!快斗……我真的,很想你……」
 
新一突然間覺得眼睛有些酸澀,將額頭輕靠在玻璃上,緩緩的閉上眼簾,半晌後才又打起精神,微笑道:「我走了,明天再來陪你。」
 
回到別墅裡,新一獨自行走在幽暗的長廊上,居然不見半個人影及任何喧鬧的聲響,心中不免有些疑惑,今晚真的有那個所謂的生日…party?還是白天有人來探望自己時忽略了什麼?
 
但是當新一將偌大的別墅裡裡外外繞足了一圈之後,心中頓時也有了底,好啊!想整我是嗎?不過未免也太老套了吧!於是新一刻意的踏著緩慢的步伐,朝著嫌疑最大的餐廳而去,儘管裡頭仍是一片漆黑,不過方才在打開門的一瞬間確實有食物的味道。
 
再次打開門,新一深吸了一口氣,沈聲說道:「我數到三,如果還是沒人願意出聲的話,我就不奉陪了,你們自個慢慢玩。」
 
「一……」
 
「二……」
 
「三」尚未喊出口,室內的燈突然大亮,眾人齊聲祝賀:「生日快樂!!!」
 
「但我不快樂……」新一面無表情的沈聲說道。
 
「小一一,別這樣嘛,我們只是程序上有些延誤,才讓你等了這麼久。」馬斯喀解釋道。
 
「程序?你們不是把我迷昏了一整日嗎?」
 
「呃……啊!肚子好餓,快來吃飯吧!」
 
「等一下!你們以為我是瞎子嗎?將這麼大的箱子放在餐桌上,我還能當作沒看到?」眾人一致的傻笑著,似乎對那個箱子並不在乎。
 
所以這裡頭一定有鬼!
 
「我能開嗎?」
 
「當然可以啊,今天你最大。」順著馬斯喀的話,大夥又一致的猛點頭,面容上仍是令人討厭的笑容。
 
「那麼我打開囉。」
 
只見新一打開箱子的那一瞬間,箱子突然「碰」的一聲,跑出大量的彩色煙霧,裡頭還不時有兩、三隻鴿子飛出來。待濃煙即將散去時,一抹令人想忘卻忘不掉的身影突然映入新一的眼簾……
 
「快斗!?」新一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目,顫聲輕喚。
 
「生日快樂,一……」黑羽快斗一身基德的裝扮,自箱子裡跳了出來,然後將雙手輕搭在新一的腰上。
 
「……」
 
「抱歉,讓你等了這麼久。」
 
「為了你…值得。」新一輕輕地覆上自己的雙唇,張手將愛人緊緊的環抱著。
 
這時,江橋聖陽拉了拉手裡的響炮,高興的跳到兩人的身旁,爸爸、爸爸的不停呼喊。
 
快斗高興的抱著自己的乾兒子,試圖想舉起,但實在舉不動吶。
 
「我家小陽長大囉,爸爸都抱不動了。」
 
「沒關係,聖陽只要能拉著爸爸們的手就很滿足了。」
 
「那你兩邊都要抓緊喔,絕對不能放開!」新一笑道。
 
「嗯。」
 
尾聲
 
鬧了一整夜,當快斗抱著有點醉意的新一回到房間時,已經深夜兩點後了。
 
「臭快斗,居然聯合大家來騙我,明知道……我有多麼的…思念你……」
 
「難得我可以幫你過生日,當然要給你一個大大的驚喜啊!」
 
「哼……」
 
「對了,我還有額外的生日禮物想給你。」
 
「是…什麼?」
 
「愛你啊!」
 
「什麼!等等,啊!別……」
 
「這次絕對不會再放開你了!」
 
「不公平!應該是我…我在上面才對!!!」
 
「來日方長,你總有機會的。」
 
來日方長是嗎?沒錯,他和快斗都已經得到了明天,未來不再是絕望黑暗,雖然不知道這明天會持繼多久,但從今以後,他們會好好的珍惜接下來的每一天……
 
「但今天是我的生日!!!」
 
「過了午夜,你的生日也已經過了。」
 
「原來這一切都是你算計好的!」
 
「你現在知道也不算太遲,那麼我開動啦!」
 
「笨蛋。」新一小聲的說道。
 
「你說什麼?」
 
「我說…我也愛你……」
 
全篇完
 
2010.04.28
 
後記
 
完結啦,灑花!結局就不寫H啦!每次寫H弦都覺得好痛苦啊>__<
今天好奇之下,看了當初連載的序,原來柯南連載了兩年耶!?原來打從一開始小弦我似乎不打算寫H吶,怎麼不知不覺就……
還有,小弦我居然忘了新一背上有刻上刻痕這件事啊啊啊—
有時間再以番外的方式補上吧XD
 
其實當初會想打柯南這篇文,是為了抒發課業上所帶來的壓力,如今即將畢業,我也如願的將它畫上了完美的句點。說真的,因為大四的課業比較輕,再次寫到比較『虐』的地方時,也會變得好艱困啊!甚至還會懷疑自己真的有這麼邪惡嗎?Orz
 
小弦也知道自己的文筆還有很大的進步空間,所以我會繼續努力的。最後,感謝大家長久以來的支持!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