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
  • 2754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柯南‧尋╳傷37

37
 
短短幾年,卻一再遭逢種種變故,任是經驗豐富的耆老,也無法同時承受肉體上與精神上的折磨,何況是一名青年?
 
至今為止,新一總覺得自己能夠坦然的面對所有挑戰,甚至“接受”過去!但是現在,他發現自己並非想像中的那般堅強,結疤的傷痕仍會不時的隱隱作痛,更是不斷的提醒自己那不堪回首的過往。此刻,他再也無法承受,徹底崩潰了。
 
馬斯喀心疼的說道:「你終於不再壓抑自己了啊。」打從見面以來,凡事逆來順受,一副釋然的模樣,原來都不是真正的他……
 
「乾爹,過去的事我忘不了,但是為了快斗,我不得不堅持下去,可是…好痛苦,好可怕……往事總是一幕幕浮現在腦海中揮之不去,想死…是因為痛苦,卻又害怕死後不得安息;活著…是不甘心就這樣死去,更何況快斗還在等我,我不能令他失望。」
 
「你不能令他失望,那你自己呢?一味的逼迫自己又有什麼好處?結果只會讓你更加陷入絕境之中,更加痛苦而已。」
 
「可是快斗……」
 
「你都自顧不暇了,還管得了快斗嗎?萬一你發生了什麼意外,快斗還能獨活嗎?」
 
「但是我不該如此自私,枉顧他的感受,棄他而不理呀!」
 
「這個時候不妨稍微自私一點點,先『暫時』拋開所有的承諾與責任,努力的讓自己活下來吧!只為你自己……」
 
「只為…自己……」
 
「沒錯,只為你自己活下去!」馬斯喀微笑道。
 
「如果手術……」
 
「小一一,你對乾爹的專業有疑問嗎?」
 
「當然沒有,只是…真的只是普通的手術嗎?」想到之前的人體實驗,新一仍是覺得心有餘悸。
 
「你乾爹可不是那群喪盡天良的人,自然會將你麻醉,只是必要時,少量的電擊仍是少不了的。除此之外,可有什麼還放心不下的嗎?」
 
「我的心臟……即使擁有納尼爾‧布萊諾家族歷經無數次人體實驗,所創造出的優秀基因體也無法治癒的吧!」
 
新一望著儀器上所顯示出起伏而連續的線狀,耳邊聽著規律聲響,是自己的心跳聲,也是自己生命動力之所在,更是自己身為“人”的證明。
 
「唉,有的時候真希望你笨一點。確實,目前也只有換心這個辦法,否則你頂多也只能多活幾年而已……」
 
「只有血親的心臟可用?」
 
「對。」
 
「總有別的辦法,我會繼續等待的。」話題結束。
 
馬斯喀不死心,又道:「據我所知,快斗那孩子已經為你平反了,而你的父母……」
 
「乾爹,您剛剛才說,希望我能自私一點,別再繼續勉強自己了,怎麼眼下……換你來強迫我了?」
 
「冤枉啊,小一一,乾爹我這麼做都是為做你好呀!」
 
「可我還是無法原諒他們!就算他們心甘情願獻出自己的心臟,我也不接受!」新一語氣堅決的說道。
 
「罷了罷了,現在隨你高興就好。但乾爹還是希望你還是能好好的想一想,有些事並非無轉圜餘地。」
 
「您的話,我會認真的思考。夜深了,您也去休息吧!」
 
「好。」
 
 
「我都不知道,原來他曾經如此痛苦的活著……而我,竟也成為他痛苦的根源之一?哈。」黑羽快斗含淚苦笑道。
 
 
『快斗……你別怪新一,他……』
 
 
「我知道,我並不怪他,只恨自己無力幫他分擔一切。」
 
 
『就這樣了,好不好?』苦艾酒懇求道,『接下來的日子,新一他過得很好,手術也很成功,只是不宜有太大的情緒起伏和過於激烈的運動。然後有翼、馬斯喀、奧蘭與海恩的陪伴,他為自己找到了生存的目標,並在歐洲商業界闖出了一片天,甚至影響到全世界……』
 
 
「我知道他並沒有忘記我,這就夠了。可是心,還是好痛…好痛……」身子又再次承受不住的晃了一下。
 
 
『我求你,別在這個時候拋下新一,這一次他真的是鼓足了勇氣,下定了決心要面對一切,所以你千萬不能在這個時候有事啊,快斗……』
 
 
「但是…胸口好悶…好難受……我……」
 
 
『快斗!快斗!』
 
 
接下來苦艾酒又說了什麼,黑羽快斗皆是聽不清了,現在他只想好好的休息,瞬間中斷了所有意識。
 
當黑羽快斗再次恢復知覺,雙眼雖然沈重的睜不開,但耳邊傳來的細碎的交談聲倒是非常的清晰。
 
「亞,這孩子到底要不要緊,五天前小翼見他還好好的,怎麼過了三天就情況就越來越糟了呢?甚至到了今天第六天,仍不見他清醒過來。」斯金‧瓦德神色緊張的問。
 
「雖然有點匪夷所思,不過他好像受到什麼嚴重的刺激,導致舊疾『爆』發。」馬斯喀回答。
 
「一個人好端端的躺在床上會受到刺激?」
 
「啊!」這時突然傳來一聲大喊。
 
「你是怎麼了小翼,被雷打到嗎?」馬斯喀很不耐煩的問道。
 
「那您就當我是被雷打到好了,不過有一件事我一定要說!我曾經聽少爺提過,他用自己的記憶創出一個虛擬空間,而那天他們之所以會縱慾過度,便是少爺帶著快斗少爺到那個虛擬空間去探究過往的真相,結果引起快斗少爺的不滿,所以才藉此懲罰少爺。」翼解釋道。
 
「不會是那個什麼虛擬的空間惹得禍吧!」馬斯喀不住哀嚎,「小一一也真是的,沒事創個麻煩出來,真是搬石頭砸自己的腳。」
 
「對不起……」這時虛弱的聲音忽自房中響起,黑羽快斗總算是睜開了雙眸。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