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影語錄

關於部落格
  • 2751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劫後餘生16

此文乃耽美BL,慎入!



Chapter 16
16
 
今日,南宮言欲前往紫蓮宮探望自家的兄長,路途中赫然發現一隻罕見的白色雄鷹佇立在枝頭,銳力的鷹眼正注視著他。一人一鳥相望了片刻,男人心有靈犀似地點了點頭,那雄鷹便展翅飛翔,南宮言依循而去,不知不覺中來到荒涼的宮闈深處。一棵大樹下,有個人正背對著他。
 
「少離?」
 
聞聲,那人轉過身來,微笑問候:「近來好嗎?言。」
 
「我很好,計畫還順利嗎?少淩可有為你帶來麻煩?」
 
「其實我今日來是要告訴你,計畫改變了,請你好好輔佐少淩。」
 
突然的轉變,南宮言雖感到訝異,不過既然是眼前男人的意思,他也只好接受:「我明白了。」
 
「抱歉。」
 
「如此小事,何必道歉?」
 
「哈,我只是覺得自己的任性給你增添困擾了。」
 
「其實……我本想與你討論這件事。」
 
少離揚角一笑,「算算時間,少淩他們今晚就會入城,弦兒也一起。」
 
「那你呢?」
 
「現在還不是時候。」
 
「嗯,宮裡的事就交給我吧!觀你面色,似乎……」
 
「近來身體略有不適,但無大礙,我會盡快將手邊的事情解決,你兄長身上的隱憂,也是時候該做個了結。」
 
「你找出原因了?」
 
「嗯。」
 
「拜託你了,少離。」
 
「這本來就是我的責任,告辭了。」
 
待少離的身影消失在原地之後,南宮言不由自主的握住雙拳,全身顫動不己。十多年的等待,終是讓他等到了,他的皇兄很快就可以重登朝堂,再振朝綱。
 
◇◆◇
 
為了混淆視聽,『黎淵』仍然留在冥界並開始接觸冥府的內務,對此閻冥很是歡喜,只是近來的黎淵似乎又有些失常?比如說很容易恍神。
 
於是閻冥決定好好關照一下,「頡兒。」
 
「嗯?」
 
「你近來總是心不在焉的,怎麼了?」
 
「我在思考人選。」『黎淵』坦誠的說道。
 
「決定了?」
 
『黎淵』搖了搖頭,「為何您不曾告訴我熙兒與霄澐之事?」
 
「你昏睡多年,我該如何告訴你?後來你意志消沈,對任何事都漠不關心,我又該如何開口?倒是這件事,我並不認為與人選有任何衝突,眼前不就有最佳的選擇嗎?」
 
「閻叔指的可是少離?」
 
「難道不是嗎?」
 
「您似乎很在意他?」
 
「他與你太過相近,我不喜歡,羲和也真是的,他以為這樣就是幫了你嗎?」
 
「閻叔您任性了。」
 
「是頡兒不知自己的重要性,你應該是獨一無二的。」
 
「哈,原來是我小看了自己。」又道:「不知凰背後的那名男子又如何?如此放任他可好?」
 
「你決定吧!」
 
「那就先按兵不動吧!」
 
「既然如此,今日我們不妨放鬆一下。」
 
叔侄二人肩並肩行走在忘川河畔,一路無語,氣氛有些沉悶。
 
「在想什麼?」
 
「在想我還有多少時日能夠與閻叔在此散步、欣賞河岸風光。」
 
「虞頡!」
 
「我知道您不愛聽,但這已是無法改變的結局。」
 
「不,一定還有辦法!」
 
『黎淵』突然說道:「盤瑤。」
 
「……你提他做什麼,母父已經失蹤很久了。」
 
「正因為他下落不明,才突顯出他的重要性,只要找到他,一切都能畫下句點。」
 
「此事談何容易?」
 
「會有辦法的,況且這也是盤瑤的心願啊。」
 
「你說什麼?」
 
「閻叔不是懷疑少離的身分嗎?或許……他也是被盤瑤挑選上的人啊!」
 
「這怎麼可能?不是有你了嗎?」
 
「是啊,這是為什麼呢?」黎淵低下頭,眼中閃過一道光茫。
 
◇◆◇
 
少弦回到皇宮已有數日,在南宮言的安排下,他暫居在紫蓮宮的偏殿。即使來到皇宮,少弦的作息並沒有因此而打亂,晨練仍是少不了的,偶爾向冥玄教傳個書信,除此之外,大多在紫蓮宮的書房裡閱讀、書寫、作畫或彈曲。
 
「弦兒。」
 
「父皇,您怎麼起身了?」不知為何,少弦一點也不排斥南宮齊的身分,並非常樂意稱呼他一聲『父皇』,但也僅限於此。
 
「自從你回宮以來,朕的身體便好多了,此刻正打算去御書房,順路過來看看你。」
 
「您可別勉強。」
 
「要一起去嗎?」
 
「不了。」
 
「好吧!需要什麼就說一聲,別跟父皇客氣。」
 
「嗯,父皇慢走。」
 
片刻之後,原本該跟隨在南宮齊身旁的侍從卻一臉慌張地的跑了過來。
 
「發生什麼事了?」
 
「陛、陛下昏倒了。」
 
少弦眉頭一皺,「人呢?」
 
「還在宮門前。」
 
在少弦的指示下,南宮齊被送回了房間,一行人則在房門外守候著。
 
「父皇、父皇!」
 
「弦兒……」
 
「可有哪裡不適?」
 
只見男人逃避似的側過頭,似乎有難言之隱。
 
「殿下,可要宣御醫?」
 
「不必,也無須驚動太子與攝政王,你們都下去吧!」
 
「是。」
 
「父皇,現在人都走了,可以說了嗎?」
 
「我……」
 
「其實您早就發現了對不對?自己離不開紫蓮宮。」
 
南宮言沈默了半晌,終是點頭承認,「根據我長時間的觀察與近日來不斷試驗的結果,我的身體似乎只有你和淩兒在我身旁時才會覺得舒坦,甚至能夠下床行走……」
 
「您可知這是為什麼嗎?」
 
「弦兒知道?」
 
「目前我也只是猜測,父皇要聽嗎?」
 
「好,你說。」
 
「少淩乃天帝軒轅無熙的轉世,即使成了凡人,身上的神力並未因此而消散,甚至在無形之中保護著他。這也是為什麼他每次來探望您時,你會覺得舒坦。」
 
「天帝……神……難道你!」
 
「我自然也是這般,這也是我堅持留在這裡不願踏出紫蓮宮的真正原因。我希望在解決您身上的問題前,您的生活能慢慢恢復正常,我也知道您一直在嘗試找出原因,所以今日才任由您如此。」
 
「陛下,攝政王與太子殿下求見。」門外,侍從低聲詢問。
 
「唉,還是驚動了他們。」南宮齊一臉無奈,嘆了口氣,「宣吧!」
 
「父皇,您沒事吧!」南宮少淩憂心忡忡的問候。
 
「皇兄。」南宮言隨後跟上。
 
「朕沒事,讓你們受驚了。」
 
「少弦,究竟發生什麼事了?」
 
「等離離來了,我們再討論。」
 
「少離可有說什麼時候會到?」南宮言繼續追問。
 
「怪了,他從來不遲到的……」
 
就在此時,房門被用力推開,只見司徒霄澐懷中靠著一名男子,神色匆忙的走了進來。
 
「少弦!快!」
 
「離離!?」
 
少離勉強地睜開雙眼,隨即又昏了過去。
 
「弦兒,快將他扶到床上。」南宮齊趕緊讓出床位,又囑咐道:「來人,宣太醫。」
 
「父皇!」
 
「朕沒事。」
 
「究竟發生什麼事了?霄澐。」南宮少淩仍不放心,一邊攙扶著南宮齊,一邊向司徒霄澐尋問道。
 
「我也不知道,少離突然從半空中掉了下來,似乎受了很嚴重的內傷。」
 
To Be Continued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