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柯南‧尋╳傷39

 
黑羽快斗再次清醒已是五天後,而新一仍是維持著虛擬影像的形式,此刻卻跪坐在床沿發呆。
 
「新一?」在看愛人的那一剎那,快斗不由得眼睛一亮,恨不得馬上坐起。
 
「別動,你現在不適合有太大的動作,我就在這裡,好好的躺著吧!」
 
「為何你不握住我的手?」
 
「我也想啊。」新一不禁失笑,繼續解說道:「你現在看到的我,只是虛擬的影像罷了,我的身體還在另一個房間休息。」
 
「這樣不會對你的身體造成任何負擔嗎?」
 
「我還可以承受,用不著擔心,倒是你…等等就要動手術了……」為此,新一非常的憂愁與害怕。
 
「別露出這樣的表情,你要相信我,更要相信你自己。」快斗神情溫柔的說道。
 
「但我還是很害怕…快斗,你可別丟下我一個人……之前是我不好,對……」
 
「別說對不起,我都能夠理解,只是…很捨不得你如此痛苦。還有,你並不是一個人,你有你乾爹、我父親斯金、小翼、奧蘭和海恩……但也別忘了你的父母親和朋友,這些年……他們也不好受,每天都活在自責當中,只盼總有一天能與你見上一面。」
 
「我知道,我會試著去面對他們。」
 
「那聖陽呢?他是一個不錯的孩子。」
 
「你很喜歡他啊!放心吧!在來歐洲前,我已經把他交給我的父母代為照顧了。」
 
「我希望我下次醒來時,能夠看到你幸福的微笑。」
 
「我等你,快斗……」
 
這時,奧蘭與海恩攜手一同走了進來,「新一,時間差不多了哦!我和海恩來帶快斗到手術房去。」
 
「麻煩你們了。」
 
「太見外了吧!還有,別一直哭喪著臉,笑一個來看看。」奧蘭說道。
 
「還笑咧!眼睛都快被你們閃瞎了,要恩愛到一旁去!」新一很不以為然的說道,不過臉上神情倒是緩和了不少。
 
「快斗,他就是奧蘭和海恩,我的乾哥哥們,也是我在商場上最得意的兩位助手,現在他們已經是夫夫了喔!」
 
「你們好。」
 
奧蘭仔細的打量快斗,又看看新一,很是好奇的問道:「新一,你們真的沒任何血緣關係嗎?否則怎麼會如此的相像?」
 
「如果我爸沒有背著我媽偷生的話。」語畢,新一難以置信的瞪大雙眼,意識到他剛剛所說的話,面上表情頓時有些複雜……
 
彷彿是察覺了新一的異狀,奧蘭趕緊說道:「啊,不能再聊了,我們得馬上帶快斗到手術房。」
 
「新一,不要違背自己的真心。」快斗輕聲的說道,然後瞌上了雙眼。
 
離去前,一直沈默不言的海恩,只是輕拍著新一的肩,隨之離開。
 
「自己的真心嗎?」新一獨自一人喃喃自語著,淚水竟不聽使喚的落了下來。
 
這次手術的重要成員有馬斯喀、翼以及新一,由於斯金對這方面比較沒有涉略,所以只能在外頭與奧蘭和海恩一同等待。整個手術下來,總共歷時一天一夜,緊閉的房門終於在大家的期盼下打了開來,只見翼小心奕奕地攙扶著馬斯喀自手術房內走出,雖然面色有些蒼白,但精神狀況還不錯。
 
「亞……」斯金擔心的輕喚。
 
「我沒事,有事的是小一一,你們得隨時注意他的狀況,有任何異動,就趕緊通知我們。所以小翼,你趕緊去休息吧!接下來我們必需時時刻刻提高警覺、繃緊神精,直到他換心為止。」
 
「好的,那我先去歇息了。」
 
「我送你回去。」海恩說道。
 
「麻煩了。」
 
「二伯,新一他的情況很危急嗎?」奧蘭神情緊張的問。
 
「為了減輕快斗那孩子的痛楚,他也受了不少折磨,雖然是精神上的,但我還是擔心他的身體會因此受到影響。」然後從口袋中拿出一條項鍊,遞給了斯金,「金,把這條項鍊戴回新一的脖子上,如此他才能好好的休息。奧蘭,麻煩你扶我回房。」
 
「好,要先吃點東西嗎?」
 
「也好,小一一的父母何時會到?」
 
「海恩是安排在距離今天半個月後,大家也能藉此好好休息一陣子。」
 
「算你們精明,走吧!」
 
 
 
當新一確確實實清醒過來時,已經半個月後,甚至當工藤夫婦與阿笠博士、灰原哀、服部平次和江橋聖陽應邀來到府第的當天依舊繼續沈睡著,不過也因為這樣,馬斯喀才能有機會與工藤夫婦當面對談,這一談便是一天,湊巧的是新一竟也在那天甦醒了過來,同時也打亂了馬斯喀先斬後奏的計劃。
 
新一清來後,在看見馬斯喀的第一眼,很難得的不是先問快斗怎麼了,而是目不轉睛的注視著他,面容嚴肅的問道:「乾爹…您沒背…著我……偷偷…做了什麼…事吧?」
 
「小一一,你真令乾爹傷心,怎麼可以如此質疑我的人格。」馬斯喀貌似哀怨的說道。
 
「我…父母…他們已…經到了?」新一又問。
 
「嗯,昨天到的。」翼回答。
 
「乾爹…你告訴…了…他們?」
 
「沒錯,我是說了,他們也同意了。原本也打算趁你還在沈睡時先斬後奏的,結果你居然醒了,嘖嘖!」馬斯喀坦誠道。
 
「我…想見…他們……」
 
出乎意料之外的新一並沒有生氣,而是提出與親友見面的要求,頓時每個人都鬆了口氣。
 
「你調適一下狀況,如果沒問題,我再安排你們相見。」
 
「快斗…沒醒…對…吧?」這時,新一終於開口尋問快斗的狀況。
 
「嗯。」不知道誰發出了聲音。聞聲,新一點了點頭,暫且閉上了雙眼。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